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不良少年,你巡邏是巡去哪了?難道不知道萊恩在等……蟲骨?他怎麼會在你手上?」遠遠的看見那頭越來越誇張,畢業後更變本加厲變成十二色頭的死對頭,想到今天和這傢伙搭檔巡邏的萊恩傳來的簡訊,千冬歲氣不打從一處來,開工第一天就出這種事是怎樣?罵到一半就被西瑞從肩膀上摔下的物體噎住了。

  「喔!你說這個喔!你該不會不知道他是誰吧?四眼田雞。」西瑞挑釁的磨磨指甲:「本大爺在路上遇到的,這傢伙光天化日之下調戲良家婦女,本大爺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呿,我會不知道?」千冬歲眼鏡下方閃過不服輸:「蟲骨,五年前湖之鎮分屍案的兇手,好幾次都被他僥倖脫逃,這次終於撞上來了。不過不良少年你真的有這麼好心?」上下打量著西瑞,千冬歲的語氣好像眼前的人被掉包了一樣,很快又從這個行動比腦袋快的同仁嘴裡套出另一個情報。

  「喔!說到這個,」西瑞咧嘴一笑:「本大爺念在那女人和漾~有相似的氣味,大發慈悲收他做小妹,怎樣?本大爺夠義氣吧?還不讓本大爺的小弟出來陪我走天涯?」

  千冬歲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你說甚麼?誰和漾漾的氣息很像?快說!」完全拋棄那嫌惡的情感,千冬歲抓著西瑞的領子,激動的問。

  「四眼田雞你的腦袋總算燒壞了?」一把拍開千冬歲的手,西瑞不滿的把第一次靠他異常近的同仁推開。就算他再怎麼沒神經也知道這間警局有幾個人不能惹,眼前同窗的哥哥就是其中一人:「不就是嫇嗎?那女的還特地強調是女字旁的,然後趁本大爺一不留神他們就跑掉了!。」

  「跑了?你竟然讓他們跑了?」千冬歲氣急敗壞:「漾漾不見了、失蹤了、找不到了!你還有這麼好的閒情逸致?」

  西瑞先是呆了一下,回過神後開始大吼大叫:「本大爺的小弟怎麼可能會失蹤?是哪個道上的部長眼碰了本大爺的小弟?蛤?……」

  「白痴。」千冬歲嗤笑一聲,鄙夷的看著西瑞:「不可能是被綁,我真懷疑你的腦袋裡在裝甚麼。」語氣一轉,千冬歲眼中沉澱著擔憂:「不過漾漾所有的資料都不見了,有高手在處理這件事。」

  「所有嗎?」夏碎的聲音帶著驚訝插入,瞬間讓西瑞閉嘴。

  千冬歲訝異一下,他還以為夏碎哥會在後面,至少會陪在冰炎身邊。不過他很快收拾好自己的情緒:「是啊!我覺得不太對勁,剛才還特地去查了很多資料,還調出監視錄影器,結果東西都不見了,手機追查不到訊號,褚家旁的監視器更是在三天前就出現了短暫的亂碼,主要都是漾漾回家的時間。不過為甚麼都沒人發現呢?」

  「無法復原嗎?歲。」夏碎有些不解,自家弟弟的程度他還是了解的。

  「我嘗試過了,以我目前的能力無法做到。」千冬歲的語氣中滿是無奈,甚至參雜一點的不悅,氣自己的學藝不精。

  「唔?那麼小歲,貢獻一下比你厲害的“前輩"的名字吧!」夏碎摸著下巴,想了一下後朝千冬歲一笑。

  「呃?」千冬歲呆了一下,回過神後為了自己的反應淡淡的泛出紅暈:「就像我的駭客名字叫冬雪千年,我也只知道其他人的駭客名,而且也沒多打交到。不過比我厲害、排名在我之上的至少三人,分別是第一的素帆,第二的安,還有第三的葬焰,其中我只和安、葬焰交過手,兩人都比我強上一個檔次,素帆則是裡面最神秘的人,聽說沒有人打敗過他,這幾年卻銷聲匿跡,成為了不敗傳說。」

  「那可真麻煩。」夏碎皺起眉頭:「那麼就只能回到那位“嫇"的身上,西瑞學弟,這就得麻煩你了。」

  帶著黑氣的微笑看向西瑞,讓西瑞下意識的狂點頭。

  很快的一通廣播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右商店街發生鬥毆事件,請派遣人員前往處理!」

