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葉兄果然會來這裡。」林中一大排的弓箭直指葉修,身為他們的領頭人,劉皓端起了微笑打起招呼:「好久不見了。」

  這是陌山的一處崖谷,葉修背對的是一處高聳的懸崖,崖下雜草叢生,唯有一處乾淨的過分,那塊地上立著一塊墓碑。

  他們所站的就是這樣一塊空地,葉修的背面是山壁,退無可退,面前是樹林,劉皓的人手穿插在林中,佔了一排,而劉皓和葉修更是直接對峙。

  「恩哼,的確是有一段日子不見,三個多月了吧?」葉修手上的槍斜橫在腰側,看似沒多少防備實則可攻可守,一點破綻也不露:「你們是怎麼發現這個地方的?」

葉修少有這樣犀利晦暗的眼神,劉皓當他的副將那麼多年,就是在榮耀大會上對敵也沒見過他這樣的眼神,當下控制不住自己的腳,後退了一步。

才剛退一步,劉皓立刻醒悟過來。TMD,我剛才竟然慫了?!我竟然在葉秋面前慫了?!現在是落水狗的是葉秋不是我,葉秋他憑什麼還有這樣的銳氣、還這樣神氣?越想底氣越足,劉皓又端起笑臉。

「葉兄,全嘉世的人誰不知道鬥神葉秋,喔!現在不是了,之前有個不知名的神射手跟在身邊,之後卻失蹤了呢?您老每年總帶這蘇沐橙到這邊疆幾把月,誰不起疑呢?我們每年派人跟一段路,要找到這裡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劉皓的話在葉修越發不善的目光中越來越小,最後閉上了嘴。

「呵。」葉修突兀的低笑了一聲:「原來如此,倒是我對不起沐秋了。」長槍在他手上走了一圈,那雙修長的手指即使是經過這麼多的事依然美麗的過份。葉修再度看了一圈這個地方,眼底藏著一絲狡詰。

劉皓原是要激怒葉修,誰知他竟又恢復那副懶洋洋的氣人樣子,反把他氣個半死。

「既然早發現了這裡,你還讓你的人躲在樹林裡?難道這麼久了連你旁邊的不是樹都沒發現嗎?所以哥才說你這樣上不了檯面。」葉修搖頭嘆息,劉皓仔細一看,竟然還有憐憫摻在裡頭。

我旁邊的不是樹難道是你嗎?劉皓臉都黑了,面孔猙獰,低吼:「葉秋,你也只有這時能逞威風了。攻擊!」

凌亂的槍劍交響聲在這靜謐的樹林間稱不上是令人喜悅的聲音,鋪天蓋地的箭羽瞄準的只是中間那位曾經的鬥神,更是曾帶領著嘉世走上強國的將軍,饒是葉修這樣的強者,在這樣的強攻中還是選擇敗退,這樣大量的箭羽絕對是準備良久,不知是陳夜輝回頭陳報後準備的,或是就算發出鬥神殞落的消息的嘉世自己都不這麼相信,在這守株待兔。

不管事實是什麼,只有之前一半實力的葉修在這樣密集的攻勢中很難突破重圍,更別說面前還有一個劉皓和他對打。

葉修越打越退,背脊都貼上了墓碑,手上的槍頭一轉,架住了劉皓強攻的大劍。

「葉秋,你也有今天!」劉皓幾乎要狂笑出聲,終於!終於呀!他終於等到今天了!如果沒有這個人,他一定能爬上更高的位置,都是這個人讓他止步不前……

葉修抬頭看了他一眼,搖搖頭,沒有持槍的另一隻手慢慢摸到了身後,按下了墓碑側的一塊凸起。

不到三秒,這塊土地劇烈震動,劉皓不得不收回大劍支撐自己的身體,耳邊一陣陣的鬼哭神嚎,但他都沒法子幫自己了,甚至連轉身看發生什麼事都吃力,更重要的是,他不想因為這個空檔讓葉修跑了。

而那個讓他忽略其他人聚精會神只看他一人的葉修,半倚著墓碑,臉上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直到喊叫聲停了,地面的劇烈震動也隨之停止,劉皓眼見葉修沒有趁亂離開才回頭想要從新發動一次攻擊,一回頭他的眼前就黑了。

一棵棵的樹……樹?哪還有樹?是殺人凶器才對!這樣仔細看過去,每隔一棵樹那樹皮就被掀開,樹皮底下的是精鐵,是暗器孔,他帶來的,自以為藏在樹林安全的弓箭部隊,不是被釘死在樹上,就是直接一根鐵絲劃破喉嚨,更有吊死在樹上,腳還一蹬一蹬的,想靠近就是一發短箭射了過來,鐵質的短箭小巧精緻,殺傷力卻比尋常的兵器強上許多。

  他帶來的弓箭精兵死在他們認為的良好藏身地。

「我不是說了嗎?」葉修後腳跟踢了踢墓碑,土地再次轟隆隆的動了起來,掀起的樹皮也隨之閉合上,一切恢復原狀,如果不是剛才那幕太過驚人,時再很難讓人聯想這個看似美麗的地方,是如此的陰險。「劉皓,你的觀察力不足,哪有每隔一棵樹才開花的櫻樹呢?」

  「葉秋!」劉皓瞋紅了雙眼,惡毒的直盯著葉修,耐何剛才發生的事太令人震驚,而顯然那把改動這塊土地的鑰匙是葉修背後的那塊墓碑,而鑰匙正被葉修拿在手上,他除了眼神之外不敢有任何動作。

