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學長一定氣炸了。」帶著一絲不安,褚冥漾手上的叉子不停的凌虐著他平常最愛的甜點。

  他的手機sin卡一發完簡訊就被拔出,原先的手機也沉屍在垃圾桶裡。

  狠心嗎?或許吧!就連自己也這麼認為了,其他人更不用說。

  但是,不得不呀!或許學長並不知道他的身分,可是他對學長,亞的一切卻是瞭若指掌,他的習慣、他的喜好以及……他的過去。

  也許亞已經忘了,但他們很小的時候就見過面,如果不是發生了那件事,他們之間不會是現在這樣吧?

  更何況,如果他真的依照亞的期望的話可能會造成不可挽回的情形,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畢竟警局其實也沒有表面上那麼的安全。

  「漾漾,你又在想什麼了?」白陵然從廚房裡端出一碗綠豆湯,放到冥漾前面。

  「然。」看了白凌然一眼,漾漾有些煩悶:「我……沒事。」我不想再給你和姊惹麻煩了。

  「啪!」萬惡的巴頭方式!褚冥漾捂著頭淚光閃閃。

  「給我把你那破腦袋裡的想法收起來!誰說你麻煩了?褚漾漾告訴你!天塌下來了都有我和然給你擋著,所以你就不要在那裡東想西想,乖乖給我吃完蛋糕,不要浪費食物!」禇冥玥捏住漾漾的臉頰往外扯,惡狠狠的語氣中滿是關心。

  「小玥,等一下出去上班要小心一點,對了!記得幫我和辛西亞問好。」然拍拍冥玥的肩膀,微笑著提醒:「路上小心喔!」

「絕……搞動……東斗……!」(姐,好痛,鬆手!)冥漾口齒不清的喊著。

  「哼!」禇家大魔女放開凌虐褚冥漾雙頰的雙手,帥氣的一轉身,揮揮手就離開玄關了。

  喔!對了,褚冥玥和辛西亞都是警官,和冰炎他們不同,是隸屬於七陵分局的,兩人更是七陵分局的警花,只是褚冥玥的鐵血政策讓許多人望而卻步,當然,也有那不怕死的,前仆後繼的不斷送禮,如果是實用品就到了白陵然口袋,轉賣;而甜品類則是進了禇冥漾的胃;而花卉類的下場就沒這麼好了,只有進了垃圾筒的份。

  至於辛西亞則是白陵然的秘密女友,這麼說好像也不對,應該說辛西亞對外宣稱死會,但遲遲未公佈其男友身分,是以也是有人鼓起勇氣追求,最後都被冥玥給趕走了。

  「然……嗚嗚……好痛……」禇冥玥一走,褚冥漾立刻淚眼汪汪的看向自家表哥。

  「啪!」禇冥漾那可愛的小狗求包養的表情打開了白陵然的某個開關。

  「乖喔!漾漾,小玥只是關心你。來,要不要再喝一碗綠豆湯?」溫柔的摸摸褚冥漾的頭。唉呀!這樣的漾漾好可愛呀!當初就不應該讓他認識那個該死的白化症猴子的孩子,弄他都擔心有一天漾漾會被拐了(已經被拐了),一直有種吾家有女……不對,刪掉從來,是吾家有男初長成的感嘆。他家漾漾實在太可愛了!怎麼可以配給那個死暴力兔呢?幸好現在還來得及,斷了所有聯繫,漾漾你實在是太棒了!

  此時的白陵然完全陷入一種褚冥漾完全看不懂的狀態。

  「然?然?然!」漾漾推了推白陵然,發現沒有反應後乾脆放大自己的聲音。

  「嗯?漾漾怎麼了?」傻爸爸式的微笑。

  「然不去休息嗎?昨晚很晚睡吧?」褚冥漾擔憂的看著白陵然,催促著。

  「漾漾是在擔心我嗎?我很開心喔!放心好了,那些資料已經處理完了,沒有花我很多時間,漾漾大可放心,不會有人找到這裡來的。」啊!有小表弟的關心真是幸福。

  在冥漾還在警校時,他所填寫的住址是褚家的,只是沒有人知道,禇家本來就是白陵家的一個分支。

  禇冥漾在昨天畢業後便搬離了之前的居所,回到白陵的本家,和白陵然同住;而之前的那個居住地自然由禇冥玥來處理。

  白陵家,是和所謂的白道完全相反的黑道世家,可堪稱是地下帝王,現今的掌權者便是白陵然。

  十年前白陵然上任時,許多人眼見他年輕,以為白陵家氣數已盡,摩拳擦掌準備分一杯羹,誰知踢上了一塊超合金鐵板──白陵然真正厲害的不是他圓融的外交手腕,而是隱藏在溫和微笑下的腹黑性格和超高超的駭客技巧。

  對白陵然而言,所謂的勢力不過是用來保護重要之人的手段,從前的上一任家主用來保護重要的友人,他用來保護重要的家人。

  而白陵然的前一任白陵家主便是然的父親,凡斯。

  「小少爺,烏鷲吵著要見你。」如水般的女子從樓上緩步走下來,輕靈的聲音如水流般洗滌人心。

  「對了!我今天答應烏鷲要帶他出門。謝謝你啊!米納斯。」褚冥漾經過提醒當場跳了起來,手上的叉子隨手擱置在桌上,衝到半層樓轉彎時還撞了一下扶手,揉一揉後朝擔心的看著他的一男一女調皮的吐了一下舌頭,急急忙忙的跑上樓。

