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太陽,再過不久就要開學了,小月一直沒有回來真的沒關係嗎?」

  「能有甚麼關係?就算有甚麼關係那小傢伙也會把它變成沒關係,放一百個心吧!」

  「雅昕,你幹嘛這麼執著?」連續被雅欣用各種理由拖到各式各樣的地方,本來脾氣就不太好的冰炎直接甩開雅昕的手,一雙紅眼凌厲的令人發顫。

  「亞!這可是一個大機會!只要我們成神了,那我們就可以擁有更成的生命、更強大的力量。」雅昕和冰炎雙眼一對視,心下一個噔喀,臉上是一如既往的溫雅微笑,伸手挽住冰炎的手臂。

  「我們是精靈一族,本就擁有只略低於神的壽命。」冰炎冷笑,看著雅昕的眸中有著一絲不滿。

  「但……如果我們有了更強大的力量,不就可以解決族內的難題了嗎?」雅昕不動聲色的一語戳向冰炎的軟肋,挽著冰炎的手不安的緊了緊。

  這次冰炎沒有揮開她的手,瞇起的紅眸似乎正在思考著甚麼。

  這是尚未公開、也公開不得的事。

  從三年前起,冰之牙和焰之谷的族人除了先天能力之外,所有的能力都漸漸被封鎖。

  除了他和雅昕。

  原因,還未查到。

  這件事,絕對不能透露出去,兩族的敵人不多,卻也不算少,如果這事走漏了風聲,那兩大族的下場……

  他不敢想像。

  這可不是六百年前戰靈天使滅族可相比的。

  有時他會想,他和雅昕不在能力被封鎖的行列,是幸還是不幸?也許是幸的,但族人看他們兩人的眼神……

  雅昕見冰炎表情鬆動,眼中一閃,再接再厲道:「而且,這次我確定真的能見到主神,我們一定可以解決族內的問題。」

  冰炎不置可否。

(九天之上)

  「早知道就應該叫那兩個留下來。」還沒進到內殿,兩名精靈就聽到抱怨聲:「留下這麼多麻煩下來,拍拍屁股就走了。」

  「殿下別埋怨了,趕快把手上這批結束吧……」苦澀的聲音中又帶著幾分無奈。

  領侍引導兩位至內殿廳口便無聲的行禮離開,徒留兩人站在大廳門前欣賞著端莊的建築。

  不得不說,主神殿是個東方氣息十足的殿宇,氣宇軒宏,連柱子上的雕刻都別出心裁,根根自有特色。

  前方佇立著一大面黑色刺繡的屏風,金色的鳳凰展翅翱翔於銀色的薔葳上,柔和的月亮仿真的如同散發出光芒一般。

  透過屏風隱隱約約知道後面坐著三個人,在靜謐的大廳裡唰唰唰的動筆不絕於耳。

  「請問……」就算是平時刁蠻的雅昕也知道不可在主神殿內放肆,語氣中帶著幾分慎重與期待。

  「為什麼會有不相干的人進來?」左前方的屏幕後傳來不耐煩的聲音,那話語中的冷意比冰炎大範圍的冰風暴更為強烈。

  「慶,來者是客,哪怕是不請自來之客。」明明是清脆的女聲,但其中的隱含的力量卻足顯主人的不悅。筆聲停了下來。

  「是。」左右齊聲應答。

  「事實上本宮並不歡迎爾等之輩,來自承受神恩的種族。」清脆的聲音再度響起:「長期蒙恩的族類早已忘懷神之恩惠,習之如呼吸,仗著神恩欺侮吾等之神使。」聲音頓了下:「本宮只是不解,吾明明早已下令,非我所記號之人不得見我,為何汝等可以進入此廳?」

  雅昕一腔熱血被冷水波熄。並不歡迎……他們不受歡迎……

  冰炎的神色倒是平靜,低著頭不知在思索什麼。一股力量壟罩到他身上,沒多久力量便被收回。

  「原來是你,艾斯法爾。」清脆的聲音帶著一絲自嘲:「本宮早該想到的。」

  聽到那個名字,冰炎的瞳孔猛然收縮。

  「汝等所為何來本宮自知。得罪了創世之神使豈可如此簡易放過?」

  一道靈光閃過,冰炎似乎抓到了什麼。

  「只要創世神使的一句話,便可決定汝等的命運。」

  「本宮言盡於此了。我們會再見面的,艾斯法爾,既然我已經認出你來了,那麼我們來玩一個遊戲吧!當我們再見面時,如果你能一眼認出我,那我便答應你一個條件;如果你沒認出來,那麼就準備承受我所準備獻上的大禮吧!到時,可不像我們初見面時那麼簡單了。」

  「等……」冰炎還來不及反應,兩人便感到身體迅速的墜落,本能的保護起自己。

  「你……到底是什麼身分?」冰炎茫然了。

  「早安。」開學前一天,格里西亞等人終於見到凌子越下樓了。

  「早安。」「早。」「辛苦了,昨晚有睡好吧?」招呼聲此起彼落。

  「謝謝。」凌子越淡淡的對端來早餐的亞戴爾點頭。

  「嗯、不謝。」亞戴爾頓了一下。

  「真難得,你在家裡竟然沒有拿下面具。」格里西亞上下審視著凌子越,像是在檢查這個人是否被掉包了一樣。

  「……嗯,一時間忘記了。」凌子越的動作頓了一下,停下進食的動作,慢條斯里的摘下面具,隨手擱置在桌上,安靜的繼續他的吃飯大業。

  「要開學了,小月妳有什麼計畫?」希歐拿著托盤直接移動到凌子越的座位旁。

  「……我要住校。黑館。」像是在思考著什麼,此時的凌子越雙眼失焦。

  「為何?你和我們住的時候也沒出什麼差池不是嗎?」一種怪異的感覺襲上心頭,格里西亞很快的把那種感覺甩開。

  「有需要。」凌子越意識收攏,這才正常的回答問題:「我的事情還沒忙完,不過學校方面你們也不用擔心,我自有辦法。住校只是讓我更方便而已,更何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算那兩個人是住在黑館,那又如何?」

  看著凌子越眼中的傲氣,格里西亞鬆一口氣:「好,我帶你去找賽塔。身為黑袍,我在黑騰館可以有一間房,就給你用吧。」

  「許久未見,西亞少主。願戰靈天使在主神的蔭蔽下持續茁壯。」一踏進肯爾塔,賽塔立刻迎了上來。

  「多謝賽塔的祝福。也願主神祝福您前方的道路。」格里西亞恭敬的回禮:「今日前來是為了他的住宿問題,我希望他能以我的名義入住黑館。」

  「原則上是不行的,但西亞少主這樣說,我似乎也不能不給面子。」賽塔溫和的一笑,「這位是……」

  「凌子越,請多指教。」沒有行禮、沒有示好,只是單純的自我介紹。

  賽塔第一次碰上這種情況,微微睜大眼睛,很快恢復如沐春風的模樣:「賽塔羅林,光神的貓眼。」

  「也許很失禮,但,我想住進"褚冥漾"的房間。」

  凌子越此話一出,賽塔立刻失神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