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我就知道你在這裡。」靜謐的畫室突然響起聲音,楊赭溟撫摸著油畫的手頓了一下,無奈的笑了笑。

  能如此光冕堂煌來到這裡的也只有這個小女孩了,他怎麼還這麼疑神疑鬼的呢?

  「怎麼來了?事情忙完了?」就算看不見,溟依然可以想像的到月兒臉黑掉的樣子。

  「怎麼可能忙完了呀!」魏紫夜嘟嘴抱怨,拉過一張椅子坐到溟的身邊:「我可是把事情先推到一旁,過來和你說說話的。」

  「是嗎?是先把事情推給那兩個小傢伙做吧?」只要一碰上月兒的事,溟總是會忍不住彎起嘴角。

  「哎喲,別這麼說嘛!他們也是自願的啊!」魏紫夜是知道這幅畫的秘密的:「你……也放不下嗎?」

  伸手把畫上的布蓋下來,溟轉身面對魏紫夜:「有什麼事嗎?」

  就算明知道明是故意轉移話題,魏紫夜也沒戳破。

  「大會競技賽的事你知道吧?」魏紫夜看著蓋上白布的畫,即使隔著白布,他依然知道布下畫是什麼:「為了暗神之花,我們幽殿可以說是搭上了。」

  「不管怎樣,暗神之花必須回收。」否則他們也不會咬牙答應無殿的要求了。

  「時間是下個月,因為我們的加入,規定有所改變。由原來的搭檔加後捕,改成一隊十人,特加醫療班一人,也就是說標準隊伍就是格里哥哥那隊。」魏紫夜想了想,舉了一個例子。格里西亞那隊如果把奇克斯哥哥算做醫療班,剛好十一人。

  「我們隊有誰?」溟皺眉。

  「除了我們月冥二使和風雪雙剎,我和風跟雪各帶上兩人,湊齊十人。」魏紫夜似想到什麼,嘴角不住上揚:「原本打算多一人,不過因為不公平所以就算了,反正我和雪的醫術也不惶多讓。」

  就算是用聽的溟也彷彿能看到魏紫夜那驕傲的神色。

  「嗯。」

  夜色如墨,如非是皎潔的月亮徘迴上空,凌子越一定會以為這地方只有烏黑一片。

  「鬼屋嗎?還真是形象。」勾起笑容,凌子越無視整間黑館緊盯著新住戶的目光,來到四樓,站在"自己"的房間前。

  「你怎麼會在這裡!?」這樣的驚呼已經提不起凌子越的興趣了。

  淡漠的看向在隔壁房門口的冰炎和雅昕,凌子越直接掏出鑰匙轉開門鎖。

  「為什麼賽塔會把那個鑰匙給你?」冰炎皺起眉頭。那間房的鑰匙雅昕要了很多次,賽塔可是都婉拒了。無奈之下雅昕是住在他對面的。

  「他樂意。」開了門卻沒走進去,凌子越突然很想聽一聽這對情侶想對他說什麼。

  「喂!我和你換房間。」對於這樣頤指氣使的大小姐凌子越只是挑了一下眉,感到有些失望。還以為她有什麼能耐呢!結果還比不上資料上的結果。

  「不換。」冷笑。怎麼能換呢?他可是花了許多精力才讓賽塔鬆口的呢。

  「你憑什麼……唔,亞?」正要撒潑的雅昕立刻受到冰炎的制止。

  「賽塔不會無緣無故你那間房間的鑰匙,黑藤館多的是房間,要不然還有紫荊館、白蔓館。」冰炎緊盯凌子越,深怕錯過他的一絲表情。

  「如果我說,我認識褚冥漾呢?」凌子越很滿意的看到冰炎和雅昕兩人同時的驚愕。

  真是脆弱呀!如此簡單的一句話,就可以打碎他們的面具。

  沒再多說什麼,凌子越冷哼一聲進入他要暫住在Altilantis的房間。

  不過,就算他剛才的心思都在和冰炎兩人鬥法上,同樣沒漏聽當他轉開房門時那驟然斷去的電視聲。

  ……誰在這間房間看電視?還做的如此欲蓋彌彰?

