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啊!是阿利學長和戴洛學長!」又偷叉了一塊蛋糕,褚冥漾靠在米納斯耳邊悄聲的說:「阿利學長是個大好人喔!好幾次的訓練要不是有他幫忙根本過不了……啊!還有亞、夏碎學長、安因老師、賽塔老師、喵喵、萊恩、千冬歲……啊!離題了,總之阿利學長原本的搭檔應該是休狄學長才對,可是倆個人總是分分合合的,上一次是因為拯救人質的問題、上上一次是因為休狄學長摔倒了,然後就吵架了、上上上一次是……這一次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呢?真好奇。」褚冥漾歪了一下頭。

  「那位休狄……學長,和你關係不好嗎?」米納斯輕聲的問。

  「沒有很差啦!休狄學長是專屬於爆破小組的,論實力也算是很厲害的人,早就是黑階的了,哪像我這麼久了還在白階徘徊……」褚冥漾自嘲一下又打起精神來:「不過大家都說他們家的的家教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看到人都喊賤民之類的,而且出任務都不管人質的死活,呃……總之就是一個很特別的個性吧?不過如果習慣他的個性,休狄學長其實是不錯的人。」更何況就算休狄學長不管其他人死活,也會管阿利學長的人身安全,而且阿利學長絕對會拼死拼活的把該救的人平安救出來的。雖然兩人事後一定會大吵一架。

  「請在場的各位務必要配合,畢竟我們也不想使用暴力。」阿斯利安站在門口,露出陽光般的爽朗微笑,看起來挺療癒人心的。

  不過褚冥漾不自覺的抖了一下,引起了戴洛腳邊警犬的注意,只見牠東聞聞、西聞聞,接著訓練有術警犬露出不該出現的興奮表情。

  「如果有人無法配合的話,下場就是這樣!」依然帶著笑容的阿斯利安毫無預警的抓住想偷襲的混混,眨眼間就把人摔了出去。

  褚冥漾偷偷睜開一隻眼……真可憐,難道不知道紫階的人一個一個都是表裡不一,惹不起的嗎?手臂瞬間被卸下的感覺一定很不好受,如果不快點接上那隻手就廢了。

  「那位警官還真下的了狠手,完全看不出來。」米納斯感嘆。

  不,米納斯你說錯了,不是他下的了狠手,而是他那陽光的底下就是這麼狠呀!你難道不知道什麼是笑容底下的黑色氣場嗎?你沒發現阿利學長其實很煩燥嗎?褚冥漾在腦中拼命吶喊,難道這就是所謂無知的幸福?那他也好想無知下去呀!

  「小姐?」

  「我們等他們處理完再走吧。」褚冥漾苦笑。

  阿斯利安露了這麼一手,兩群人動都不敢動,就怕下一個輪到自己。

  開玩笑,沒看到上一個以身試法的人倒在那裡全身抽蓄、口吐白沫嗎?

  「很高興各位的配合,接下來請各位和我們一起到警局作筆錄吧!請別試著逃跑,也別懷疑我們抓人的能力,謝謝。」示意阿斯利安退到後方,戴洛拍拍手引起所有人的注意,一樣的微笑。

  其實漾漾有時會想,這對兄弟當初為什麼不是去當心理醫師,引導他人或當輔導師,而跑來當警察?

  結果只是一句:「啊?沒什麼,當初就進來了嘛!現在這樣不也是不錯嗎?」

  阿斯利安還是會服從自己的哥哥的,可惜,阿斯利安的安份不代表一切事情的順利。

  基本上,幾乎是戴洛一押著這大批人出了店家門口,拉可奧就失控了。

  「拉可奧?你怎麼了?」花了不小的力氣拉住自己的警犬,阿斯利安不解的盯著拉可奧。

  褚冥漾身體一僵,他想過怎麼逃開千冬歲的追蹤、想過怎樣以不一樣的姿態面對學長、想過怎樣避開西瑞野性的直覺,就是沒想到有拉可奧這招呀!

  畢竟他的妝底在怎麼厚也蓋不住自己的味道,而且拉可奧已經盯著她興奮的叫了好幾聲,要不是阿利學長拉著早就衝過來了。

  「拉可奧呀拉可奧,我拜託你求求你懇求你,千萬別害我被拆穿呀!」褚冥漾一默念,腦袋一邊想著如果自己被抓到的話……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可惜褚冥漾的祈禱總是好的不靈壞的靈,這不,阿斯利安已經快拉不住興奮過頭的拉可奧,連身為主人的他都開始懷疑自家狼犬今天哪裡出了問題呢?

