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各位觀眾開始期待吧!這次的預賽和往常不同,分作四大區域──分別為高塔攻防區、雨林障礙區、水上奔馳區和最後的空中競技區。各隊派出的人必須一一通過每個區域,依據速度和受傷程度以及高塔的水晶搶奪數來計算得分。所有參賽者將在鐘聲響起的時候被傳送到第一區域,分做兩組,一組為攻塔組,一組為搶奪組。攻塔組必須先想辦法打開高塔大門,並奔上高塔頂端,其中有各式各樣大會精心製作的陷阱等著各位;搶奪組此刻變須找到鑲嵌在塔上各處的十四塊水晶盤,因為共有十七隻參賽隊伍,可是只有十四個水晶盤,所以這場搶奪賽便是各憑本事,當然,你也可以選擇搶下別人手中的水晶盤。而攻塔組到達頂樓後這個區域競賽便進入第二階段,大家請看影像!在高塔週遭圍繞著為數眾多的水晶,由秋籬蛛精的絲線綁著,吊在浮空球的下方。秋籬蛛精的絲雖然比不過天蠶兇獸的絲堅韌,但要砍斷絲線讓水晶落下也要煞費苦心;而底下則必須以搶到的水晶盤接下掉落的水晶,如若水晶落地則以最近者為基準扣分……請注意!這時的水晶搶奪戰依舊繼續,請各位再搶奪水晶時也同樣注意手上的水晶盤是否依然在手喔!最後!當上方由秋籬蛛精的絲織成的網子所保護的特殊水晶被擊落,塔頂將出現傳送各位到塔下的法陣,奔入第二區域。」

  「喂,你,」雪夢羽朝南宮慶比了比上方:「你負責攻塔吧!我的武器多變,在下方比較能發揮。」

  「知道了。」南宮慶點頭。

  「現在,比賽開始!」

  「夏綠蒂。」雪夢羽沒有遲疑,一進入移動陣立刻換出自己的武器──風屬性的綠紋銀白劍。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競爭者見識你的無上。」南宮慶也不惶多讓,血色的精緻長弓握在手上。

  一進入區域,雪夢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手上劍鋒一轉,刺入塔牆,一個使勁,第一塊水晶盤入手。

  「這這這…這真是太令人驚訝了,開場不到一分鐘,幽殿立刻已驚人之姿奪下第一個分數!」就是霓裳也傻眼了,這速度也太驚人了。

  南宮慶對於其他人的驚訝完全沒放在眼裡,趁著其他人目瞪口呆之際,手上的弓用一種完全不是一名弓箭手該做的暴力動作,舉弓往塔門的鎖敲下去,完全不管這樣的動作是否會傷害到武器。

  『鏘!』隨著響亮的聲音落下,玄鐵鎖也跟著掉落。

  南宮慶一個旋身踢開大門,悶聲一個勁的往上衝。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競賽者見識你的能力。」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阻撓者見識你的突破!』

  第二批反應的是格里西亞的隊伍,綠葉和暴風先後叫出自己的兵器,一個跟在南宮慶身後追逐,另一個則是開始尋覓自己的"參賽資格"。

  前後不過幾秒,很快其他參賽者也跟進,比賽正式分做兩批進行。

  『嘰……』聽到這個聲音,千冬歲的臉瞬間綠了。

  該死的,為什麼早不來晚不到,偏偏是這時候觸發機關?

