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葉修,你這是知情不報,被大會知道你也脫不了罪的。」收回追著陳夜輝的目光,孫哲平黙然轉向葉修:「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如果不是嘉世這次把你的事情鬧的那麼大,你不會打算瞞一輩子吧?」

  「怎麼可能?」葉修撕下一塊衣服,沾著雪水擦拭著沾血的槍頭:「嘉世太不了解海域了,他們以為和海域合作就能得到想要的東西,卻不知道海域就是群狼,強大、狡詐,就算哥一直不說,嘉世最後還是會被海域倒打一把的,而且不會花太久。」

  「葉修,你再說你自己嗎?」安靜了一下,孫哲平突兀的道。明明知道你強大又狡詐,但我們卻又義無反顧的撲進你所織出的大網,哪怕知道結果不一定是我們想要的,但我們卻依舊想試試看。

  「!」葉修手上的動作一頓,很快又恢復正常:「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轉開頭,孫哲平煩躁的來回踱步:「好了嗎?好了我們趕快找地方休息。」

  「走吧!」也沒打算在這上面多做文章,不說垃圾話的葉修其實也是很了解該做什麼的。

  尋了一處山洞,葉修連火都還沒升就自顧著坐下,專心一意的保養著唐柔的紅櫻槍。

  孫哲平看了他一會兒,自覺的去收集木材了。

  這天氣要收集木材說真的還真不容易,雖說沒有下雨,但雪水也是另一種困擾。

  不過他可不像葉修那樣的雙耳緊閉不理世事,呃……當然葉修沒那麼差,他現在只是把自己關在山洞內而已──十里外有人飛奔而來,腳步聲雜亂,聽著不是高手。

孫哲平眉頭一皺,直接拋下手上已經收集好的木材,返身跑回山洞內。

「欸欸欸?不是吧老孫?我怎麼不知道你有這麼飢渴……嗚……」手上的槍還沒有擦好就被人一手抓起往洞內撤,葉修身體還沒反應過來倒是先把話倒了出來。

  孫哲平可沒那麼多閑功夫可以理他,空出一隻手摀住葉修那張招人嫌的嘴吧,拖著人躲到了一塊大石頭後面:『閉嘴,有人來了。』這句話倒是有效,葉修不僅放棄掙扎,連嘴吧都閉的死緊。

  不過他卻偷偷探出半顆腦袋瞄了幾眼。

  「欸,這裡真的有個山洞欸!皇上果然沒說錯。快快快,把衣服換上,我們還得趕路呢!」兩個人連偵查都沒有就直接衝入山洞,葉修只瞄了一眼就又縮回石頭後面,從穿著上可以確定這是嘉世的傳令兵,階級不高,但從他們的話語可以察覺他們是為什麼到了這裡。

