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溟,我告訴你喔!昨天我替慶找到了他適合的武器了!」只有九歲的女孩遠遠的衝了過來,拉著溟的衣袖擺呀擺的。

  「難為他跟了你那麼久,終於有幻武了?」楊赭溟笑著摸摸眼前不到他身高一半的女孩的頭。

  「誰讓其他人都不告訴我幻武的所在地。」年幼的女孩嘟起嘴巴:「還是他最好了,什麼都會告訴我。」

  「這話可是不能說的喔,小月。」輕輕戳了女孩的臉頰一下,女孩立刻就笑開了。

  「知道。那我們去幫慶一起慶祝吧!慶祝他得到屬於他的幻武!」

  千冬歲好不容易爬上塔頂,印入眼中的就是周遭滿滿吊在浮空球上的水晶。

  綠葉學長在沒有轉換型態的情況下必須連發三箭才能擊落一顆水晶。

  至於最先到的那位幽殿的代表選手卻令人摸不著頭緒了。

  南宮慶一口氣架上三支箭,分別射向不同的方向,暗紅的箭穿過繩結,卻沒有射落,彷彿只是標記罷了。

  對此千冬歲毫無掩飾的表現出不屑,他有自己的方法。在箭的尾端綁上爆符,計算風速以及爆炸的時間後,他以第一枚水晶做為實驗。

  這樣的方法倒是有效,連發兩箭便可打下一顆水晶,已經算不錯了。

  「你說幽殿的人搞不搞笑?竟然用這種方法。」雅昕的臉上不掩嘲諷,轉頭尋求冰炎的認可。

  對此冰炎只是皺了下眉頭,也不同意也不反駁。

  「真是糟糕。」凌子越開始感到困擾了:「照南宮慶的速度,等到其他人開始轉向他的目標的時候,他早就標記了至少2/3的水晶,除非我們打下最大顆的特殊水晶,否則沒有贏面。」

  這話可是和雅昕的看法背道而馳。

  所有人立刻向他。

  「為什麼?」喵喵歪頭問道。

  「因為南宮慶的武器,是特殊兵器。」

  南宮慶不是沒有感覺到身後越來越多的輕視,但他手上的動作一點也不含糊,拉弓、放箭,大半的繩節幾乎都有了暗紅的箭。

  其他人或彎弓射箭,或飛刀暗器,每個人都打下了一定數量的水晶,除了惡靈學院的人偶爾挑釁的打落幾顆被標記的水晶外,暗紅的箭佔據了極大的面積。

  綠葉又發出三箭,呼出一口氣,有些意外的看著南宮慶,眼中有些許的不解和擔憂。

  眼前一大片的水晶幾乎被標上暗紅的箭矢,除了最大的特殊水晶外,就只剩最後一顆了,難道幽殿的代表一點也不擔心嗎?

  千冬歲一點也沒有綠葉煩惱,那名幽殿的代表已經停下手,似乎在等待著什麼,而標記外的最後一顆水晶已經被他打落了,那麼……

  南宮慶自然的垂下手上的血燕,眼角把其他人的收入眼中。這些人,怎麼那麼天真呢?

  心中的冷笑沒有表現出來,南宮慶在千冬歲舉起弓,絲毫不知道客氣的發出綁著爆符的箭後,台起手,輕巧的彈了一下手指。

  「咻!」「咻!」「咻!」「咻!」……水晶掉落的聲音絡繹不絕。

  「這……到底是?」這樣的突然轉變就是綠葉也茫然了。

  「太太太讓人驚訝了!幽殿的慶大人一口氣翻轉全盤得分,以黑馬之姿直接躍上第一!」霓裳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

  「喲!你家的不錯嘛!虧得剛才還擔心了一下。」鳳傲雪半躺在貴妃椅上,朝魏紫夜打趣。

  「少來了,你剛才可是一絲擔心也無,怎麼?覺得光靠風姊姊一人即可?」魏紫夜斜靠在休息室的沙發上,接過旁邊的人遞來的飲料,眼中滿是戲謔。

  「你這傢伙嘴巴也挺利的,這樣說我?」鳳傲雪也沒有一絲的不悅,反正,他們本就是打打鬧鬧出來的情誼。

  「誰敢說雪姊姊?」魏紫夜搖晃一下手中的杯子,輕笑:「接下來可是重頭戲呢,別錯過了。」

方才南宮慶一直壓抑著,所以其他人才沒注意到;現在塔頂的競爭進入最後的階段,其他人總算有餘力觀察他的兵器了。

  「你、你、你……那那那個……」一名亞里斯的選手指著南宮慶,口裡的話語因著驚訝被打散了。

  「血災兵器……」千冬歲忍不住自語喃喃,看向南宮慶的眼神整個都變了。

  不是血腥兵器也不是災難兵器,血災兵器,世上僅有一把,傳聞從無人收服,是一把從裏到外都由血浸染的兵器。傳聞血災兵器現世,天地血光哀號;傳聞、傳聞,畢竟是傳聞,誰也沒真正的見過,誰知今天竟然因為一把血災兵器翻轉全盤?

  「也許秋籬蛛的絲很堅韌,但還沒有"血"蛀蝕不了的東西,再加上千冬歲爆符引發的空氣震盪,殘弱的絲線和箭頭一磨擦,立馬見真章。心思果然細膩。」凌子越摩挲著下巴,輕輕瞇起眼睛:「不愧是南宮慶,不愧是血燕。」

「最後一顆了。」艾爾梅瑞深吸一口氣:「棘葉之道、堅韌之心,我是你的主人,你聽從我之命。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展現你隱藏藤葉之後的刺芽面容。米斯特汀,重現碧刃。」

  「血燕。」南宮慶將弓拉到極致,灌入不少的力量。

  幾乎所有人都是蓄勢待發,只等有人打出先鋒。

  南宮慶率先射出一箭,其他參賽者立刻不落人後的先後發出攻擊,唯恐失了先機──除了綠葉。

  艾爾梅瑞不解的看著眼前這個射出第一箭後就轉身來制止他放出攻擊的人,心裏千思百轉,恨不得他有格里西亞一半的腦袋,什麼陰謀詭計通通都沒有問題──雖然幽殿也沒什麼陰謀詭計。

  原本他也是存著和其他人一樣想著血災兵器的勢,拚看看能不能打下這顆被秋籬蛛絲纏繞的水晶,可是動作突然被制止,任誰心情都不好。更何況這個人的眼睛根本不在自己身上。

  「動手。」南宮慶突然鬆手,綠葉滿弓的箭矢立刻飛了出去。

  「噹!」「咻!」

  最後一顆水晶落下,不得不說綠葉很吃驚,他還以為……看來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身為水晶的擊落者,移動陣首先開在他的腳下。

  南宮慶冷冷的笑看其他人爭先恐後的搶入移動陣,選了一條不一樣的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