  凌子越無言的看著一隻藍色蜘蛛大搖大擺的晃過他的面前。

  他發誓,他這輩子,就算是面對前一個世界的主子、和冰炎等人互鬥,也絕對沒有這麼想失控過。

  「雖然早聞重柳族的存在,但我可沒聽過蜘蛛會看電視呀!」就算對方隱藏的很好,但他一踏進房間立刻感覺到時間的力量。他比較無奈的是,他剛剛聽到的好像是……卡通?

  不要問他一個外世界來的人怎麼知道卡通,他就是知道怎樣?來咬他呀!

  「你是誰?為何踏足於此?你身上的力量並非這個世界的。」凌子越的額角抽了抽。全身包緊緊是怎樣?他不會熱嗎?還是重柳一族的裝扮都是這樣?那他真要懷疑重柳一族的本族發源地是在沙漠或北極了。

  「你在這等他也沒用,他又不會回到這裡。」凌子越皺緊了眉頭。他不是沒有聽過眼前這位,只是沒想到他會在這裡……還以為溟"死"後他監視的工作也告一段落,應該回到他的本族去交差了。而他出現在這間房間的原因不言而喻,所以凌子越一下就直奔主題。

  「……他不是兇手。」沉默了好一會,站在凌子越面前的重柳族突然開口。

  「就算我們知道又怎樣?只要公會死咬著,他就永無寧日──即使雷瑟他們根本沒死。」雙手環胸,凌子越乾脆攤開來說:「他現在不好,但沒被追殺到都是最好的了。」

  「我可以作證。」對面的重柳族像是下定了怎樣的決心。

  「得了吧!你以為我們手上沒證據?我們只是在等一個完全扳倒加害人的機會。」只要一想到溟現在的樣子,凌子越嘴角忍不住譏諷:「反正這間房間夠大,你要呆在這我也沒差,至於你在這見不見的到他完全得靠運氣了。」

  凌子越從不知逛街也是一件苦差事。這大邸和他之前的身分有關。

  但那不是重點!!

  他現在正和喵喵在購買一些必備品。

  他的手上空空,但光看喵喵狂掃著商品,他就有種"很重"的感覺。

  喵喵不是沒問過他問什麼不買,但他的回答差點讓喵喵和他吵了起來。

  「這些東西還不夠好,如果我想要,我可以拿到更好的。」

  聽聽,有沒有?囂張的!

  但現在他有更頭痛的事。

  喵喵很活潑外向,外家愛替人做決定。這是凌子越很早就聽過的事。

  但當這件事落在自己身上時就沒這麼好玩了。

  「越越有沒有打算參加競技賽?」正在挑選適當水晶的喵喵突然轉過來,天外飛來一筆。

  凌子越動作頓了一下,競技賽?「沒有。我一向只認任務,沒任務就沒必要。」

  「欸?可是喵喵想替越越報名耶!」拜託你不要來亂好嗎?凌子越臉上掉下黑線,雖然因為面具的關係看不到他現在的表情,但他已經可以想見溟當初的感想了。

  「不用了。我比較好奇是哪兩隊而已。」

  「喔!第二代表隊是格里西亞哥哥他們十一人,因為堂哥是用醫療班的身分跟隊的所以下場機率應該是很低。」一提到這喵喵就來勁:「然後第一代表隊尚未敲定,喵喵是醫療班的隨隊,其他人還有千冬歲、萊恩、莉莉亞、黎明‧初‧祭祀和冰炎學長及那個女人。」

  凌子越的表情奇怪了起來:「祭祀一族的少主?」

  「對呀!聽說是他自己請纓出戰的。越越也來嘛!不然喵喵也不知道要和誰說話,漾漾又不在……」喵喵抱著裝好水晶的籃子回答,原先的笑容落寞了起來。

  「我參賽可以,但我要指定剩下的名額。」瞥了一眼手環,凌子越改口:「去和你們隊長說,不用派你當說客,要我參賽,剩下的名額給他們三個。」一張金色的卡片遞到喵喵面前。

  原先的七人再加上他和手上的三個名單,這支隊伍剛好湊足人數。

  而他也自信冰炎不會反對,因為那三個人冰炎同樣不陌生。

  名單分別為:艾洛、珍萼以及……修伊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