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哈……哈……哈啾!」攏了攏路上隨便買的便宜披風,葉修這時才有些後悔。

  在客棧實在太溫暖了,他都不知道都已經過了春分還這麼冷。

  早知道就應該把那件棉襖大衣從方銳大大身上給扒下來!

  冬天剛過去,別說這條河下游的凌汛還沒完全破開,就連腳下的雪也是初融,這樣的春天竟比冬天來的寒冷。

  葉修出門只帶了一些銀兩和一把紅櫻槍,其餘什麼都沒有,連披風都是路上買的,不然真懷疑他會不會壯志未酬身先死──凍死。

  當然,這種事葉修大大會一邊吐著煙圈一邊嘲諷的笑:哥是誰呀?這種事應該是發生在樂樂身上吧?

左邊是河,右邊是林,腳下踏著雪,肩上扛著槍,除了稍嫌寒冷外葉修也沒其他好抱怨的了。畢竟這條路在繼續走下去就出了嘉世的國界,這樣的天氣也不會有什麼人經過,不必擔心撞上人或被認出來。

不過……這條路再過去就是微草了。葉修咬了咬下唇。

  他不想經過微草,更甚者,他是不想被他們的王大將軍給發現。

原因?原因當然是不想被關起來治傷嘛!

  是的,他現在的身體狀況遠沒有其他人想的好,但他騙過了關心他的陳果、騙過了唐柔,甚至刻意和魏探對上一招打消他們的疑慮,他們才可能讓他出來。

  其實當初他是中了兩種毒,一個是化功散,一個卻弱化掉他大半的體力,就算拼著老命躲過了層層的炸藥還是讓胸口中了一刀,所幸沒有傷及心脈,就是中刀後直接落入大河中──這才是他真正被判定死亡的原因。時正初冬之晚,落水不久又有暴雨,別說嘉世之人,就連當時的葉修都以為自己要交代在那了──不過他活了下來,儘管如此,他的身體還是修養三個月才好了大半,身體強度只有之前的四分之三,武功更是糟糕,每日的修養也只讓他恢復了一半再無向上的進展。

  這些是要是讓誰知道,那他一定是被綁著休養的命,哪能這樣奔走?

  這尚未融化的雪讓整片天地都靜悄悄的,不說葉修自己的腳步聲被積雪吸收,要不是他那在沙場上練出的反射神經,他大抵是要傷個第二次。

  「欽!」「鏘!」重劍出鞘和劍槍相撞的聲音被雪地消去不少。

  「你果然還在嘉世的地盤上!」要不是此人見一擊未中立即收劍,憑藉剛才的殺氣葉修還以為有什麼嘉世的人經過認出他來呢。

  「好久不見了,大孫。」把紅櫻槍耍了一圈,葉修呵呵一笑:「來找王大眼複診?要知道樂樂還在找你呢!你看他為了你都加進霸圖了,感不感動?」

  來人赫然是失蹤的前百花大將軍孫哲平,只見他一點也不受到葉修的話影響,一碰頭就單刀直入:「葉秋,你在搞什麼?」

  幾個月前聽聞葉秋出事,孫哲平差點不管不顧的從義斬直接趕過來,只不過被他們的國主兼將軍樓冠寧給好說歹說的攔了下來,這幾日正好到他要去微草檢查手傷的日子,帶著一絲僥倖的心態讓他特意沿著嘉世的邊界繞路,沒想到真讓他遇到了!

  要說孫哲平,他失蹤前的事蹟都是和被稱作百花撩亂的張佳樂雙雙綁定的,當時的他還被稱作落花狼藉,和擅長炸藥的張佳樂用他們特有的打法出一個繁花血景,雖然止步於當時的葉秋面前,但也是讓人耳目一新。不過說好的繁花血景一百年,卻因為孫哲平突兀的消失被硬是撕成了兩半,張佳樂為了找自己的昔日夥伴,在幾年後離開百花國,不久前加入更是加入了霸圖部,提出的條件不外乎是孫哲平的資料。

  不過失蹤的說法並不存在某幾個人中間。

  微草是知情者之一,當然,葉修也是。不過知情者都應孫哲平的要求守口如瓶罷了。

  當年孫哲平手受傷留下卸任疏離開後去找了葉修,當時還是葉秋的葉修沒多說什麼,只交給了他一個玉珮,要他到緊鄰微草的義斬去。

  義斬的國主是由富商發績,當年建國時剛好葉修閒來無事,兜兜轉轉剛好到那,順口提點幾句,樓冠寧許給了他一個承諾,以玉珮為信,葉修雖然沒多說什麼,但讓孫哲平帶著玉珮去到義斬已經表明著自己的想法,孫哲平就這樣呆在了義斬,雖無法常上戰場,但當個幕僚和前輩還是可以的。

  「沒什麼,就和嘉世鬧翻了。」葉修還是那副不痛不癢的樣子,讓人一口氣噎在那裡,彷彿你為他生的悶氣完全不值得。

就是這樣。孫哲平納悶,為什麼偏偏是這樣的他吸引人的目光呢?

