第七章

 

  「拿去!」前天還說著夜修不愛惜武器不願給予兵器的人在葉修外傷好了大半後丟給了他一把傘。

  「喂喂!這到底是誰不愛惜兵器的呀?」葉修手一伸,穩穩的接住銀傘,看來這就是他的新兵器了。不過手上試著兵器嘴上卻還是一樣的不饒人。

  「這是我親手製作的武器,我當然愛惜,這不是看你身手好嗎?」蘇沐秋撇撇嘴。

  「呵!」又漸嘲諷笑。

  早在之前蘇沐秋就說想要替他量身打造一件兵器,列出了一大長串的材料,其中不乏稀有物品,讓他好一陣子疲於奔命,每年來見友人時聽到的第一句話都是:『材料呢?』然後材料一拿走就又縮進了他的煉器室,見都見不著人,當時他和沐橙的怨念都可以污染整片天空了。

  深呼吸!吸氣、吐氣,很好,葉修是病人,不要和他計較……蘇沐秋臉上笑意吟吟:「這是千機傘,就是我和你提過的。你看。」

  從葉修手上接過千機傘,喀啦啦的聲音響起,幾個動作流暢的完成,千機傘已經變換了好幾個型態,仗著手速過人,蘇沐秋也不管葉修是不是每個動作都看到了,一口氣把所有的型態都演示一次後又把傘丟到葉修手中:「試試?」

  葉修回以一笑,拿着千機傘折騰了起來,心裡罵了蘇沐秋千百回,動作這麼快是要看哥的笑話是吧?那我們就來看到底是誰鬧笑話!

    葉修坐在床上試了幾個型態,在蘇沐秋看不到的地方瞇了瞇眼睛。

    「咻!」蘇沐秋看著葉修瞎折騰,心底樂開了花,還來不及把眼底的笑意收攏,一根銀針擦著他的臉頰而過,蘇沐秋落下一滴冷汗。

  葉修一副好商量的表情,眼底含笑的舉起千機傘,傘尖朝向蘇沐秋:「好玩嗎?」

  蘇沐秋全身的肌皮疙瘩都站了起來,自己做的武器終歸是自己最為了解,葉修的實力如何他也是了然於心的,千機傘現在的型態是火槍,為了順利讓裡面那些針給發出來,前些年他還特地讓葉修帶回火藥,還順便研究了如何讓針射出時不發出聲音,所以剛才他暗自竊笑的時候才會大意了……現在想想都是淚,誰知道剛才那麼多的型態中葉修偏偏記住了這一種,還拿來威脅他?那型態還有另一種變化,可就不是方才只射一根銀針的情況,而是一束針呀!!被射中他都成了蜂窩了!

  「好玩、好玩。」我自己做的能不好玩嗎?蘇沐秋吞了口口水,悄悄退了一步:「那個,我一個一個慢慢教你吧?」

  「我覺得自己一個一個研究研究也是挺好的,你說呢?」抬眼瞟了蘇沐秋一眼,葉修低頭繼續擺弄著千機,不過那傘尖卻半點不離蘇沐秋身上,如影隨形的快把蘇沐秋給嚇到心臟病發。

  「好了、好了,葉修我錯了行吧?你別嚇我了!」就算知道葉修不會真得傷害他,但隨時有個武器指著自己的感覺也好不到哪裡,沒過多久蘇沐秋就真得認輸了。

  「劍型態,從這裡抽出來。」

  「忍刀……你應該不會常用到。」

  「這裡有個機關,對,就是那,裡面有些小東西。」

  「刀,這麼普通就不多說了。」

  「全部撐開就是盾型態,喂!你那是什麼表情?這傘面可是用天蠶絲和寒鐵製成的,哪怕是你還沒削減實力前的全力一擊都不可能把它貫穿的。」

  「還有這個戰矛的模式,嘿!我可是按著你的手形去做的,感不感動?這樣握起來是不是感覺不一樣了?」

  ……

  蘇沐秋一句一句的指導著葉修,時不時的自誇個一兩句,或在葉修的嘲諷笑下炸個毛,手上的動作卻是一點也不輕忽,整個人貼在葉修背後,雙手環過他,手把手的一樣一樣教下去。

  葉修,既然你想要,那麼我就答應你,不會像上次一樣留下你一人。

  千機傘出自我手,但能將他揚名的只有你,也只會是你,我們一起,再創王朝!