  「我今年一定沒有安太歲,不然怎麼一整天都碰到這種事?這才第一天呀!」褚冥漾坐在左商店街的咖啡廳內,一邊咬著叉子,一邊抱怨。

  坐在褚冥漾對面的米納斯只能苦笑表示無奈,順便安撫一下在她懷中齜牙咧嘴的烏鷲。

  而阿斯利安和戴洛這對席雷兄弟一左一右的坐在漾漾旁邊,看著小學弟(小學妹?)的表情相視一笑,拉可奧溫馴的趴在阿利的腳邊。

  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種情況?褚冥漾頭痛的表示:這就要從三十分鐘前說起了。

  這是右商店街裡的其中一家茶飲小店,名叫『0(零)紅茶店』,就如同它的名字,它裡面有各式各樣地飲料、咖啡,甚至調酒都點的到,就是沒有紅茶。

  褚冥漾和米納斯、烏鷲就是選擇了這間小店來休息。

  「呼!冷氣好舒服喔!」漾漾一進門立刻找了靠牆的個位置坐下,抽起MENU開始搜尋起自己想喝的東西,意外還發現這裡竟然有賣甜點!?

  看著漾漾祈求般的眼神,米納斯心中的一角陷落了:「小姐別吃太多甜點,否則回去會被大小姐罵的。」

  意思就是我可以點囉!漾漾瞬間打起精神:「我要提拉米蘇、黑森林、巧克力奶凍捲、法式烤布丁……」林林總總竟然叫了近二十個。「啊!飲料要伯爵奶茶謝謝。」

  拿著菜單的女服務生落下黑線:「請、請問,剛才這位小姐不是說……」

  「嗯?」漾漾歪了一下頭,反應過來,笑的很開心:「對呀!這是我平常一半的量。」

  那笑容竟讓女服務生看呆了。

  「不好意思,請給我們一杯『藍色夏威夷』和一杯拿鐵,謝謝。」米納斯溫柔的一笑,打斷女服務生盯著楚冥漾的視線。

  「喔、是!十分抱歉,我複訟一次,是……對嗎?」察覺自己的失態,女服務生一鞠躬,趕緊離開這一桌。

  「小姐接下來想怎麼辦?」趁著空檔,米納斯恭敬的問,以便日後的處理。

  「我大概會和烏鷲就呆在“實驗室"吧?應該會呆到實驗結束或告一段落,這些年烏鷲幫了不少忙,也拿到許多的數據了,這一次我想不會太久的,只要成功了,我們就可以進入下一個階段。當然,也不排除其他誘因,畢竟我太衰了嘛!哈哈!還有就是要想辦法把『安』給擋下來,免得我們的成果又被他竊取走了。」每次只要一講到『安』,漾漾總是咬牙切齒的。

  「好的,我會轉告大小姐和少爺……還是您要親自說?」米納斯將自己的手機遞上。

  「恩……現在大概不行…啊!點心來了!!」剛才還很嚴肅的話題立刻被一句點心來了給打破。

  可惜的事,漾漾的好心情並不持久,很快就被不識相的人給打破了。

  「甜點、甜點,要先吃什麼呢?」

  「碰!」

  「提拉米蘇看起來很好吃……布丁也是……」

  「嗶-你們嗶嗶嗶-的在做什麼?找碴呀?不知道我們是誰嗎?蛤?」

  「先吃黑森林好了……」

  「嗶-誰管你們是誰?後面有人罩是尼?告訴你有本事就用實力說話,別嗶嗶嗶-的拿後面的人來說事。」

  「嘿嘿,蛋糕蛋糕……」

  「怎樣?怕了?哼!在這裡混背後沒有三兩下哪混的起來?小鬼,告訴你,我今天就交交你什麼事黑市的真諦。給老子上!」

  一陣兵荒馬亂,尤其是椅子和桌子翻倒的聲音絡繹不絕。

  就算是隔絕力已經在學校練到金剛不壞的褚冥漾都皺起眉頭,更何況戰場還有朝這裡潑及的趨勢。

  「啊!我的蛋糕!」對於自小姐(少爺?)的無視能力已達臻化的米納斯感到無話可說。

  少爺,請看看那離你只有一釐米的拳頭好嗎?我不想被然少爺冠上保護不周的罪名呀!

  米納斯當機立斷,向店家偷要了幾個盒子,裝起一大部分的蛋糕,小心翼翼的請示:「要離開了嗎?」

  褚冥漾搖搖頭,門口早已被越聚越多的人群給堵住了。「等人來處理。」語氣一轉又歡樂了起來:「蛋糕蛋糕,先吃蛋糕!」

  「嗶嗶嗶!」(這次真的是哨音,不是消音了!)

  「警察!停下手上動作,雙手抱頭蹲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