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葉修其實一直知道是怎麼回事,但上到嘉王朝的皇帝陶軒,下到他的副官劉皓、傳令官陳夜輝等人,都恨不得他死,那麼,就讓葉秋死了吧!

  「葉修!有人找你!」葉修正躲在客棧後方偷抽幾口菸,煙斗還含在嘴裡呢!陳果的大聲公立刻傳了過來,只好『嘁』的一聲滅了煙走到前台去。

  前幾天陳果還叨叨唸唸著死去的葉秋有多可惜呢!這都過了幾把月了,怎麼還這樣傷感呀?不過自從看到陳果說到哭後,葉修再也沒提到過葉秋兩個字。

  「誰來找哥呀?」都要打烊了,這時間會找來的人還就只有那幾個。

  他一路上浪費自己力氣刻下的那些隱蔽的記號可不是好玩的,要不是直接昏倒在客棧前,他也不會直到前幾天才在客棧門口偷偷的留下記號。

  「我靠老葉你過的還不錯嘛!」穿著白袍的男子眼睛轉了一圈,笑的特別的真誠。

  「點心大大閃邊去,哥可是兩週前才好起來,要不是哥的幸運度高過樂樂那麼多,你以為在那麼多的炸藥下哥能逃出來?」葉修呵的一聲推開眼前那個特意衝到自己面前的腦袋,毫不留情的一把拍過去:「呦!老魏也是呀!竟然真的找來了?」

  「我吃噢,老葉你這是偷襲,你的下限呢?」魏探往後跳了一個身位,險險的躲過葉修這一掌,要不然他可就要忍痛拿他的手杖死亡之手來格擋了。

  「老魏你好意思跟哥提下限?臉呢?」葉修表示鄙夷。

  「葉修,他們是誰?」陳果在旁邊看他們打打鬧鬧好一陣子,終於忍不住問了。

  葉修這傢伙三天前把被敵手派來砸場子的包興榮一棍子掀翻時還信誓旦旦的說自己只會一點武功,上不了臺面云云,讓包子追在身後狂喊老大,自己卻端著高深莫測的嘲諷臉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偶爾哈哈煙,一點也沒什麼高手風範;更別提自從葉修把身體養好大半後,他們客棧的小妹剛好省親回來,被這傢伙一個嘲諷,那一個脾氣立刻上來了。

  「來單挑!」當時的唐柔一手提著單槍,向著葉修就是一句邀戰,當然結果不外乎是一把把的輸了錢給葉修買菸草去了。然後客棧時不時就會聽到唐柔邀戰的聲音,不過葉修卻再也沒應戰過。

  要不是今天來了這兩個人,陳果也不會又想想起這個人怎麼就這麼神神秘秘呢?

  「老葉,他怎麼叫你葉修?你不是叫葉秋嗎?」方銳不依不撓的又跑到葉修面前。

  「葉葉葉……葉秋???」陳果嚇的話都要分段講了。

  「喔,葉秋是我弟的名字,當初我離家出走,想了想還是不要用本名的好,所以就叫葉秋了呀!」葉修擺擺手,理所當然的說:「至於現在,“葉秋"都被殺死了,“葉修"當然就出來啦!」

  「所以你離家出走,用了你弟的名字當上了戰神?」魏探忍不住了:「葉秋你要臉嗎?」

  「面子一斤值多少?」葉修大大方方(?)的回了一句:「不過你說的是葉秋,我弟會哭的。」

  「靠,那你就要點臉!」魏探爆粗口。

  「所以老葉你到底要幹啥?把我們兜起來了好歹說一聲吧?還有嘉世那些傢伙到底為什麼一定要你死呀?嘖嘖,整桶整桶的炸藥呀,都搬出來炸你了。」方銳終於放棄在葉修面前晃來晃去,裝出一副高風亮節的樣子,眼睛眨了兩下。

  「也沒啥,就是發現了陶軒他們想一統天下,讓“榮耀"專屬他們,他們和哥談崩了,就發生這些事了呀!」葉修無奈的聳肩,好似一點也不在意。

  「我靠,他們的心也太大了吧?想拿下未來所有的“榮耀"?他們到底知不知道榮耀是幹什麼用的?」魏探都不知道到底該說啥了。

  其實一開始大小國並制時,並沒有榮耀大典這回事,但架不住這樣各國的彼此爭鬧以及榮耀之外的海域虎視眈眈,於是才有了一年一期的榮耀大典,各國派遣隊伍爭取第一大國的榮譽,第一大國接受其他國家的朝貢,但相對的,他們也必需派遣他們最厲害的人前往邊關守關,以免海域的人入侵。

  當然,各國還是得派兵分區守護榮耀大陸,於是就有了各國名將的出現。

  榮耀大典的前三屆都是被葉秋給包下的,甚至自從他駐守邊疆以來,海域幾乎沒有進犯。

  另一方面,榮耀大典之所以有那些規定,最重要的是以兵不血刃的方式來維持榮耀大陸的穩定性,不然向馮憲君他們這些大陸上赫赫有名的元老級人物何必出面組了個長老會來維繫大典的運作?