  「真是糟糕,機關被開啟了。」綠葉苦笑一聲,立刻從"好人"變身為"好恐怖的人",專心一致的在追隨前方身影,以及隨時準備擊落暗發的各式詭異機關。

  拉弓、射箭,千冬歲咬著牙,手上的破界弓和塔外的破界刀產生共鳴,配合著符紙和咒術打爆突然開出血盆大口從各方襲擊他的食人花。

  後方的參賽者也紛紛拿出武器,或拋出符咒、或用咒語或乾脆射出飛刀、弓箭之類的,保護自己並破壞機關。

  『咻咻咻!』在所有人漸入佳境之際,三支箭以非常刁鑽的角度射向南宮慶的三個死角。

  不自量力!南宮慶危險的瞇起眼睛,藉著扶手的勢,縱身一躍,整個身體以一種特別的角度閃避那三支看似無解、須有所犧牲的箭陣。

  這一躍又讓他跳上了大半層階梯,拉開了他和後方的距離。

  千冬歲咬牙切齒。為了這一發奇襲,他被一隻短箭射中左肩,沒讓對方的動作有所停頓,自己的動作卻因為受傷而放慢,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艾爾梅瑞從頭到尾看在眼裡,對於千冬歲這種挑釁到極致的行為內心感到不取。但他一進入"好恐怖的人"的型態,自不會多言,只要完全執行他們的太陽所交待的攻略方法──不求第一,但求緊追。

  果然跟在南宮慶的身後,事半功倍,上方已經隱隱透出亮光。

  雪夢羽勾起一抹迷人的笑容,左手夾著水晶盤,另一手將手上的迴旋雙刃轉了一圈,擋下妄想不勞而獲而朝她耍小動作的兩名惡靈學院的學生。

  就在搶下水晶盤落地後雪夢羽就解開自家武器的束縛,一下換到第四型態,左手拿著不能放入空間的水晶盤,嚴陣以待。

  身為第一個就是有這種麻煩,所以她才想呆在休息室看熱鬧。

  幽殿的忠旨讓他不能隨意的將第一名拱手相讓,既然有人這麼不識趣,那麼就不用太客氣了!反正"惡靈學院"的名聲本來就不是很好,在這裡被刷下來搞不好大快人心呢!

  雪夢羽朝眼前兩人媚惑一笑,手上刀峰一轉,狠狠的彈飛一黑一紫的袍級。

  「夏綠蒂,解除風之束縛,風令行止!」週遭的人同時吞了一口口水,雖然他們一直看不出這位幽殿的疾刃之風手上的是什麼武器,但那把武器現在明顯進入了第二階段,之前那樣沉靜的氣息不再,連身旁的空氣都彷彿有粒子在震動,好像下一秒自己就會無聲無息的身首分家。

  這把武器明明不是任何幻武兵器,卻有著比王族兵器更震懾的氣勢。

  「還來嗎?」雪夢羽笑的如罌粟花一樣美麗,但無論是誰都知道,一旦踏入,那便萬劫不復。

  現在十四片水晶盤已經被敲下,根本已經進入保護和搶奪的階段,但經過剛才那警告,所有人紛紛把目標放到其他已經有水晶盤的人身上。

  開玩笑,就算這所學校不會死人,但現在可是關乎自家學校的參賽資格,死了,資格就沒了,就算對眼前的"罌粟花"在怎麼咬牙切齒,也沒有人要上前去挑叛。

  這種感覺希歐尤為甚,前世就和雪夢羽認識的他恨不得咬下雪夢羽。

  囂張!你囂張什麼勁的!我的水晶盤被搶了你是在挑釁我就是了嗎?蛤?

  當下希歐悲憤了。

  不過古話有云,所謂化悲憤為力量,既然不能找眼前笑的美麗,笑的嫵媚的"女孩"算帳,那其他人他可就不怕了。

  於是那位前面幾分鐘從希歐手上拼死拼活搶下一塊水晶盤的奇雅選手就悲劇了,直至復活後依然對於被攔腰踢斷的事情感到恐懼。

  一直在看別人狗咬狗的雪夢羽突然眼神一凜,旋身飛躍,以一種高姿態在空中翻了一圈,落地時手上不只是水晶盤,更重要的是,穩穩躺在水晶盤上的那第一顆水晶。

  「喔喔!第一顆水晶已經從上方落下,第一區域的競賽進入白熱化的第二階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空谷幽蘭 的頭像
空谷幽蘭

幽殿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