  「啊!糟糕!拉可奧!」趁著阿斯利安想著問題,拉可奧掙開束縛,直往漾漾所在的桌子狂奔,阿斯利安指來得及驚呼一聲,繩子也來不及拉。

  拉可奧不愧是警犬,身形十分靈敏,可是在奔跑途中還是不免碰撞了不少的桌椅。

  幸好令阿斯利安鬆口氣的是:幸好拉可奧不是脫序的跑去咬人,不然他就真的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不過……阿斯利安懷疑的看著眼前的情況,拉可奧什麼時候對陌生人這麼熱情呢?

  「啊!別舔了、別舔了,哇啊!我的蛋糕呀!你在動下去我蛋糕就掉了……別舔呀!」褚冥漾一手攔住拉可奧,推也推不開,半邊臉頰都被口水沾濕了。

  「小姐!」

  「嫇!」

  米納斯和烏鷲同時跳起來,伸手想把拉可奧拉下,卻被冥漾擺手拒絕了。

  「唉呀!看來拉可奧很喜歡你呢!不然他平常可是生人勿近的哪!」把拉可奧從褚冥漾身上拉下來,阿斯利安終於有機會好好打量眼前這名“女子"。

  雖然妝容有些不同,但就拉可奧的表現和臉的輪廓以及那雙令人印象深刻的雙眼,阿斯利安忍不住笑了笑──不是那種帶著黑氣的笑,是這幾天來第一次的真心微笑。

  「阿利?怎麼了?」和實習警官交代幾聲,戴洛走到阿斯利安身邊:「差不多要回去了。」

  「戴洛,我只是在想,什麼時候漾漾變學妹的。」阿斯利安心情很好的朝褚冥漾一笑。

  頓時三人如臨大敵。

  「漾漾?學妹?不好意思……」冥漾決定裝傻到底。

  可惜阿斯利安不給他這個機會。

  「漾漾你就別掙扎了,你看這是什麼?」阿斯利安晃晃手上的黑色手環,不意外看到褚冥漾臉色大變:「這是拉可奧從你身上咬下來的,是學弟送你的禮物吧?」

  「這個……」漾漾左看又看就是不敢看阿斯利安。

  「這裡不適合說話,我們換個地方吧!」戴洛頂著左右好奇的目光,拍拍阿利和漾漾的肩膀,語氣中滿是不容質疑。

  於是就變成現在的狀況。

  「所以漾漾真的不打算跟我們回去嗎?」聽著冥漾吱吱嗚嗚的,戴洛也大概知道漾漾的想法了。

  「學弟很生氣喔!」阿利“好心"的提醒一句。

  褚冥漾在眾人的目光下抖了一下,卻什麼話也沒說。

  「真是的,明明怕學弟怕成這樣,怎麼還做這種事呢?」阿利無奈的揉揉眼前小學弟的頭。

  「你們什麼都不懂,憑什麼這樣對少爺說話?」米納斯眼神一凜,氣勢一點也不輸給在警界打滾多年的現役警官。

  「米納斯!」褚冥漾語氣硬了起來:「和學長他們道歉!這不關他們的事。」

  「……是的,十分的抱歉。」米納斯十分從善如流的道歉。

  「阿利學長、戴洛學長對不起,米納斯他只是……關心我,從小時候開始米納斯就跟著我了,所以他知道恨多關於我的事。」褚冥漾垂眼,不敢去看左右兩位學長的表情。

  「唉……」阿斯利安愁苦的嘆了一口氣。

  「阿利學長?」褚冥漾疑惑的望向這位一向很陽光的學長。

  「漾漾,你什麼都不說我們幫不了你。」阿利一聽褚冥漾發問立刻苦笑回望。

  「可、可是……」褚冥漾有些失措的看著兩位前輩:「這件事……」

  「少爺,不然和大少爺問一聲?」米納斯見主子如此無措,輕柔的提議。

  「我、我……學長你們就別逼我了,這樣對我和亞都好。」漾漾露出一臉快哭了的表情:「我可以給你們米納斯的電話,可不可以不要把我們今天的見面說出去?」

  「漾漾?」戴洛開始察覺不對,事情似乎沒有想像中的單純?否則以他們後面的勢力,應該是可以解決的,為什麼漾漾小朋友要逃避呢?

  「對不起,少爺的情緒似乎不穩定,我先帶他離開,這是我的電話,可以也請你們也留下你們電話給我嗎?」米納斯輕拍褚冥漾的背,安撫著她的小主子,但看向阿斯利安兩人的眼神卻是堅定不容二話的。

  「好的,我們之後再連絡。」能得到這樣的情報已經不錯了,也不枉費剛才那惆悵的表情。阿斯利安還是懂得見好就收的道理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