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章

「被幽殿和暴風學長他們給耍了。」一想起在比賽中被使了絆子千冬歲就氣上心頭。

  「不意外,西亞他們本來就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冰炎沒有發怒,只是順勢將疑問收進心底。

  西亞和幽殿……

  「結果不意外,過程很意外。」凌子越淡漠的掃了所有人一眼,最後定睛在米可蕥和黎明‧初身上,手指輕輕拂過袖中的鏡面,快速收了起來:「先走了。」

  「嗯。」知道這人只是意思意思的打個招呼,黎明也沒特地攔人。

  「喂!你怎麼就這樣離開……喂!你這傢伙怎麼這樣!亞!他竟然不理我!」眼見攔不下人,凌子越也不理他,雅昕氣的跺腳,轉向冰炎抱怨。

  黎明冷眼看著這場鬧劇,看來要去見見曾經的好友,弄清楚到底怎麼回事了。

  「老子來去一陣風,就不和你們這群凡夫俗子一番計較,江湖才是本大俠的天下哈哈哈……」沒人要理這個已經一陣風刮出休息室的詭異台客。

  「歲……」萊恩開口想說什麼,被千冬歲一個瞪眼止住。

  「喵喵,今天有要去白園休息一下,順便慶祝進入競賽嗎?」推推眼鏡,千冬歲轉向米可蕥問。

  「有喔!不過沒有準備很多,原本想找漾漾和越越一起慶祝的,結果他們都跑了。啊!不過有飯糰喔!莉莉亞要一起來嗎?」失落了一下,喵喵又打起精神。

  「本、本小姐就勉強答應你的邀約。」莉莉亞臉紅了一下。

  「那麼我們也先行離開了,老師那邊我們會自行抉擇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行了一個標準騎士禮,艾洛拉著一直臭著一張臉的修伊斯離開。

  「亞~你看他們……」

  「雅昕,走。」

  「歲,怎麼了?」一顆飯糰飄在空中,飄渺的聲音忍不住發問。

  「雅昕學姐有古怪,」千冬歲鏡光一閃,語氣有些煩悶:「喵喵一定知道更多吧?可是我剛才竟然差點忘記我原本要做什麼,怎麼會這樣?」

  「笨蛋千冬歲!不是叫你別和雅昕學姊對上眼嗎?」喵喵把餅乾盒拋到桌子上,氣急敗壞的跳腳:「難怪你們剛剛都沒看見漾漾。」

  「漾漾?」

  「褚冥漾?」

  「漾漾就在幽殿的隊伍裡,而且還是很前面的第二排。」米可蕥嘟起嘴唇:「幽殿就在我們對面而已,根本就很好找,越越和黎明他們一定都有注意到。」

  「那個該死的女人!竟然敢對本小姐使用催眠!」莉莉亞立刻反應過來,沒有貴族形象但很有貴族氣勢的叫罵。

  「不對,催眠太霸道,我們要發現早發現了,所以應該是暗示。」千冬歲對於自己中招感到不滿。

  「那漾漾背叛又是怎麼回事?」萊恩咬著飯糰,輕飄飄的問。

  如果雅昕學姊是用暗示讓大家接受他,那僅憑他片面提出證據的漾漾背叛一事,是真的嗎?畢竟所謂公會證據,也是那位學姊提供的。

「你好,我們是公會的人,找你們的董事長。」掏出白卡地給櫃檯小姐,千冬歲心理千頭萬緒,就是沒理清。這已經是第三天了,要不是這個任務早就接下了,他可能還在到處找尋相關情報。

  「這……不好意思,宮董事長攜夫人和另一位董事長夫婦一同出國了,請問是要留言還是預約?」帶著親切的微笑,櫃檯小姐有禮的提出解決方法。

  不過那是對普通人而言,依照千冬歲得到的消息,如果不儘早把事情完成,後果可能很嚴重。

  「那麼能請可以主事的人出面嗎?」

  「不好意思,我找宮雨翎,宮總經理,不然岩士梶也行。」一個陌生的聲音陡然插入:「我有預約,代號U。應該有先吩咐。」

  千冬歲朝右後方退一步,這才看見聲音的主人。說真的,剛才那插話的行為真的狠不禮貌,而且這人他並不是完全不認識,至少可以說是有一面之緣,另一方面是聽雅昕學姊在那抱怨時提到的,魏紫夜。

  「這……宮總經理和岩總經理現在都不在,請問……」櫃檯小姐為難了起來,公會方面不能得罪,眼前這位更是他們上方交代的,得罪了是要離職的阿!

