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嫇、嫇!那是什麼?」烏鷲睜大眼睛,恨不得把所有景致都收盡眼底,不斷的左右張望。

  「烏鷲!慢點!」被拉著走的褚冥漾嘴上雖然抱怨著,卻是露出今天第一抹愉悅的笑容。

  見此米納斯鬆了一口氣,看來這次出門是對的。

  帶著微笑,米納斯跟上兩名嬉鬧的主子的腳步。

  「烏鷲,這裡是右商店街,雖然龍蛇混雜,但是也有很多左商店街找不到的好東西喔……啊!」

  「走路沒看路呀你!」

  被撞倒在地的褚冥漾揉揉被撞的額角,感到十分的無辜,而這份無辜也隱隱點燃他心底另一個情緒。

  「對不起!」垂著頭,褚冥漾在米納斯和烏鷲的攙扶下從地上爬起,抬頭瞪了凶手一眼,一隻手緊握住烏鷲,不許他輕舉妄動,他自己的口氣卻也沒好到哪裡去。

  米納斯有些訝異的看著他的小主子,真難得小主子的語氣那麼衝呢!

  「哈!如果道歉就有用的話這世界就不需要條子了!」男人定睛看著他撞到的人:如瀑布般的烏黑秀髮、泠動會說話的眼睛、脣紅齒白、櫻桃小口,還有被氣到微微泛起紅暈的雙頰……

  男人舔舔唇,毫不掩飾眼中的覬覦。

  在男人打量他的同時,褚冥漾也在他那小的可憐的腦袋中搜尋的眼前這人的資料,這傢伙怎麼越看越眼熟呢?都是學長啦!一定是他把他所有的記憶體給巴掉的!害他要想這麼久!

  「你到底想怎樣?當初撞人的是你,我小姐給你道歉已經是給面子了,別太得寸進尺了!」察覺男人貪婪的目光,米納斯一箭步擋在褚冥漾的面前。

  如果這種事是發生在左商店街早觸動警戒隊了,但這裡是右商店街,崇尚武力、無秩序的黑色商街,每個路過的人眼中只有冷漠,根本無人關心,甚至還有人帶著嘲弄的笑容。

  「肥羊……」「不闇世事的嬌貴小姐……」「跑錯地方了吧,這種的就應該去隔壁呀!」

  諸如此類的話刺激著三人的感官。

  「你們這些人……」烏鷲一急,險些就要從懷中掏出東西。

  褚冥漾緊握下米納斯和烏鷲的手,朝他們搖搖頭,無聲的說:『不許出手。』

  『可是……』米納斯有些著急,他是小少爺的貼身保鑣,卻什麼也沒做到,這是失職,他的驕傲無法容忍。

  『命令!』褚冥漾堅持:『烏鷲也是。』

  米納斯就算了,他是絕對服從,但烏鷲從沒出過門,如果讓他用在實驗室的方法來對付這些人,那就不是進警局作筆錄那麼簡單了。

  「你想怎樣?」大膽的迎視這個人,褚冥漾把烏鷲拉到身後。

  「也不需要什麼賠禮啦!只要小姐陪我到一個地方逛逛……」男人緊盯著眼前的"女性",吞了吞口水,但下一秒他所有猥褻的話只能化作一聲哀嚎吞下肚:「啊!」

  「世光日下調戲良家婦女,算你倒楣撞進我的手裡,老子不把你抽皮扒筋以儆效尤老子就不叫西瑞!」就算這個人被男人高大的身軀擋住褚冥漾依然可以認出替他解圍的是誰……五色雞頭、不、西瑞,你最近看了哪部八點檔?我可以考慮把你的電視砸了嗎?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是良家婦女呀!

  不過也因為這場鬧劇,他總算從那個長期依靠亞、呃、冰炎學長和千冬歲的情報組織而有退化趨勢的記憶中翻出這個人的資料:

  『蟲骨,湖之鎮連續分屍案的兇手,逃了近五年的通緝犯,尚未歸案。』

  但白陵家的資料又是另外一條:

  『蟲骨,墮天集團的前執行長,負責假帳事宜。』

  「這位姑娘,江湖險惡……咦?漾?」西瑞那顆頭一探出來,米納斯立刻把臉埋進手裡、烏鷲乾脆的轉身,眼不見為淨、褚冥漾眉角抽了抽。

  誰來告訴他們,一名準警官,在警校染成五色頭就算了,為什麼畢業後那顆頭更加"精采"呀!而且一名警官,就算是便衣警察好了,會穿著夏威夷衫、海灘褲和夾腳托在這條山不管地帶的黑街閑晃嗎?

