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怎麼樣?心情好些嗎?」看見三人回來,白陵然立刻迎了上去,問完才發現漾漾不太對。

  「米納斯,你們遇見誰了?」一把抱住一見到他就哭的慘兮兮的褚冥漾,白陵然心臟重重的跳了一下,嚴肅的朝米納斯發問。

  「小少爺的同學西瑞警官,不過比較重要的是Altilantic警局的席雷氏兄弟。」米納斯輕輕拍著漾漾的肩膀,眼中滿是心疼。

  「漾漾,你先帶烏鷲回房休息,明天先歇一天,等心情平復了再去研究室吧!」然揉揉褚冥漾的頭,讓他先行回房:「米納斯,到我房間。」

  「Altilantic的已經有人發現了,可靠嗎?」白陵然溫和的微笑下寒氣逼人。

  「遽聞是可靠的,小少爺十分信任他們。」米納斯點頭。

  「能拉來當隊友?還是只是不說出去?」然的語氣滲人。

  「這一點還需考慮,要不,試試看?」米納斯淡淡的問,一手拿起手機開始發訊息。

  『親愛的席雷氏兄弟:

     您們好,我想你們應該很疑惑為什麼我會打給你們,基本上這並不是小少爺授意的,而是米納斯自己私

   自拜託兩位,因為牽扯甚廣,所以請兩位在看完我所傳的消息後另行連絡是否幫忙或旁觀。

第一,當年小少爺的父母死於比申之手。

第二,路西法(比申的公司)和墮天(景羅天的公司)有地下來往。

第三,我們在追查過程中合理懷疑路西法和墮天窩藏“耶呂"。

     如果兩位看過這些消息後再做決定,如有所決定請另行連絡,如果不打幫忙也請別再逼迫小少爺了。

                                              米納斯』

  「阿利,你有收到消息嗎?」阿斯利安剛踏進家門,立刻被坐在客廳的戴洛給攔下。

  正好,他也要和戴洛講這事。

  「收到了。」在警局裡突然收到這封信差點嚇到,沒想到那麼快就收到新的消息,雖然不是漾漾發的,但也是好的了。

  「你覺得能信幾分?」戴洛沉下臉。

  「不像說謊,不然那時候漾漾不會反應那麼大。」阿斯利安想起那時候小學弟的反應也不禁皺眉,如果米納斯說的事是真的,那就說的通了。

  但事情似乎也沒有這位護小姐說的那麼簡單。

  畢竟一直以來路西法和墮天是兩大極端的企業。

  墮天,本來就是黑道洗白的企業,不管是業界還是警界都知道一些,算中小型公司。

  一直以來他們底下的動作持續不斷,警方盯著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但知道和抓到是兩回事,明知道他們打著公司名號做小動作,但沒抓到就是沒抓到,沒有人證物證僅有資訊是不夠的。

  偏偏警羅天還算聰明,他們公司的產品也檢查不出什麼問題,但每次他的貨物進口後總有一批槍械或毒品流入地下市場,防不勝防,就算接獲線報埋伏逮人也只能扣下貨物,抓都抓不到人。沒有接洽的人當人證,這些貨物又往往把序號或單子毀的乾乾淨淨,連把帽子扣上墮天的機會也沒有。

  每次遇到這種事一直負責這件案件的的安因警官就會大發雷霆,據說是因為警羅天曾在一個高級聚會所調戲過他,還害死當時的好友,所以他誓死也要把警羅天給拉下來。

  而路西法則是和墮天恰恰相反的案例。

  路西法式橫空出世,迅速成長的企業,可以說是繼曾經登上高峰的『別西卜』以及十年前動盪過一次的『依沐洛』後的強大企業。

  由此可知比申的手腕是怎樣的高強,尤其他自從邁入大企業後,所收發的獎學金、助學金,甚至是捐獻款項都遠遠超過其他的企業,說是企業界的第一慈善家也不為過,就連冰炎也在十年前動盪後靠著路西法的幫助向上爬升的。

  這兩個企業完全沒有相似點,甚至是完全相反的類型,這樣的兩個企業是一掛的?

  如果這些消息都是真的,那牽扯的範圍就大了。

  首先那就可以確定為什麼這麼久都沒抓到墮天的人,因為有路西法在打掩護,路西法的形象太好,幾乎沒有人會去懷疑他。

  第二個問題就是耶呂了。耶呂的身份過於敏感,他曾是別西卜的董事長,最後在商場上敗給亞納瑟恩,公司被併購,連帶牽扯出許多的各式各樣的刑案和民事訴訟,眾人才驚覺不對,但耶呂卻像消失了一般,既沒有歸案,也沒任何之後的消息,唯一的消息是十年前依沐洛夫婦的意外他似乎有插手,最後依沐洛夫婦的公司暫由沒有人知道出身的友人凡斯代理,而耶呂就榮登上頭號通緝犯了。

  第三個問題就是冰炎。冰炎似乎一直認為凡斯是耶呂的人,當年的意外是由凡斯和耶呂一手操作,所以才一直努力向上,一方面是要拿回自己的東西,另一方面是要向一直支助他的路西法報恩。

  而以目前的情況的話,明顯漾漾是要向路西法報仇,而冰炎是要向路西法報恩?

  怪不得漾漾逃的如此乾脆,是怕冰炎難做人吧?

  可是看米納斯傳來的這些消息,拼湊出來的結論可能打翻了一些冰炎學弟的定律。

  姑且不論凡斯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如果路西法真的和耶呂有關係,那他們一直向冰炎所灌輸的觀念就是錯誤的,恐怕,冰炎是被當作一個打擊依沐洛,甚至是毀掉依沐洛的棋子了。

  就算不怎麼想相信,但這樣一來許多一直朦朦朧朧說不清的事情,似乎看透徹了。

  「阿利。」戴洛聲音沉了下來:「這事不好辦,就算我們從米納斯那知道了這些事,但也僅限我們知道,漾漾之所以不想回來冰炎學弟可能只是一個原因,警局內恐怕是有他們的人。」

  但,是誰呢?

  「幫?不幫?」不管哪一個都得給出答案,而如果回答了前面的答案,等於和他們綁在一起了,到時候警局那可以信任的人會剩下多少?而回答後面的答案卻又和內心過不去。

  怎麼辦?

  「……幫,我們已經沒有不幫的道理了。」深呼一口氣,戴洛想的並不比阿斯利安少。

  事情好像從漾漾失蹤開始便不對了。

  不對,應該是早就不對了,是直到漾漾用這麼強烈的方式提醒大家才注意到。

  戴洛驚覺。整個人從座位上彈坐了起來。

  「戴洛?」阿利疑惑的問。

  「阿利,我們必須……」

  「你們確定嗎?這樣你們等於是捨棄了與你們同袍之間的信任,更甚者會成為間諜。這些都不是小少爺所要的,而我只是憑自己的意願提點一下罷了。」沒有想到會那麼晚接到通知的米納斯忍不住挑起眉頭。

  「相信米納斯小姐也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否則不會特意和我們提這事。」戴洛頓了一下:「我們之所以打電話聯絡不只是為了漾漾,也是為了我們的職責,如果我們這樣做可以讓這個社會邁向正確的道路,那才是我們當初當警察的目的,既然知道了,我們不可能什麼都不做。」

  「……我知道了,請兩位的協助,我們將另外提供相關資料給兩位。」米納斯說完立刻收線,原本要進褚冥漾房間的腳步立刻轉向。

  「然少爺、玥小姐,席雷兄弟願提供幫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空谷幽蘭 的頭像
空谷幽蘭

幽殿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