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安娜巴提克?那不是被你們……」雪夢羽的話被南宮慶和來自場外的狠瞪給截住。
  「呿,沒勁,沒想到你們有辦法弄成這樣……是說,這道謎題沒問題嗎?」雪夢羽啐了一聲,眼睛瞇起來。
  「我猜完,光球,你追。」把半成品搶過來,南宮慶直接把人推出去。
  「很好,下不為例。哼!」確認方位後,雪夢羽咬牙切齒的追著其中一顆光球而去。
  目送雪夢羽離開,南宮慶一手持風神之羽,一手抱著半成的燈籠,一個旋身以風神之羽擋下帶著惡意的攻擊。
  對方明顯也沒想到這把應該只是用來飛行的利器竟然也可以當武器用,不過既然是袍級,應有的反應還是不錯的。
  「把東西交出來!」又是惡靈學院。南宮慶皺了一下眉,手上的風神之羽揮開對方的武器,隨意轉了一個方向,重新劃出一道鋒芒,攻擊之餘一併捲起狂風,雙管齊下的掀飛兩名想投機的選手。
  「疾牙。」召喚陣再開,他畢竟不是風屬性的能者,不過契約獸可以補足這個問題。
  「主子。」手中的手裡剣反身架住攻擊,疾牙彎身請示,背在背後的手不停變化著接下攻擊。
  「主防守,等風。」對於南宮慶而言,現下最重要的是趕緊結束這場預賽,至於其他人要花那無用的時間在他身上,他管不著,也不想管,反正他本就不是可以隨便拿捏的軟柿子。
  「是。」轉攻為守,蒙著面罩的疾牙讓人看不出他的表情,明明可以選擇直接將人KO出局的黑色護衛異常執著的執行命令──想搶燈籠的人頂多在空中多轉幾圈或受點輕傷,目前上無重大傷亡。

  「疾牙那笨蛋真無聊,怎麼就不像白風那樣啊?看看白風那傢伙,還知道要抓命令的小漏洞,把整到命令發揮的淋漓盡致。」場外的魏紫夜忍不住撇撇嘴,語氣中有些恨鐵不成鋼的味道。
  對於這句不曉得是對自家契約獸褒還是貶的話,東方鈺雷決定暫時當個聾子,他什麼沒聽到。
  只是他小心翼翼守護的這人,眼睛一直盯著場上另一個傢伙看,這感覺──真不爽。

  一片墨色琉璃直接飛過南宮慶的面前,這時候他不知是該感謝幽殿訓練出來的良好反射神經還是要厭惡,反正他就是一把抓住琉璃,還翻了個面看了上面的謎題,不勘孩好,一看整個火氣上升,下命令越發不知輕重起來:「疾牙,不要留手了。」
  雖然真身為疾風狼的疾牙不解為何命令從這個說一不二的主子口中改變,但良好的素養讓他不發一語的開始連下殺招。
  「無殿,好,很好。」南宮慶看向手上不斷掙扎的碎片,咬牙轉換成這個世界少有的語言,惡狠狠的將琉璃上方的圖像謎題給解出:「  。」
  琉璃是平靜了,但南宮慶卻沒收起身上暴戾的怒氣。
  一顆光球被丟入燈籠,另一隻手迅雷不及掩耳的將燈籠完成:「怎麼?還需要教嗎?你想回爐再造?」
  「風殿下,題目。」把燈龍交給雪夢羽,南宮慶稍微收斂怒意。反正他也只是泠月宮下面的"小小閣主",這種事還是給上級煩惱就好,當然,如果煩惱的是自家上級除外。
  「你都已經解決了還叫我看幹嗎?喔~這可好玩了。」勾起笑容,雪夢羽瞇起眼睛:「無殿過的很逍遙呀!哪天我們的職責和他們換一下不知道會如何?」
  場外的鏡臉色驟變。
  「不生氣?」南宮慶沒有在雪夢羽身上感受到很大的憤怒。
  「這上面的東西我們幽殿三主只是代為管理,沒有所有權不是?既然它們真正的主人都不在意了,我們在意什麼?無殿要交代的不是我們幽殿,是更上級的人呦~」衝著這句話,南宮慶周身的空氣不在那麼嗜殺。
  「那是試煉之地,不管如何我們需有應對。」
  「比賽結束後再開會討論這個。」雪夢羽一笑,止住話題。
  也不是那麼平靜嘛!南宮慶冷笑。全幽殿的人都知道,眼前的人笑的越美麗,出手越不留情。
  放出的神識帶回不錯的消息,兩人朝東北的方向前進。

  「繼續跟嗎?」看著手上未完成的燈籠,綠葉遲疑了一下。
  「先跟,確定地點在回來繼續。」暴風一下就決定好了。

  雖然空中本就沒有所謂的狹窄之說,不過在這混亂的"你追我跑"中能有這樣空的地方卻屬難得。
  「這裡。」如果僅用肉眼這裡除了兩簇飄的有些不一樣的火燭之外別無他物,不過如果是特別修練過眼力的人就可以察覺那掛在空中兩條、細而堅韌的絲線。
  在看看左右似乎曾有過人的痕跡……剛才似乎有人經過沒注意到而被割喉了。
  「那就這樣吧。」把燈籠拋掛上去,燭光一閃,雪夢羽、南宮慶離場。

  「喔喔!恭喜第一名的是一路保持領先的幽殿,不愧是傳聞中從不失手的公會;第二名是Atilantis第二代表隊、第三是Atilantis第一代表隊、接著是七陵、……共計十隊。恭喜各位進入前十名,得到競技賽入場票,下一次見面是半個月後,希望各位能帶給我們不一樣的驚喜!」

  「原本還想讓惡靈學院完全失去比賽資格,誰知他們最後搶掉一個奇雅的名額。」對此雪夢羽頗有怨言。
  「那倒是。」鳳傲雪點頭。
  「結束了?休息好了?」一直很安靜的溟此時一開口,幽殿等人同時震了一下,慢悠悠的轉過頭,驚恐的表情溢於言表。
  「風和雪需要重練,我們先回去了。」雨缀翼腳一跺,直接帶上另外三人,快閃。
  「我們還有事,先走了。」兩個人對視一眼,朝格里西亞點頭後也一起開陣離開。
  「那個……我們要先回去處理一下東西、一下、一下就好……」強裝自己沒看到魏紫夜殺人的目光,東方鈺雷拉上自己亦敵亦友的搭檔南宮慶,跑了。
  「溟……」強迫自己回頭,魏紫夜苦了一張臉。
  「全跑了?」溟淡淡的問。
  「嗯。」鬱悶。「溟,好不容易放假,可不可以……」
  「任務照發,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把一疊紙丟進傳送鎮內,不到幾秒其中一疊落入魏紫夜的手。
  她該慶幸有一群人和他同甘共苦嗎?默默在胸口畫一個十字,願創世神祝福你們,阿們。

  「不錯。」對於今天的表現格里西亞還算滿意。
  「最後一關小風有意跟我們切割,太陽你看……」西歐皺起眉頭,他隱約知道該做什麼。
  「這段期間先別和他們太過牽連,以免有誤會或什麼的。」格里西亞很快下達指令:「不過應該還是可以找"凌子越"談談,不是嗎?」燦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