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我們的第一次燈會,竟然是在意外的長期任務下欣賞的。

  別人看我們光鮮亮麗,誰知道我們連一次燈會、一次鞦韆都不曾碰過?

  在訓練中度過了雙十年頭,在任務中又過了二八年華,我們三個兜兜轉轉,終於在那次燈會首次拿起了屬於自己的燈籠。

  ──雖然當時的你不敢奢望,但既然你喜歡了,我給你又何妨?

  週遭一片霧茫茫,先行進入的兩批人在這靜謐的環境中平緩了方才激戰的激動情緒,但也不過三秒,這片寧靜不再寧靜……

  「啊……」除了雪夢羽不明所以的穩穩的站……飄在空中,剩下的人同時下墜。

  絲毫沒有感覺的墜落的盡頭,南宮慶皺眉,從懷中掏出一隻純白剛毅的羽毛,咬牙向下一揮。

  「?原來風神之羽在你手上,原本還想要不要把你救上來呢!」雪夢羽看著臨時撘檔笑的不懷好意。

  「不救?」看著腳下,南宮慶好心問一下。

  「敵人,幹麻救?」雪夢羽挑眉:「前面是他們,不對,應該說是格里西亞聰明,讓他們緊跟著我們,害我們綁手綁腳的,才讓他們漁翁得利。現在可是最後一關,已經沒差了。」

  南宮慶不語。

  週遭的"人"越來越多,雖然因為濃重的霧氣彼此都看不見,但顯然所有到達的參賽者都用自己的方法讓自己不至於失去這場"空戰"的資格。

  畢竟這一關在有人解說前都是個『?』。

  和前面幾關早已在賽前說明書上略之一二的關卡不同,這一關是實實在在、完全空白、全憑實力的關卡,就連這場可能是空戰都是靠雪夢羽這個月的預知才大略知道一些而已。

  不過既然是空戰……

  雪夢羽很不客氣的打量起南宮慶。

為什麼不是把和她較為熟捻的風雨雪派上來,而是這個傢伙?她自己本身不說,本來就在空戰上佔有絕對優勢,從小到大從來都是足不點地,雖然這是體內元素的關係,但好歹她也習慣了,只是需要裝備重了一點,拉近與地面的距離以免其他人起疑。

  但南宮慶?前面幾關的效果雪也可以做到,更別提雪本來就是她的搭檔,更是幽殿裡專攻法陣方面的人。

  幽殿裡有四個完全屬性,或者說是渾沌更不為過的人,分別是雪夢羽、鳳傲雪、魏紫夜和南宮慶。

  雪夢羽擅長咒術、鳳傲雪擅長法陣、南宮慶擅長封印;而魏紫夜特別一點,他幾乎可以說是多方涉獵,但真要說他擅長的事物,恐怕沒有人在“詛咒"這一塊贏的了她。

  南宮慶擅長的是封印、又不會飛,手拿著風神之羽不太方便攻擊,他到底是上場做什麼的?

  她知道魏紫夜有從她那拿走一點“預言"的天賦,難道是用在這上面?

  沒過多久,散開的霧氣平息了其他人的騷動。

  不過週遭到處飛散的琉璃碎片又引起另外的竊竊私語。

  身為播報官的霓裳站在中央揮舞著手:「歡迎各位參賽者來到最後一關,相信所有人都注意到四周的琉璃碎片了吧?一旦關卡開始,這些碎片將化為琉羽璃蝶,而通關的方式是:請找齊玄色的琉璃蓋;赤、橙、黃、青、藍、紫六色六面的琉璃片,以及白色的燈底。是的!各位沒聽錯!這一關要求各位參賽者做出琉璃燈籠!請注意,每片琉璃碎片上都有一道謎語,猜對了它就會乖乖的停在你手裡。記得,切勿強迫我們美麗的琉羽璃蝶喔!否則它會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碎在你面前,相信大家都不願意看到到手的資格就碎在眼前吧?好了各位,現在,準備開始囉!」