  烏鷲是被白陵領養的小孩,卻沒特地冠上白陵的姓氏,更沒有改名字,甚至世界上根本查不到所有關於烏鷲的資料──所謂完全封鎖不過如此。奇的是,在這個家中,唯二能和他相處的只有白陵家的小少爺褚冥漾和身為護衛的米納斯,就連家主白陵然和領養他的上任家主都不能近其十公尺內。

  「這個時間點讓烏鷲出現似乎也不是好主意,米納斯,可能要辛苦你了。」白陵然微微蹙眉,伸手收拾著桌上的餐具:「等會兒出去多留意他們週遭的人, 雖然漾漾的化妝術已經爐火純青了,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他的能力有太多人盯著了。」但如果此時又掐滅烏鷲和漾漾的興致似乎太不人道了,畢竟烏鷲那孩子從未離開本家半步,會對外界心生嚮往是應該的。

  「不會辛苦的,保護好小少爺是我的職責。」米納斯笑意盈盈。

  一時間沉默在兩人中間流轉,直到被一聲驚呼給打破。

  「漾!你好漂亮呀!」僅有十四歲的孩子在換成女裝的褚冥漾身邊繞來繞去,時不時發出驚嘆。

  「烏鷲,你先下去找米納斯,再等我一下好嗎?」拍拍烏鷲讓他先離開房間,褚冥漾轉向鏡子,忍不住苦笑起來。

  他對自己的化妝術十分有自信,有一年的情人節,他用化妝術掩去自己所有的特徵,穿上女裝,帶著巧克力去和學長告白,結果被拒絕了──因為當時的他已經和學長交往了,而學長那個直性子的人不願意對不起他所以拒絕了。

  雖然當時他很感動學長的心意,但另一層的失落也慢慢的沉積在心底。

  為什麼你沒認出來呢?

  不過想來也是,每當他替自己畫上妝容,就是打算將自己完全融入他創造出來的"角色"當中,有時就連自己的家人都不一定認的出來,怎麼能這樣苛求學長呢?

  當下他立刻去卸掉所有的妝,帶著相同的巧克力回到冰炎的身邊,享受著他們的情人節,而他擁有精湛的化妝術這件事情便被他隱瞞了下來。

  站在穿衣鏡前,他短暫失神了幾秒。

  身上穿著米黃色的絲織上衣,搭配鵝黃色的及膝短裙,脖子上圍著水藍的絲巾,腳下是某義大利名牌的羅馬鞋,再拿上一個名牌限量皮包,活脫脫是一個回頭率百分百的超級大美女。

  雖然他是男的。

  「漾漾快點快點!」原本應該在樓下等待的烏鷲撞開門,衝了進來:「咦?漾漾你哭了?為什麼要哭?」

  原來我哭了嗎?「沒事的,烏鷲,只是妝花了,我重補一下就好,等我五分鐘。」抱了一下孩子,褚冥漾把眼中的酸澀眨回眼框,回到梳妝鏡前把臉上的妝補齊。

  「小姐。」米納斯從褚冥漾踏出房間後便改了稱呼。

  「米納斯也一起來嗎?」褚冥漾歪頭朝米納斯一笑。

  「真的嗎?姊姊也要去?」牽著禇冥漾手的烏鷲同樣露出期望的眼神。

  「是的。」米納斯溫柔的笑著。

  「那我……」眼見米納斯順利的取得出門資格,白陵然也不甘寂寞的出聲,不過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不要,才不讓你跟呢!」牽著禇冥漾的小鬼很不可愛的朝他辦了張鬼臉。

  「表哥忙了那麼久也該休息了,就別出門了好不好?」原本聽到烏鷲的話笑容一僵準備還擊的白陵然,一看到小表弟那關心的眼神,只記得胡亂的點頭,等到大門在他眼前關上,才想起自己竟然忘了自己的初衷。

  「哇!嫇!這個地方好多人喔!」烏鷲看著左右的人群,新奇的瞪大了眼睛。

  『嫇』是褚冥漾身為女性時用的假名。

  現在他們所在的地方是有名的流行商店街,不只人潮洶湧,裡面的商店更是玲瑯滿目,所謂應有盡有。兩條街交叉的路口更是有一大面的廣告牆,上面不斷播送著廣告或新聞。

  例如現在那則讓禇冥漾的手不由自主收緊的消息。

  廣告牆上播映的是一名酒紅髮的女性,踩著高傲的步伐上台,接受著其他人的褒揚。

  「請問比小姐,為何你們願意為了那些和你們毫無關係的人捐獻那麼多呢?」

  「請問……」

  「請問……」

  「咳咳。」眼見比申就要發話,記者群們一同安靜下來。

  「身為路西法的董事長,我們賺這麼多錢有什麼意義呢?不過是奢華、享樂,能用這些錢來幫助別人,何樂而不為?」隨意的撥弄著頭髮,比申笑的妖嬈。

  是啊!幫助人。褚冥漾冷笑,就連他的學長也是"受助者"呢!學長能一路讀到警專,有一部份必須感謝路西法的資助,更何況他的資訊大多來自路西法,故而也不會理解為何他對比申的怨恨如此之深,只不斷的對他強調比申是如何的好,時時想著要如何從凡斯手上拿回伊沐洛集團。

  學長呀學長,你能不能看清楚點?如果不能,那就由我來吧!由我來向這個欺騙了你、帶走我父母的兇手,復仇!

  一隻手遮住了禇冥漾的眼:「小姐……」關心的語氣自那溫柔的嗓音傳出:「別看了。」

  「漾漾……」烏鷲擔心的搖了搖褚冥漾的手。

  「沒事了,我們今天不是要出來玩的嗎?別讓那些東西污染了我們的心情。」很快的調適好心情,褚冥漾朝兩人露出笑容:「走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空谷幽蘭 的頭像
空谷幽蘭

幽殿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