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沒想到岳父會注意到這種小細節,我們應該藏的很好啊?」替四人到茶的是另一位男子,一樣豐神俊朗,比橘焰磊多了成熟男人的氣息。

  「恐怕這間公司當初的設立就不對了吧?這間公司本來就是父親的,後來被你爸收購,最後是我們兩家關係復合才又回到我們宮家手上。」宮雨翎將公事包一丟,坐進辦公椅,眼睛裡閃過一絲不滿:「爸爸他肯定知道什麼卻沒告訴我們。」

  「得了吧!你們不也沒告訴你父親這裡已經被你們鎮壓好幾年了?」魏紫夜吐嘲。

  鎮壓?

  「依照我們的規矩,交換情報吧!」宮雨翎笑著,眼角閃動著不懷好意。

  「嘖嘖,會覺得你的個性像雪姊姊的一定是眼瞎了,你根本就是風姊姊的標準成長版。」魏紫夜饒富興趣的看著這對夫妻,嘴角跟著漾出笑容。這兩個不屬幽殿的和她講幽殿的規矩?有趣。

  「請。」對魏紫夜以外的人溟一直是不冷不熱的。

  「好的。首先,我的確不知道當初為何公司蓋在這種地方,不過呢我們這出現問題是在兩年前,因為我們進公司時有注意到底下的封印,所以我們兩個養成定時查看的習慣。不過照小風的說法,這封印的實在久遠到不行,好像是春秋戰國時期東渡到列姑射的,具體而言不知道,反正那東西就是被封印在這裡。其他的小風就沒多說了。」岩士梶用認真的表情搭上輕浮的語氣,魏紫夜只翻了一下白眼,點頭表示知道了。

  「剛才梶說的是封印的部份,而兩年前出的紕漏我們根本不曉得是怎麼回事,只能暫時拿我們的『陣旗』來堵,原來也鎮壓下來了,小風也確認過了,不過兩星期前陣旗和封印同時鬆動,所以我們才上報到幽溟殿,至於父親從何得到消息就不得而知了。」宮雨翎端起杯子換了一個坐姿,眼角笑的彎了起來:「好了,這是我們提供的『消息』,你們從中間得到了什麼呢?喔,忘了這裡有公會的人,不好意思,這是我們的習慣,講白一點的話,應該這麼問,剛才我們提供的資訊,有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千冬歲的腦袋空白的一下,剛才的情報是假的?有些不悅的站起來:「請問您在耍我們嗎?」

  一旁的萊恩跟著亮刀。

  「不是專業的情報人員就閃邊。」魏紫夜站起來順便一把把千冬歲推回位置上:「想說你是紅袍?是專業的情報班人員?別笑死人了!就你現在的表現?難道你不知道第二手資料是不完全嗎?難道你接到一個傳說相關的任務事實真相就一定和傳說完全相符嗎?如何從真假參半的資料中抽絲剝繭也是身為情報人員責任的一部分,身為情報人員第一個要學習的就是不相信!不相信別人給的資料、不相信不是親眼所見的資訊、甚至不相信自己身邊的任何一句話,真話不說全、假話不全說,難道不知道嗎?相信是建立在不相信之後的,只有完全確認才會有相信,相信情報、相信為人、相信環境,愚蠢。難道這就是公會的情報班?難怪時常誤判。」雖然魏紫夜的身高不比千冬歲,但他身上發出的氣勢卻完全壓過千冬歲,更別提他那鄙夷的神情。

  千冬歲深覺他今天震驚的次數多過以往。但……對方說的並無任何不對之處,甚至是有道理過頭了。

  「我重整資料。」魏紫夜深呼吸:「首先,我剛才從這間“公司"得到的消息,很顯然,這間公司的整體就是一個封印,包括哪里種了什麼植物、哪裡的材料特別使用什麼都是設定好的,但公司本體只是鎮壓,如果我們真的讓底下的東西衝破封印,那公司就毀於一旦。剛才坐電梯時我注意到電梯最底只到B3,但公司最底層卻至少要再往下兩層挑高的樓層……將近三層樓高,我猜鑰匙在你們手上,不然你們不會對你父親知曉這是驚訝,不過當初蓋公司的事你父親應該是相關者。」魏紫夜有些焦躁的走來走去,而不是站直直的報告。

  「另外,封印物方面,我從汐那邊駭到……咳,得到的消息,我猜就是因為這個原因發來我這的──封印物,目前可能的消息是一隻麒麟,來自守世界,基本上這和你們得到的消息並無相違背,畢竟風也只和你們說可能是龍生九子之ㄧ;到這都沒問題,問題是出在兩年前闖入的靈體,不知從何而來,還讓封印跟著出錯,但當時的你們使用陣旗封印是順利的不是?」在宮雨翎微笑點頭承認後,魏紫夜接著道:「你唯一說謊的地方是,你們的陣旗本來就有時效性,只是剛好這個時間點要更換了而已,並不是什麼靈體掙脫、封印被破之類的麻煩,失效也在你們預期中,不是嗎?」

  「Bingo!不愧是泠光之月,分析的頭頭是道。」岩士梶拍手叫好。

  「接著是另外兩個世界傳來的消息。」魏紫夜眼神凜然:「麒麟之事,可能性極高,但不排除意外;另外靈體來自玉世界,已由蓮君證實,靈體是被以不正當的方式傳送過來,可能會有鬼族化的趨勢,至於來自東西哪面就不得而知了。要下去確認嗎?」

  「你向來不把話說死。」宮雨翎微笑,從抽屜中抽出一把鑰匙:「走吧!我帶你們下去。地下室那裡只有電梯能到,樓梯被用水泥灌死了,有鑰匙才下的去。」

  「就是這裡囉!」這個地方真的很寬敞,朝上看至少也有將近三層樓的高度,要不是中央有一金一銀的旗子交錯插著,這裡看起來真的……貧脊。

  「看不出問題所在。」千冬歲皺眉。這裡明明很乾淨,帶錯地方了?