  『就算畢業了也沒長進呀!不、是變本加厲了。』褚冥漾竊笑一聲。真好,你們過的很好。

  「我不叫漾,我叫嫇。」褚冥漾不慌不忙的否認。

  「冥?」西瑞挑眉。

  「女字旁的嫇。」冥漾微笑糾正。

  「喔!因為你的氣味和本大爺的小弟很像,所以本大爺才會犯這樣的滔天大錯,如此真是天理不容……不過本大爺也可以法外開恩,收你做小妹如何?」隨手撥撥頭髮,西瑞大拉拉的就要把手搭上褚冥漾的肩膀。

  不行!褚冥漾的心中敲響警鐘:男生跟女生的肩夾骨有所差別,一旦他搭上來就功虧一簣了。

  他一點也不懷疑西瑞有發現的能力,就算他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但是姑且不提他的近身攻擊,近身攻擊本來就是一個本全身筋骨理解透頂的散打方式,光西瑞家的三哥和四哥本身就是醫療出生,目前也是警局中的分析部門,和他們有所接觸的西瑞也有一定的相關知識。

  「誰准你碰嫇的!」剛才一直被嫇給攔下,現在看到嫇的情況不對,烏鷲義不容辭的跑到漾漾的前面,朝著西瑞齜牙咧嘴。

  「本大爺來去一陣風,想做什麼就作什麼,何須向你這市井小民報備?」

  「你這彩色磨菇頭。」

  「你說什麼?這叫藝術、藝術你懂嗎?」

  在褚冥漾鬆一口氣時,西瑞已經和烏鷲對上好幾句話了。

  「我說你到底是誰呀!難道不知道我是誰嗎?竟敢……啊!」蟲骨話還沒說完就被米納斯無聲的修理了一頓,打昏丟在地上。

  ……根本沒人在聽他說話。

  不過我說西瑞呀!你那顆充滿"藝術氣息"的頭可能只有亞里斯分局的雷多會同意吧?褚冥漾就算和同學相處這麼多年依舊無法認同這位同學的品味。

  「對不起,我對當你的小妹沒興趣,不過你可以先把這個人帶進警察局嗎?這是米納斯的電話,如果有需要做筆錄或是找證人,米納斯是樂意幫忙的。」報出一串電話,微微露齒一笑,褚冥漾將身為女性的魅力發揮到極限。

  「那就算了。電話就不用了,本大爺闖蕩江湖從不需要留下痕跡……欸?人呢?」等西瑞演完八點檔大劇,眼前哪有主僕三人的蹤跡?只能摸摸鼻子、扛著蟲骨回警局了。

  他今天可是翹班來逛逛的。

  「大~美~人~好久不見……喔!噗!」遠遠的就可以聽到叫聲,不過這個聲音的主人也很快的悲劇了。

  「喲!亞那的孩子,沒必要火氣那麼大,對吧?」捧著咖啡杯,安地爾緩緩的走到冰炎面前,看了被踹在地上的式青一眼,而且還有繼續踹的趨勢,意思意思的提了一下。

  「嘖,安地爾,滾回你的緝毒組去。」把自己的腳收回來,雖然眼前這人好歹是父親那一輩的前輩,不能不給面子,但他也沒多喜歡這個人。

  「心情不好?聽說被甩了呀?那還真是可惜,要不要來我們組上喝杯咖啡呀?喝咖啡可以提振精神……(以下省略)」

  雙手環胸,冰炎看著已經進入自我咖啡世界的前輩,反正他今天心情不好,就看看這個人能扯多久,等他扯夠了就把他打出去。

  褲管被拉了拉,冰炎朝下一看,媽的色馬你要幹嗎?

  接收到冰炎的視線,式青仰起臉來,冀望的看著冰炎:「不然大美人來我們風化組也好呀!」

  「我(嗶)!你們給我滾!」青筋冒上來,冰炎直接把人踹出去。

  安地爾,緝毒科的科長,咖啡愛好者。

  式青,妨礙風化組的組長,美人愛好者。

  這兩個變態就應該去結拜!!

  冰炎恨恨的想著,現在心情被這兩個人給亂到更差了。

  他這邊在吵吵鬧鬧,外邊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隱隱約約的,他好像聽到什麼關鍵字。

  「巡邏……」

  「通緝犯……」

  「調戲……」

  「女的……」

  以及最重要的……

          「漾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