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凌子越想的不錯,冰炎完全沒有拒絕的意思。

  只是喵喵帶來這個消息的時候欲言又止。

  「怎麼了?」來到這裡已經一段時間了,凌子越很快的察覺友人的不對勁。但他心情已經越來越差了,沒有那種心思猜來猜去,索性直接問了。

  「學長他們想看你和祭祀少主的實力,下午三點第一擂台。」喵喵無奈的轉達。

  「知道了。」第一次,喵喵在凌子越的眼中看見厭煩。

  「喔?你還真的來了?」千冬歲挑眉。

  凌子越淡淡的掃了他一眼,低下頭去摸著自己的佩劍。

  「月,」艾洛原本要上前的身軀頓了一下,又驚又疑的看了水藍的佩劍一眼,才接下去問:「為什麼是找上我們?」

  「有需要。」凌子越閉了閉眼,壓下心中那鼓躁動。

  「老師要你小心一點,讓我們全力配合你。」艾洛苦笑著給凌子越打了眼色。

  「那就謝過了。」凌子越不急不緩的作揖。

  「都到了。」堅定的疑問句,凌子越抬頭看了冰炎一眼,又低頭欣賞起自己的佩劍。

  「冰炎殿下。」

  「冰炎學長!」

  「學長!」

  除了漠然不語的凌子越外,眾人反應不同。

  「今天只是試驗個人實力。」冰炎眼睛掃向凌子越,很快又收起打量的眼神:「目前不熟悉的只有黎明‧初‧祭祀和凌子越。」

  「兩位,請。」推了推眼鏡,千冬歲勾起了幸災樂禍的笑容。

  翻身上了演武台,凌子越從腰間抽出藍紋冰劍:「雖然早知道結局,但還是得過過場子吧?祭祀少主,請。」

  黎明‧初‧祭祀雙眼一縮,心下了然幾分。

  「請多多指教。」凌明向前一步,在眾人驚訝的眼光中雙刀遂不即防的攻向凌子越。

  ……還沒喊開始耶?

  凌子越淡淡的露出一種……棋逢對手的笑容?

  「果然聞名不如見面。」

  凌子越的動作不慢,只見他一把扯下自己的劍鞘,絲毫不費力的擋住雙刀,持劍的右手毫不留情的斜砍向陪練的對手。

  黎明早在上次的戰鬥中學了教訓,沒有戀戰,急急忙忙的退出攻擊圈。

  但他的眼睛瞄到了劍鞘上的標誌,眼中有些動搖。

  只是料是他也沒想到對方不止出了一招,還留了後手。

  「爆!」一顆水屬性的魔法彈瞬間爆破於黎明的右肩。

  「防禦!」畢竟是創世的人,對戰經驗不可謂不豐富,黎明眼見躲不了,索性不躲了,一句言靈就擋下了這記攻擊。

  他此時只慶幸祭祀一族還有著"神之祝福",他偶爾用一兩句言靈是不會被發現的。

  「冰綾破雲!」凌子越手上的劍轉了個方向,一朝氣勢偉宏的劍招立刻襲向黎明。

  原本黎明自恃著言靈築起的壁壘一時半刻不會被破去,卻再下一秒被逼的逃離原位。

  他的臨時防禦被破開了!而且還是直接刺穿、一路殺進來的方式!

  「該死的。」黎明顧不得自己的形象忍不住咒罵了一聲,棄守為攻,以一把刀架住攻擊為代價欺近凌子越的身邊,凌厲的刀勢就要向下。

  「狂浪暴雨!行雲流水!」凌子越眼睛眨也不眨,以一種不可侵犯之姿,一招震開雙刀,再用一招身體瞬間來到黎明的身後,眼看就要得手,黎明沉不住氣了。

  「汝為創世之兵,萬物之始,迎接萬化之甦醒。虛虛實實、假假真真,初始之武,再現真理!」

  要不是時機不對,凌子越都要吹聲口哨了。

  他竟然逼的這位創世神使拿出幻武兵器的第二型態,他還真想給自己拍拍手……

  可惜他目前是對方的敵手,可不是讓自己這樣欽佩的好時機。

  所以他還是沒有打斷對方轉換兵器型態,退到一邊去再行思考。剛才是不是逼太緊了呢?不過……凌子越眼神流露出一些不安,他畢竟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對於這種兵器的了解也不多,對方更是還沒用上全力,也許剛才看起來好像是他佔優勢,實或不然,除非他也把手上的劍解封,否則諒是他也沒有真正的贏面。

  「真糟糕。」凌子越苦笑了,早知到方才就該點到為止。

  但就算是這樣,他的驕傲也不容他失敗!

  「沒辦法了。」凌子越露出一抹無辜的笑。這可怪不了他喔!

  「冰封天下!」在黎明持著兩把長刀衝到自己面前時,凌子越手上的劍猛的爆出炫目的光。

  等到光芒一過,黎明想死的心都有了。

  為啥為啥啊!他都破例解開第二階段了,為什麼他連第一招都只使出半招就便這樣?!!!

  不為什麼,只是現在整個場地都凍結成冰,黎明的雙腳更是直接凍在地上無法動彈。

  黎明‧初‧祭祀發誓,這是他從"出生"到現在為止最丟臉的一次。

  「你、你到底是誰?」黎明剛喊完立刻就後悔了。

  「怎麼?懷疑我?那你們一開始就不該找我組隊。」凌子越周身的氣息轉變,和之前的感覺不同──之前的他像是有意無意的故意和他們唱反調,這時的他,卻是一種聖潔不可侮蔑的感覺──但卻讓人有些違和感:「我以為你看到我劍上的標誌應該會了解我來自哪。」

  「失禮了。我認輸,並道歉,我承認我剛才小家子氣了,不該耍這種小心思。」黎明低下頭收起武器。

  「哼!」凌子越不知想到什麼,硬是將兩人推上對立的情面:「沒人規定你道歉我就要接受。你不犯我,我不犯你。」

  「你!」黎明不是笨蛋,演戲誰不會?「你就不要有被我抓到把柄的一天,最好別把你的劍折了。」

  「永遠不會有那一天,我不是背叛誓約的人,不勞你費心。」帶著一抹嘲弄,凌子越從側面證實了黎明的猜測。

  「你們都合格了。」冰炎一直當著旁觀者,此時突然插話:「我不管你們小打小鬧,但不要破壞團隊,否則我不介意直接把你們眾在這裡。」

  黎明和凌子越的反應此時倒是一致:「哼!」

  反正他們現在互看不順眼,你冰炎又能怎樣?

  「艾洛,替我像你的老師們問好。」丟下這句話,凌子越穿過其他人逕自離開,完全不管雅昕在後面的冷潮熱諷、黎明那探究的眼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空谷幽蘭 的頭像
空谷幽蘭

幽殿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