  「等我一下。」魏紫夜看了一下不知所措的女子,露出讓對方放心的笑容:「你無須顧慮,一切都會好的。」

  「月兒,怎麼了?」此時千冬歲才看到跟在魏紫夜身後的人。

  『「漾漾!」』

  「沒事,溟,我和風姊姊連絡一下,翎姐姐他們應該是被海哥哥給帶走了,你先坐一下,等我聯絡。」魏紫夜輕笑一聲,扶著溟到等待的沙發椅上坐好。

  「漾漾?你的眼睛……」這樣近距離見到曾經的好友,千冬歲心中五味雜陳,尤其是看到那曾經純淨的雙眼沒有焦點,一種悔恨由心而生。

  「雪野千冬歲?」褚冥漾『看』過來,接著轉向來恩的方向:「萊恩‧史凱爾?」

  心臟似乎被重重擊了一下,不是千冬歲和萊恩,是雪野千冬歲和萊恩史凱爾。

  他們有過的友誼,似乎不值一提。

  「漾漾……」

  「喂?我是月,翎姊姊在你們那對吧?真是的,你們要打掉重練也別拖別人下水,什麼?就算海說的也一樣!任務比較重要!別鬧了,嫌你那不夠多人是吧?那就把你風雪宮全員叫過去不會喔!翎姊姊他們是凡人!過多的訓練是不成的,我這邊需要他們,對,公司內部,不知道為什麼是發來我這裡。資料我已經吊到了,事關三邊你也難處理,不管啦!我和海說……」一邊魏紫夜和對方拉拉扯扯的說了一堆話,才掛斷。

  千冬歲三人沉默已久。不過比起和漾漾的關係,千冬歲更想知道的是為什麼魏紫夜和另一端的人講話要一句話換一種語言?

  「溟,等一下翎姊姊就來了。」魏紫夜豪不顧忌的直接坐到溟的旁邊。

  「情況如何?」溟淡淡的問了一句。

  「比預設的糟糕。」魏紫夜皺眉:「青靈先去探查還沒回來。」。

  「別擔心了。」溫柔的摸摸魏紫夜的頭,溟露出千冬歲見到他後第一個笑容。

  「擔心是不會,但我討厭這種麻煩,明明可以給雪姊姊的不是?為什麼是發來我這?」魏紫夜的語氣中有些埋怨。

  溟頓了一下,「這是我的決定。以公會的制度而言,我們整個幽殿就只有兩位『巡司』,分別是我和海,其中主要還是我,我評估情況,認為任務適合誰就發給誰,這個任務我不認為那名主神之女合適。」

  魏紫夜安靜一會兒。「知道了。翎姊姊他們差不多該來了,那裡離這不遠。」就算遠海哥個他們也會用別的方法把人送過來。

  「這倒沒什麼。」溟沉吟:「月兒,你那邊近況如何?有查到什麼嗎?」突然用上連千冬歲都聽不懂得語言,讓一直觀察兩人的紅袍有些不知所措。

  「三年前的那件事很多東西都被清掉了,太過乾淨。」魏紫夜似是而非的回答。

  「別在我面前用對外那一套呼嚨我。」溟語氣滲上不悅:「你知道我要問什麼。」

  「……溟,對不起。」魏紫夜啞然,最後所有話都化作一聲道歉。她,不敢說。

  「怎麼了?都聚在這裡,沒有上去辦公室?聽小風提到我們還很訝異呢!我還以為這個任務是給風雪宮的,結果跑到泠月宮去了。」一名精鍊的女子提著公事包走了進來,那炬然的眼神和看起來風韻猶存的外貌,實在讓人很難想像她已年過半百,更已經在公司內呆了近四十年。更重要的是,她看起來根本就是成年版的雪夢羽啊!

  「翎姊姊。」魏紫夜微笑打個招呼。

  「好久不見了,小月,溟大人。這兩位是?」宮雨翎輕笑。若要說不同之處,大概就是這女子有雪夢羽的外貌,鳳傲雪的性格吧?

  「你好,我們是公會的白袍搭檔。」遞出白卡,千冬歲隱隱覺得眼前的人明明只是普通人,卻不好惹。但普通人會一眼就看穿萊恩的存在嗎?

  「我沒有找上公會。」宮雨翎疑惑。

  「但你父親找了。」魏紫夜沒好氣的回到:「來了就來了,一起上去再說。」

  「那倒是。」宮雨翎將白卡遞還給千冬歲:「那麼請跟我上來吧!我要和你們說明一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