  「不,正好相反。」魏紫夜直接否決:「溟,你去後面。」

  「月兒,你想怎麼做?」沒有立刻退到後方,溟淡淡的問。

  「唔,你想聽真話還是謊話?」魏紫夜露出一種讓人說不出的笑容,語調十分的輕快。

  「都說說看吧。」溟一向對自己的搭檔沒有很大的限制。

  「因為我原本只是打算探查,沒有帶上武器,所以我打算用另外的正當方式處理。」魏紫夜笑的十分無害,不過他的話卻惹來溟一瞪。

  「好了,翎姊姊,溟暫時交給你,當然,你們如果要出手我也不反對。」伸了個懶腰,魏紫夜向前跨一步,拿出一條鍊子綁在手上。

  宮雨翎點頭,憑空拿出一把匕首。

  察覺匕首上傳出的陣陣力量,千冬歲眼睛瞇起來,這女人真的是普通人嗎?

  隨手將旗子拔起來退回宮雨翎身邊把東西交還,魏紫夜看著中央起的大霧,冷笑一下。

  「看來你知道什麼了呢!難得看到你那麼露骨的表達厭惡。」宮雨翎好奇起來。這個他從小看到大──好吧,可能一年看幾次,畢竟他不是幽殿的人,沒有見那麼多次面──的孩子,和其他幽殿的人一樣,情感一向不怎麼外露,就算有什麼表情,那也是給別人看的,皺眉、微笑這種輕微的神情,或者媚笑、瞇眼這種混淆視聽的樣子,像現在這種厭惡的表情實在少見。

  「恩,八成吧!」魏紫夜明明剛才動作那麼大,戴在手上的串鈴卻一點聲音也沒有。那串串鈴不是壞了就是魏紫夜的身法太厲害,前者是不可能的,幽殿的人不可能委屈自己拿次品,後者的可能性倒是達到百分之兩百。宮雨翎眨眨眼,看向半層樓高的窗子,眼中閃過一絲訊息。

  「……誰?……是誰?……這裡是……哪裡?」大概沒想到是名女鬼,除了魏紫夜以外的人都愣了一下。

  「這裡是原世界,我們是公會派來的袍級,想要引導你到正確的道路。」千冬歲不卑不亢的往前一步,想吸引女鬼的注意力。

  不過那靈魂體的注意力被另一個人給引走了。

  「你……是誰?和…魏…藍月…那…賤人是……什麼……關係……」女鬼一字一頓的問,眼睛直盯著魏紫夜,好像要把她撕碎一般。

  「呦嗚,這真是個好問題呢。」魏紫夜邪笑,不過他的眼角一點笑意都無:「你說的是十八歲前的魏藍月,還是十八歲後的魏藍月?啊!我忘了你只認識十六歲的魏藍月呢!畢竟妳只活到那時候嘛。不過親愛的兵部尚書千金,身為藍月的雙胞胎妹妹紫夜,不管你說的是哪個,我都很不爽喔!方婉綺。」

  「是……你……是你、是你、原來是妳!就是妳!你這殺人兇手!」被魏紫夜稱作方婉綺的女鬼抬頭盯著魏紫夜低喃幾句,低語漸漸變大聲,幾近瘋狂:「魏藍月妳這賤人!我要替我父報仇!」雙手化爪,原本還溫柔婉約的女鬼一下子化作厲鬼,直撲魏紫夜。

  「阿咧?」魏紫夜不著痕跡的把戰場往中央帶,正確來說他也只有閃躲沒有攻擊,臉上裝出驚訝的表情,眼中卻滿是戲謔:「我是不是應該大喊『人不是我殺的』呢?」

  「你這殺人兇手!欺君、兇手、賤人……」方婉綺毫無形象的叫罵,手上的攻擊一點也不落下,甚至還能調動風系的元素,形成另外的攻擊。

  「竟然是東隅的人。」宮雨翎的語氣有些訝異,雖然他沒接觸過另外兩個世界的事,但被灌輸的概念還是有的。原世界、守世界、玉世界,三大世界,其中玉世界是完全獨立、不用特殊管道無法進入的世界,又分為僅以四家作為代表、有能力的西域即遍地皆為能力者的東隅,這名女魂體既不姓水火地風四家的姓,那便是東隅的人無異了。

  「不對。」溟皺起眉頭:「時間不對。方婉綺是六年前死亡,怎麼會兩年前跑到這個地方來?」據剛才兩人(其中一個應該是鬼)的談論,時間大略可以抓出來,但這不合常理。

  「這倒是一個問題,看小月的樣子,他似乎知道?」宮雨翎被這提醒,跟著困擾起來。

  聽到這話,溟頓了一下:「那麼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我就說為什麼今天的表情特別鮮明,原來是要轉達給這位大人的。宮雨翎鬱悶。你們自己打謎語幹麻透過第三者啊!這種要知道不知道的感覺很糟糕的你們不知道嗎?好歹解釋一下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空谷幽蘭 的頭像
空谷幽蘭

幽殿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