  「好啦!大孫,既然來都來了,我們也有一段路重疊,你就行行好,捎上哥一程唄!反正樂樂去了霸圖,這國界東西方遠的很,咱們在怎麼走也不會和他撞上。」葉修上下掃視幾秒,還沒等孫哲平反應就自行拍板定案:「喔,對了,現在哥叫做葉修,可別叫錯了,叫錯等下遇客棧自罰一杯呀!」

  孫哲平聽了只想翻個白眼,實際上他真翻了,且不說你自作主張,光是路上有沒有客棧這一點都值得商榷了,再說你隨便改名可以嗎?

  「葉修是吧?知道了。」

  不是不曉得葉修在打什麼主意,但如果曾經差點放手的他能這樣靠近,有何不可?

  「這條路哥還算熟,每年至少都和沐橙走上一遍。幸好哥都是和沐橙單獨走,不然還真得擔心在這被攔截呢!」這幾天都是葉修駕輕就熟的在前方開路,哪裡會有洞穴驅寒,哪裡有什麼樹可以砍下樹枝或哪裡可以找到吃的,不愧是被稱為榮耀教科書的男人──傳聞整片榮耀大陸沒有他不知道、不能利用的地形。

  不過──孫哲平眼神銳利的向後一掃,真沒人知道還是葉修在裝傻?

  「我說大孫你呀,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呀?」眼前突然出現放大版的葉修,就算是直來直往的孫哲平也忍不住紅了耳朵。

  「咳,怎?」

  葉修退後一步,提槍指了只幾個方位:「一人三?」

  「行。」

  重劍檔下幾發短箭,就趁這幾個空檔葉修已經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葉前輩就是這樣的小人,孫前輩難道不覺得被背叛嗎?」陳夜輝帶著剩下的幾個小兵原本是要在邊界隨便巡邏一下,誰知竟讓他發現了葉秋的蹤影,不屈不撓的跟了一天一夜原以為可以在不驚動他人的情況下在次讓鬥神隕落,卻在剛才看見葉修提槍指著自己,當下便覺自己暴露了,不管不顧的發動襲擊。

  天知道孫哲平是知道有人跟著他們,但葉修只是指著幾棵樹的方向要比比砍樹枝生火罷了。

  「葉秋?他的為人你們自己不是知道的更為清楚嗎?」孫哲平挑眉。

  看見孫哲平的反應,陳夜輝頓時覺得有戲,趕緊後退一步默默記著如何離開攻擊範圍,嘴上不忘加油添醋:「葉將軍當時和海域的人有接洽,被軒皇知道後屢勸不聽,我們也無可奈何,那次葉將軍被海域的人反撲,胸口中了一刀落入河中,我們以為葉兄活不成才會發出消息的,誰知能在這裡見著葉兄,軒皇已經私下發出命令,如果發現葉兄務必將其領回嘉世以免其繼續危害榮耀大陸。」

  「喔?原來是這樣呀?」沾著腥血的槍頭自後方頂著陳夜輝的脖子,頓時讓他進退不得。

  紅櫻槍的主人聲線還是那樣懶洋洋的,好像對嘉世的說法一點都不在意。

  「葉兄!你不要再執迷不悟了!」陳夜輝打了個機靈,突然朝後方大吼。

  「得了吧,陳夜輝,當哥不知道你?你帶來的傢伙已經處理掉了,就剩你而已了。」一絲菸味徐徐的刺激著陳夜輝的嗅覺,不管是聲音還是菸味,都一步步的讓他的神經瀕臨崩潰:「海域的事是哥不插手,你們以為真能瞞天過海嗎?」槍頭抵著頸部的位子拉出一點的血絲。

  「葉、葉兄……」

  「我說葉秋你到底是和嘉世發生什麼問題,都到這個時候了可以說了啊吧?」一直舉著劍孫哲平也不耐煩了,反正現在葉修的槍頭還抵在陳夜輝的脖子,他乾脆把劍插在雪中。

  「其實他說的不錯。」葉修清清淡淡的說:「不過主角要互調一下。」

  「什麼時候開始的?」海域是榮耀大陸共同的敵人,之前未聯合的大陸和海域各有勝負,雖然自從葉修到了邊界後海域不再侵犯,但海域的強大卻還是有目共睹的。

  「三年前吧?不過哥是一年前才知道的,當時和陶軒講了一個晚上未果,隔天哥就去邊疆啦!」葉修無所謂的聳聳肩,隨著他的動作槍頭在陳夜輝的皮膚上上下移動,惹的他動都不敢動。

  「那現在呢?」葉修隨著孫哲平的視線落在陳夜輝的身上,嘖了一聲。

  「算了。」將紅櫻槍移開陳夜輝的頸部,葉修呼出一口菸:「你去和陶軒說,就照我剛才說的,海域的事是哥不插手,不要以為真能瞞天過海。」

  看著陳夜輝三步併兩步的狂奔,葉修也不管他回去會說什麼,反正他的目的達到就成。

  但就這樣看來……葉修目光放向自己接下來的方向。

  陳夜輝是劉皓底下的人,他在這裡的話基本上劉皓應該也不遠。

  呵,道阻且長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空谷幽蘭 的頭像
空谷幽蘭

幽殿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