  陶軒他們這是在向榮耀的和平宣戰。

  「總之,哥的武器也丟了,現在好不容易好多了,要去找人要武器。」葉修把煙斗從嘴邊拿開:「老闆娘救了我呢!這邊不能耽誤著,你們兩個誰行行好,替哥當個臨時工唄!」

  「葉修你大爺的!!!!」

  「你們好歹問問我的意見吧?」陳果這時總算插上話了,總覺得她在不說話這群人可能連她的後半生涯都安排好了。

  「喔,那老闆娘有何高見?」葉修懶洋洋的倚在椅背上:「這兩個人雖然沒下限了點、猬瑣了點,但還是蠻可靠的,老闆娘你可以放心用沒關係。」

  「靠,葉修你這是讚還是黑呀?」方銳忍不住跳腳:「好心來幫忙你還這樣!」

  「就是。」魏探跟著接腔。

  「等等等一下,我釐清一下。」陳果表示今天接收到的訊息量太大,她很頭痛:「所以葉修就是葉秋?」

  「對。」

  「葉秋根本不是戰死,是被皇上用計殺死的?」

  「對,只是我沒死而已。」

  「然後這兩個人不曉得為什麼查到你在這裡,追了過來?」

  「看他們兩個不就知道了嗎?」

  「最後,你要曠工,叫他們帶替你工作?」

  「呃……對。」

  「葉‧修!」陳果終於忍不住捏著自己的前‧偶像的耳朵大吼,跟這個人相處久了,對偶像的光環也基本幻滅了。

  「得了得了,哥這是要做正事呢!」好不容易掙開陳果的箝制,葉修神情嚴肅起來:「哥消失太久了,情況可能不怎麼好呢!」

  「怎麼回事?」方銳和魏探對視一眼,都沒跟上葉修的憑率。

  「當初哥當上榮耀第一人的時候呀,是和海域簽了個條款的。」葉修彈了彈煙斗,對著三人驚疑的目光解釋道:「不是什麼賣國求榮的條款,只是哥還駐守邊疆,海域就不進犯之類的,林林總總十幾條吧?哥忘的差不多了,那份文件也在海域那,我這沒有。不過哥消失那麼久了,海域恐怕不怎麼安分吧?」

  「是不怎麼安分。」方銳點頭:「我出來前海域就蠢蠢欲動了。」

  「蠢蠢欲動?那就是還沒。」葉修明顯鬆了一口氣:「那其他人那裡怎樣?」

  「大家私下在找你呢!結果還是我們先找到!呵呵。」方銳抬頭挺胸,沒多久又恢復成那副猬瑣的模樣。

  「所以你到底有什麼打算?」魏探問了,他可不想給這傢伙白打工,要開工也得知道工作內容不是?

  「也沒啥,就是要去弄把武器,去前線走一趟,然後看能不能找個機會混進榮耀大典不,最好還能找到陶軒他們的證據。」明明很困難的事卻被葉修輕飄飄的帶過。

  「我去,你怎麼不說你要直接再去死一次?」魏探瞪了葉修一眼。

  「放心,哥有分寸。」葉修笑:「倒是你們,一個藍雨前大將,這還好,老魏你卸下職務良久了,比較麻煩的是點心,一個呼嘯的副將,這樣到處跑沒問題?」

  「老葉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我一聽說你出事可是立刻卸下呼嘯副將的職位,夠相挺吧?」方銳嘿嘿的笑。

  「相挺?是犯蠢吧?」葉修黑起人來也是毫不留情。

  「喂喂,老葉你什麼意思呀你?」

  「好了,既然你們到了,那我也該走了。」葉修走上前從牆上拿下一把紅櫻槍:「老闆娘幫我和小唐說一聲她的槍被我借走了啊!」除卻那把紅櫻槍,葉修根本就是什麼都不帶。

  「喂喂,你好歹帶些東西吧?」陳果趁葉修還沒踏出客棧連忙喊到。

  「不用了。」葉修瀟灑的揮揮手,突然腳下一頓,轉過身來。

  「對了,沐橙的情況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空谷幽蘭 的頭像
空谷幽蘭

幽殿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