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雪夢羽,我之前就想問了,為什麼你走路的時候明明沒有腳步聲,卻有鈴鐺撞擊的聲音?」當時曾為騎士之首的魔王這樣問著。

  「是指這個嗎?」雪夢羽從腰間拿下一串水晶,叮叮噹噹的,一時間眼前恍若有五彩的流光劃過:「這是我自己培養的水晶,因為太多種類了,所以我手上這一大串就是全部的其中之ㄧ,雖然我身上的確有鈴鐺,但我想這才是主因。」

  當時的魔王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前的女孩一眼,沒再答話。


  「糟!」千冬歲即時反應過來,暗罵一句後立刻轉過身來對萊恩低語幾句,萊恩點點頭將手上的水晶盤交到千冬歲手中。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襲擊者見識你的防禦。」轉動成型的大刀形成一個保護圈,萊恩護著千冬歲找著空隙朝中央前進。

  響箭一落地才知道那些傢伙憑藉的是什麼,那隻箭上綁著一顆很純淨的水晶,可以說連冰炎學長的店內最高級的水晶都比不上那顆水晶蘊含的能量,難怪可以引走那些麻煩。不過相對的價值也很高,如果是之前的漾漾在這一定會高呼敗家吧?幽殿可真是大手筆啊!

  偏偏剛才他們和其他人一樣,還想著以逸待勞而觀望,就是這樣的心態讓他們錯失了良機……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用上這麼燒錢的方法來破關,這讓千冬歲不禁佩服幽殿的人對於對手心態的拿捏。

  不過既然闖入了,那就沒有後退的選擇!