  「劉皓,既然你已經有了發號司令的權利,你就要為了你的命令負責。」葉修再說這話時不是似笑非笑,不是懶洋洋的笑,而是端正起身子,認真的,嚴肅的在說這話:「你知道你有了權力,你手上拿捏的是什麼嗎?是剛才那些人的命。而因為你的一時不察,他們喪失了生命,這是你的過失。你要知道,榮耀,不是一個人的事情,榮耀,是因為有這些人跟隨才能打拼出來的。你敢說,剛才你有想要回頭照看他們嗎?你在乎的只有你自己,所以我才說,你成不了大事。」

  「你已經不是鬥神了!你憑什麼跟我說這話?!」劉皓握劍的手指不自覺的收緊,他不想承認葉秋說的話,就算是正確的,也不應該是從葉秋的口中說出來。

  「是啊!我已經不是鬥神葉秋了,但,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葉修可惜的搖頭,說了那麼多還是沒用嗎?可惜他難的說出這麼有哲理的話的說。

  「這裡是哪裡?哈!你在說笑嗎?這裡不就是你的搭檔神槍的墓地、嘉世的邊界、陌山崖谷,怎麼?你不知道?這真是太可笑了!」只要抓到一絲可能的機會,劉皓就不想放棄可以嘲弄葉秋的機會,雖然每次的結果都不盡如人意,但只要有機會,哈,只要有機會就夠了。更重要的是,他的劍渴望著葉秋的鮮血澆灌。

  「這裡是榮耀大陸。」直指喉間的槍頭逼的劉皓不能再進一步,葉修的眼裡只有滿滿的眷戀,但這眷戀不是對嘉世的,而是榮耀大陸,劉皓從中讀到這樣的消息,葉修他不在意以什麼形式來保護榮耀大陸,就算不是嘉世也無所謂。

  「你走吧!哥的槍可不想喝你的血。嘉世已經不需要我了,但不代表哥不能活著。」說著葉修警告性的踢了一下墓碑:「我己經和嘉世沒有關係了。」

  劉皓死死的盯的葉修的眼睛。怎麼可能?為什麼沒有?沒有留戀、沒有可惜、沒有埋怨!家試試他一手拉拔大壯大的,是嘉世拋棄了他才對,為什麼他可以這樣一副是他拋棄了嘉世的樣子?

  「憑什麼?你到底是憑什麼?」劉皓瞪視著葉修,想從他的反應中尋找他要的答案。

  「憑我是我,這就夠了。」葉修理所當然的態度反而是的劉皓驚愕。

  一個圓舞棍及上劉皓發楞的身體,直接將他打入樹林中:「滾吧!」

  聽著劉皓跑的越來越遠,葉修深深的呼出一口氣,背靠著墓碑坐了下來:「欸,不是哥要跟你邀功什麼的,歌都和你一樣死一回了,你還不出來迎接我?」

  整塊地域再次動了起來,不過這次不是樹林,也沒有暗器,但墓碑後的崖壁竟然開出了一道門。

  「怎麼死過來了?」從後方傳來一個聲音。

  「诶?怎麼一見面就這樣對哥說話?」葉修說的哀怨,但若仔細聽還是可以聽到他語氣中的歡愉。

  「你還敢說!」一隻手從葉修身後把人拎站起來:「就算受傷了也給我站好!還鬥神葉秋呢!你看你這樣子有幾分鬥神的樣子?」天,他怎麼瘦這麼多?

  「我不就這樣子嗎?」見到來人葉修顯得心情良好,還和對方打起了嘴仗。

  「就你這樣子?我還要懷疑沐橙給你照顧是不是正確的了。你跑來了她怎麼辦?」來人上下掃視一圈,語氣有點不屑。

  「得了吧?好歹沐橙跟著哥還混了個郡主的稱號玩玩,哪有虧待她的道理?而且你放心,她已經在煙雨逍遙了,楚雲秀和她很好,不會虧待她的,可憐我這做哥哥的,就算不是親哥,沐橙這一跑還真是傷透了我的心呀!」說著葉修還真作了個西施捧心狀,特意噁心噁心面前這個人。說完上下唇辦無聲的吐出二字:『妹控。』

  當然,他說的話也是玩笑話,蘇沐橙可是用“兄長逝世,不想觸景傷情,恰逢煙雨力邀,便與楚將軍一同至煙雨轉換心情。"離開前還披麻帶孝,哭得眼睛都紅了。

  「喂喂喂!在我面前還好意思自稱哥?哼哼,看我進去虐不虐死你。還有,哥哥保護妹妹是天經地義。」注意到葉修有些傷口已經開始滲血了,來人雖然嘴上不饒人,但動作卻越發的輕柔,攙著葉修朝洞口走去。

  「喂!別說的好像哥對沐橙不好一樣,就算不是親哥,哥也待他如妹子,不負責任的哥哥明明就是你好嗎?蘇沐秋!」葉修哼哼,和蘇沐秋兩人移動進石壁內的另一方天地。

  蘇沐秋,榮耀第一美人的哥哥,曾經伴鬥神葉秋左右的神槍,無人知其底細的鬼手秋沐蘇。

  碰!石壁閉合,外表看不出異樣,但葉修所進去的,卻是另一個世外桃源,只有蘇沐秋一人的世外桃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空谷幽蘭 的頭像
空谷幽蘭

幽殿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