  

  嘉興村今天來了兩名神秘的旅人。

  什麼?你說旅人天天有,這兩人有什麼稀奇的?

  嘿,老兄,你該不會是剛搬到這裡來的吧?連這基本的常識都沒有嗎?嘉興村雖然是嘉世和興欣的交界村落,但是除非興欣上貢於嘉世,不然這裡條件那麼差,哪有什麼旅人要來呀?你看看,就說我們這邊唯一的一家客棧興欣客棧吧,平時客人三兩隻,只有村中幾家想吃點好的才到客棧點菜,不然小二都比客人多了,真要賺錢還是得靠一年一次的上貢,伺候好了幾位大人,看看能不能養活一整年囉!

  不過最近嘉世國不曉得發生什麼事,士兵派了幾批來查訪,那興欣客棧沒賺到什麼錢,還得防著那幾位大爺生氣,免的出了什麼問題遷怒了那可得不償失呀!

  你總算知道重要啦?喔,你問今天那兩人?帶著面具神神秘秘的,誰知道來幹做什麼的?也不知道這樣的小村莊有什麼好圖的……

 

  「老闆,來一壺毛尖,上兩盤小菜!」兩名在嘉興村口中的奇特旅人現在正在興欣客棧中。

  兩人在村莊內兜兜轉轉,甩掉了幾個好奇探查的人,才進入客棧小憩,一入內立刻毫不客氣的點了幾樣東西,撿了個邊角的位子挨著坐下,背後那布包就擱在腳邊,一看就是個練家子,哪怕只是喝個茶休息一下都呈現一種一出事就能立刻抄傢伙的姿勢。

  魏琛給了方銳遞了一個眼色,就朝後頭去給老闆娘報個信,方銳瞧這老傢伙給自己攬了最輕鬆的活,摸摸鼻子暗嘆遇人不俗,乖乖給人上茶了。

  「兩位客官好,這是我們店內的茶點,這些小點算小店的心意,請兩位慢用。」方銳朝兩位客人眨了眨眼睛,非常隨性的一揖,也不管禮數到不到位,就匆匆忙忙的退下了。

  帶著銀色全面具的那位忍不住輕笑出聲,伸手推推對面撐著臉百般無聊,或者說正在看笑話的那位持傘者:「這地方倒是有趣,你當時怎麼不和我多說說?就說剛才那小二,不是普通人吧?」

  帶著銀底紅紋上半邊面具的那位被這樣一打擾也不腦,只是勾起一抹熟悉他的人都想爆打他一頓的笑容:「喔?你還想知道什麼?之前在谷中我不是都交代的一清二楚了嗎?」

  谷中?方銳本來就沒有離的很遠,更何況他之前還曾當過一陣子的盜賊,那耳力非比尋常。這兩個人是從山谷出來的?或者說,秋木蘇和君莫笑兩個一直遍尋不著的傢伙實際上真的藏在深山野嶺,所以才一直沒讓人找到?

 

  是的,秋木蘇和君莫笑,他們一進來立刻吸引了他和魏琛的眼睛。不同這嘉興村的其他人,他們兩個是貨真價實上過戰場的,自然也比那道聽塗說的人多幾番見識。

  那身裝扮和傳聞中的秋木蘇及君莫笑別無二至,只是多了個銀傘。

  其實說實話,真好認的是那位君莫笑,而秋木蘇則像附加的一樣總跟在旁,要不是大伙都認明要找的應該是鬼手,君莫笑的名頭應該會更響亮。不說他可能的實力,光他全身上下的家當就夠讓人眼紅了,跟在秋木蘇身邊的人怎麼可能用次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