  「嘖!」南宮慶看著眼前的場地,不耐的咋舌。

  「哇!這場地……」就連雪夢羽都微微驚嘆。

  「唉呀!」綠葉無奈的刮刮臉頰,一時也不知該如何反應,臉上滿是無奈。

  「這真是……」暴風的眼神死了。

  這一關的規定是要靠風浪板朝遠方那個紅點衝去,到達後站上祭壇就可以進入下一關。

  但顯然現實沒有文字敘述的那麼好。

  「這麼風平浪靜的,怎麼過去呀?」希歐‧暴風帶著輕鬆的微笑,頗有暴風雨前的寧靜之勢。

  「疾刃。」雖然雪夢羽的強像是風屬性,但南宮慶有另外的想法。

  「嘿!這是打算先放出一個底牌嗎?」雪夢羽接下南宮慶拋過來的繩子,一下就鑑定出材質:「風符?虧你用的出來,你家小月用的可比這個好多了。」

  「我不是她。」南宮慶冷冷的道:「不要?」說著還拉拉繩子的另一端,明顯想收走。

  「沒說不要,只是覺得你夠小氣。」雪夢羽扮了個鬼臉:「這裡的關卡很沒意思。」

  「你不是月。」南宮慶的語氣有點絕:「封印能力,還嫌?」

  「嘖!就知道你們這群只聽小月的話。」雪夢羽把繩子綁到腰上:「就是這樣才無聊,哪天請他們到我們的"禁地",他們就知道甚麼叫困難、甚麼叫絕境。」

  這次南宮慶沒有回話了,只淡淡喚了一聲:「疾風?」

  「知了。」轉頭對暴風和綠葉一笑:「你們加油吧!先行一步了。冰釋千里!!」

  手上的劍一轉,往前一送,劃出一道勁風,開出一條海上冰道。

  「疾牙!」冰道上開出召喚陣,一匹通體黑的發亮的低吼一聲,咬住被兩人持住的繩子中央,沿著冰道向前直奔。

  兩塊風浪板很快消失在眼前。

  「走吧!綠葉,不能拖了。」一人踏上一塊風浪板,希歐回首看了一眼已經開始閃爍的法陣,當機立斷的使用自己的先天能力,喚出一波小浪,乘浪而走。

  「被甩開了。」看著海面上的黑點,千冬歲咬咬牙,他討厭這種萬事不在自己掌握的感覺:「萊恩,我們得加緊腳步了。」

  萊恩點點頭,收起地潤,又叫出另一把雙刀:「湘水,麻煩你了。」

  「我來操控速度,攻擊防禦交給你了,萊恩。」踏上風浪板,千冬歲抬手,丟出了兩道風符,開始了新一波的追逐。

  跟在他們身後的是各種幻獸,甚至還有奇雅學院的船艦……總之是能用上的方法都用上了。

  「糟!」希歐突然停下動作。

  「不妙。」雪夢羽臉色一變,手上的武器轉了方向──朝向海下。

  南宮慶瞇起眼睛,疾牙聽命於他,他不可能放掉手上的繩子,更不可能向雪夢羽那樣,偏偏議隻手使無法操弓的,那只好……

  「朱血之戰,腥紅之鬥,吾為汝之主,汝為吾之兵,與我簽訂契約之物,顯出汝隱在災難下的血腥面容。血燕,重現血災!」南宮慶手上的長弓轉為長戟,毫不猶豫的直刺身邊的海面。

  腥紅的血色自長戟向外蔓延。

  海下開始不耐的翻騰了起來。

  鳳傲雪驚訝的站了起來:「月兒!你家小子在做甚麼!」

  「慶有自己的想法,不會拖累風的,雪姊姊放心。」魏紫夜頭都不抬,繼續半倚在沙發上,接過身邊的人遞來的點心。

  「你在做甚麼?!」雪夢羽察覺身邊的騷動,朝南宮慶那一看差點昏倒,又叫又罵:「你以為這是出埃及記嗎?」出埃及記是把整條尼羅河給染紅,連裡面的生物都逃不了一死,但這是海呀、是海呀!!!血味除了引怪外還能做甚麼?

  「看著,別吵。」衝著南宮慶這句話,雪夢羽不介意當一下乖寶寶安靜一會。其實他剛才也只是喊喊,他正愁無聊呢!有東西上門來增加樂趣他何樂而不為?

  「血,凝!去!」一連三道言咒,長戟旁的腥紅化為紅球,朝身後的一隻隊伍快速漂去。

  一波大浪隨之打來,被雪夢羽擋下來,等他們穩下風浪板,身後的隊伍已經陷入第一波苦戰。

  「所以那是剛才想攻擊我們的東西?」往回看,雪夢羽有些汗顏。並不是說那東西有多稀奇啦!──他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東西都見過了──而是他怎麼不知道大海裡有鱷魚這東西??難道是他太久沒接進大海了嗎?連這樣的資訊都沒有。

  「不只。」南宮慶的武器還在海中,但他還是用眼神示意雪夢羽看向其他地方。

  無法理解南宮慶的話,用看的總可以了吧?真不知道小月是怎麼和這傢伙溝通的。

  雪夢羽帶著一絲無奈從腰包掏出望遠鏡,回頭看向其他十二組(不包括暴風他們),看向南宮慶的時候露出一點興趣:「看不出來,小月把你教的好嘛!武器優勢,是嗎?」

  剛才這樣掃過去,幾乎每一隊都會對上一到二之麻煩的海中生物,有些甚至是種族的王者等級,而月是兇暴的生物越會被些血味給吸引,雪夢羽剛才還看到有一組挺倒楣的,旁邊繞著的是三隻鯊魚王,他都想替那些倒楣鬼默哀了……

  才怪!

  「太輕了、太輕了!應該要更好玩一點呀!我自己都沒玩到,其他人要當娛樂也要敬業一點……啊!對!那邊、哀喲!怎麼只讓他受那一點傷呢!真是太沒用了……」耳邊聽著雪夢羽的報怨,南宮慶不動聲色的又將距離悄悄的和其他人拉遠了。

  「算了,快走吧!」聽到雪夢羽總算不無聊了,南宮慶吹了聲口哨,隨著這個暗號,疾牙的動作也不含糊的加快的速度。

  「嘖嘖,主神在上,這真是……」雪夢羽的眼中閃著一絲光芒。

  「我的天呀!」

  「暴風穩住!!」緊接著是暴風和綠葉手忙腳亂的停下。

  誰來說說,為什麼會有一隻豬婆龍盤踞在通關的祭壇上呢?

  雪夢羽的笑容中漸漸滲上了殘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