  雪夢羽煩躁的看著演前飛來飛去的琉璃羽蝶,隨手一抓,抓住一個白色的琉璃片,看著掙扎的碎片上寫的字:「黑不是,白不是,紅黃更不是;和狐狼貓狗彷彿,既非家畜,又非野獸。/詩也有,詞也有,論語上也有;對東西南北模糊,雖為短品,也是妙文。」唸出上下聯,雪夢羽吃鱉了:「這是什麼呀!!!」

  「猜謎。這是原世界清朝紀曉嵐的謎題。」南宮慶面不改色的接答。

  雪夢羽無言的看著手上安分的琉璃碎片,也知道同伴猜對了。

  「喔?原來慶的功用是猜謎呀?」風雨雪忍不住想笑,不過在東方鈺雷以下犯上的怒容下收斂了一下。

  「月,我也可以的。」替魏紫夜按摩,東方鈺雷很想怒吼。不就是那一次燈會他想的多了,慢了一步,這才讓燈籠被南宮慶拿走,討了眼前的佳人歡心嗎?

  「來不及了。」魏紫夜淡淡得一笑,也不知他意指的是哪件事。

  「雖然你呆過那個地方,但也不用這麼附庸風雅吧?」雪夢羽非常明顯的表示他的鬱卒。

  「你找,我猜。」南宮慶的耳根子微紅,但依舊面無表情。

  「呿,肯定又和月兒有關係。」雪夢羽赤裸裸的表示鄙視:「好啦,下一題。」

  「風中花,化成灰;夕陽一點已西墜/相思淚,心已碎,空聽馬蹄歸;秋思殘紅,螢火飛」

  「蘇東坡的蘇。」

  「一月復一月,兩月共一邊,上有可耕田,下有長流川,六口共一室,兩口不團圓(射一字)」

  「用。」

  「洗腎(猜名著),這誰會呀?」

  「……西遊記。」

  「千里隨身不戀家,不貪茶飯不貪花,水火刀槍都不怕,日落西山不見他。(猜一自然現象)」

  「影子。」

  「一間屋子兩邊過,五男二女齊齊坐;問為何事打起來,因為家財分未妥。」

  「算盤。」

  「粉蝶兒紛飛去了,怨情郎心已成灰。到殘年伊人難見,這陽關易去難回。」

  「鄰。」

  「……其實你擅長的不是封印,是猜謎吧?」雪夢羽無語問蒼天。

  這一大堆分解字或諧音還要各地方言要不然就是雙關是怎樣?存心要讓人過不了的嗎?

  「最後了。」南宮慶指了指上方。

  不是他指錯了,而是在場上分飛的的確沒有所謂的玄色燈蓋……只有上方看起來易碎的多面體以及裡面四處逃竄的光球。

  「這間學校果然惡趣味。」雪夢羽撇嘴。

  ……你好像沒有資格這樣說呢!──幽殿眾人

  「快點!」

  「好嘛好嘛!催什麼?」雪夢羽不耐的向前:「宴秋行,日落停,伊女垂廉立亭影/把手淨,是手動,十口掃凡心點清。  昨日盛景,今日無聲。」

  整大片的墨色琉璃只有一題,看起來就像一個大門,右邊上聯,左邊下聯,還有橫批,是個非常完整的對聯。

  「……這是什麼題目呀?」雪夢羽驚嘆。

  「還真是困難。」手上一樣已經拿到七片碎片的暴風和綠葉也站到這邊來。

  「這是地方?物品?還是人?」號稱小型移動圖書館的千東歲此時恨不得自己的腦袋像電腦一樣可以快速搜尋。

  「唉,要是可以帶上平板該有多好……」此時此刻報風不禁感嘆。

  「作弊呀?」雪夢羽瞪了希歐一眼。

  框啷!

  墨色琉璃瞬間碎裂,各片碎片朝四面八方奔去,光球也隨之四散。

  所有人立刻看向一直無語的人。

  「我給過你們先答的機會,是你們無能。」南宮慶冷笑:「答案是,二十五年前一夜消失的……

    安娜巴提克平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空谷幽蘭 的頭像
空谷幽蘭

幽殿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