  「知道啦!不用你說。」士兵B不耐煩的開始脫去衣服,從另一個背包內拿出一套獵戶的裝束,悉悉肅肅的換起衣服。

  士兵A敢怒不敢言,從鼻頭噴出一聲"哼",跟著換起衣服來。

  隨著士兵A的甩了一下衣服,一個作工精細的竹筒滾到了葉修眼前。

  『呵,天助我也。』葉修低笑,輕手輕腳的撿起竹筒:『老陶還真是放心。』指尖放上蓋上的凹槽,向左旋三圈,向右旋兩圈,再向左旋一圈,向右旋兩圈。

  開了。

  『這是……嘉世和海域的通信?』孫哲平從後方貼近葉修,僅看了幾行立刻反映過來這機密文件是什麼了。

  『是啊!』葉修也不藏,將所有內容掃過後思索一下,咬破自己的手指用血劃去幾個重要的字辭:『來不及改寫了,只好這樣。』

  孫哲平點頭表示理解,後退一步讓葉修能方便動作。

  葉修在信上劃上最後一筆,蓋上蓋子,這次的旋蓋動作反過來,扣上鎖,輕輕的把竹筒咕嚕嚕的滾到兩小兵的身邊。

  「咦?剛才這是在這裡嗎?」士兵A剛好換完衣服,正在尋找這重要的東西呢,東西就出現在他眼前。

  「不是在這難道是在那嗎?秋木蘇出品的東西有什麼好懷疑的?走了!趕時間呢!」士兵B不耐煩的推了夥伴一把,兩人就這樣走出了山洞。

  洞內寂靜了一小段時間,葉修首先嘆口氣從石頭後走了出來,孫哲平跟隨其後。

  「喂,大孫,你剛才不是去撿樹枝了?咱們還要不要休息呀?」從新擦拭起槍頭的葉修用手肘頂了頂孫哲平,語氣一如既往的戲謔。

  「解釋。」孫哲平也認識葉修相當的時間了,他可不接受這種轉移話題的方法。

  「得了吧,大孫你先在這生個火,我們邊吃邊說?」葉修翻了一個白眼。是哥的功力不足嗎?孫哲平竟然沒被忽悠到。

  等山洞內升起火光,葉修也打磨好那把槍了。

  「解釋。」遞給葉修一條烤好的魚,孫哲平再次提起這個問題。

  「嘖。」沒想到半個時辰都過去了,孫哲平還記得這件事。

  「那個竹筒是秋木蘇的作品。」葉修對著魚哈出一口氣:「而這東西只要一個步驟轉錯了,那裡面的梨花暴雨針就會飛出,擊殺誤開的人──這就是嘉世有恃無恐的原因。而哥為什麼會開……你猜?」

  聽到前面的解釋還好好的,孫哲平剛想點個頭,結果最後一句葉修又原型畢露。

  孫哲平要花上極大的自治力才沒有當場向葉修發難。

  秋木蘇素來有「鬼手」之稱,其作品有這些彎彎繞繞也不奇怪──雖然不曉得他怎麼把那麼多的針給藏進去的,那竹筒才丁點兒大。

「哼,眾所皆知,秋木蘇目前傳世的作品共13件,多為機關作,每件作品都有其特徵──可不包括剛才那件。」孫哲平瞪了葉修一眼。

  秋木蘇的名氣太響,他的作品誰不想要?但那些外頭傳的神乎其技的作品可沒剛才的那件,明明看似普通,卻藏著這樣的殺招。

  「那當然,那個東西可不是外面通賣,是我帶進嘉世的。」葉修聳聳肩:「陶軒估計之前就是用這個來和海域通信,我死了後他更不用擔心有其他人知道用法了。」

  「那他還真失算。」孫哲平冷笑。

  「是啊是啊,哥也沒想到他會選這個東西。」葉修有些失神的說:「秋木蘇也好久沒出新作了,偏偏我又把卻邪給丟了。」

  「你是要唉嘆秋木蘇沒作品還是在唉嘆你的卻邪到了那二孫子手上?」孫哲平皺眉。

  「都有吧?」葉修吃完瀟灑的把竹籤一丟,直接躺了下來。

  孫哲平在旁邊安靜了一會,突然開口:「你認識秋木蘇,卻邪和他有關?」葉修對秋木蘇的作品太過於了解,讓他不得不做猜想。

  「呦?這樣也能猜到?」葉修此時到來了興致,側過身以手撐頭,眼角含笑:「卻邪是秋木蘇的手筆,怎樣?驚喜吧?」

  豈止是驚喜?這是驚嚇吧?雖然有猜到一點,但聽到當事人這樣不鹹不淡的說出來心裡也沒多好受,更何況這樣的當世名作就這樣被嘉世給糟蹋了。

  那可是卻邪,榮耀第一名兵器,鬥神葉秋挑翻榮耀大會的兵器,和鬥神葉秋綁定的兵器,現在更是那只聞其名不知其人的鬼手秋木蘇的得意之作之一。

  「你當初就應該把卻邪一起帶出來。」孫哲平光是用想的就緊握起雙手,不應該。

  「好了大孫,你那二孫子也不是多差,只是需要提點提點。更何況,」葉修坐起身來拍拍孫哲平,低笑:「不過是從新來過。」

  孫哲平目光如炬:「你來這裡到底要做什麼?吞日也是秋木蘇的作品?」卻邪來自秋木蘇,那由葉修交給蘇沐橙的吞日來源也就確定了。

  其實這並不難猜,若說起秋木蘇,人們莫不道是一奇人也。

  無人見過他,只知他名秋木蘇,擅長更是各式機關小作或大作,他甚至做過一沙盤,其細緻程度讓各將軍莫不感到恐懼──有這東西基本上就是拿捏住對手所有可能的情況了,連飛箭、火光、旗幟,甚至連士兵都模擬了出來──最後這東西放到了他們各將軍的集會地點,方便他們"紙上談兵"時演練。

  秋木蘇的另一個特點是,當他的新作出世,必由一位穿著奇特、帶著銀面具、自稱君莫笑的人代售。故而兩個名字在幾次的交易後被基本綁定了。

  不過,孫哲平看向葉修的表情有些不可思議,會是他嗎?可是葉秋平時都呆在戰場上,那有這樣的時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空谷幽蘭 的頭像
空谷幽蘭

幽殿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