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月亮的客人和黑色的客人先在這邊等,莉露去找黑色的主人喔!」帶著凌子越和溟來到大廳,莉露丟下話後就蹦蹦跳跳的跑進更裡面的房間了。

  「莉露真是的,至少也要把東西先拿走嘛!」看了看手上的東西,凌子越微微皺眉。現在對他而言時間是很寶貴的,原本打算把東西交過來就好了,沒想到……失算了。

  「就是怕你跑了才沒拿走吧!」溟無奈的搖頭。月兒一定是打算一把任務交完就落跑的,黑君等了那麼久終於盼到月兒把任務交過去,怎麼可能這麼早放人呢?

  「啊!!!!」在吵雜的大廳中,女人的尖叫聲是刺耳而突兀的。

  「你你你……你是……」

  「嘖!運氣真背,竟然會遇到這個瘋女人。」凌子越微瞇起眼睛,不滿的看向以為不會在這的冰牙精靈貴族女子。

  「褚冥漾啊!」凌子越的眼睛危險的瞇了起來,頗有立刻在這裡解決了這女人的氣勢。

  「月兒。」溟一句話就消減了凌子越的敵意:「把東西留著,我們走吧!」一改方才的態度,這次是溟主動說離開。

  「你們是誰?」明顯是那群不該出現的人的領袖的男子擋到凌子越面前,眼睛危險的盯著溟,想必是因為種族的緣故吧?

  「魏紫夜,他是我的搭檔,溟。」既然拿下面具、換了衣服,凌子越乾脆的換了一個名字,擋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但對他而言,溟可不算是麻煩。

  「時間之流不應該出現那麼多人。」溟輕輕的皺起眉頭:「黑君的情況承受不了的。」

  「我們可不是像你一樣的黑色種族,有我們在黑君閣下的情況一定會越來越好,更何況,搞不好黑君閣下就是因為接見了你所以身體才會越來越差。」雅昕的話越說越過分,魏紫夜的手緊緊的握了起來,就連冰炎也不甚贊同的皺起眉頭。

  「雅昕說的沒錯,你們到底有甚麼事?沒事的話就快點離開!」方才的男子似乎找到甚麼點可以支撐,一整個說話都大聲了起來。

  「雅得安叔叔!」雅昕大小姐甜甜的笑了。

  「若非雅昕如此辛勞的替黑君閣下設想,甚至還在府君們中間斡旋,我們兄弟們也沒這個榮幸來到時間之流。既然我們是來幫助黑君閣下的,那麼就要盡好護衛的責任,向你們這些不明不白的人要見黑君,誰知道是不是要做甚麼事?」

  魏紫夜冷笑聽著雅德安自我良好的替黑君著想,將手上的盒子一推:「既然你這麼說,那這東西就請您轉交給黑君了。我們可是大忙人,可沒那麼多時間和你周旋,要不是有你們的存在,黑君閣下早叫散會了,甚麼設身處地、為君著想,笑死人了。」

  「你!」雅德安一時也說不出甚麼話來回嘴。

  「你甚麼你?我有說錯嗎?時間之流是你們該來的嗎?甚麼護衛?別搞笑了!你們根本就不知道情況就妄自揣測,黑色的種族礙到你們了?還是甚麼事都是黑色種族的錯?哼!黑色種族真是無辜呀!替你們白色的傢伙背了多少罪孽?還有,請將東西轉交給黑君,至於後果,請一己承擔。」紫色綴著流蘇的裙擺隨著魏紫夜憤怒的轉身在地板上擦出刷刷的聲音,魏紫夜對著溟低語幾聲,兩人就在眾人灼灼的目光中相攜轉身。

  魏紫夜的步伐比來時下意識的快上幾步,其他人也許還在思考他剛才所說的話,但冰炎卻察覺到了。

  像是說好了一般,魏紫夜剛才塞到雅德安手中的盒子突然爆出白光,直衝天際。

 「你們送這種東西給黑君閣下到底是存甚麼心!幸好有事先發現,剛才還講的光冕堂煌……」在白光發出的一剎那就把盒子拋開的雅得安吐出一口氣,眼睛發紅的指責起因為剛才的突發狀況而驚訝,甚至是懊惱的停下腳步的兩名女性。

  「就知道黑色種族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就是嘛!」

  一個個撻伐的聲音此起彼落,甚至有人抄起武器了。

  不知是誰開了先鋒,各式攻擊迎面而來。

  「青靈?」魏紫夜敲了敲手環,青色的手環化作一條蛇溜了下來,落地成為一個翩翩男子。

  「這種貨色哪裡用的到我?」手持著等身的巨扇,青靈看著眼前一整群精挑細選的護衛,眼中不掩嘲諷。

  「我不想出手。」魏紫夜無趣的打了一個哈欠:「算幫我個忙嘛!」

  「好吧!」折起的巨扇輕輕一擋,一道無形的牆豎立,擋住了四面八方的攻擊。

  「青靈加油喔!」魏紫夜牽著溟退到一旁,擺明了自己要看好戲。

  不知雙方僵持了多久,一到攻擊無預警的襲向魏紫夜的方向。

  「咦?」

  「月月小心!」

  轟!

  兩道攻擊相交的巨響響徹天際。

  「真想不到呀!原來這就是自以為正義的白色種族會做的事?」魏紫夜眼神中充滿了戲謔,剛才那道攻擊他根本不放在眼裡,之所以故意弄出這麼大的動靜純粹是要所有人看清事實。

  雅昕瞬間蒼白了臉。

  「帶著不明物品來到時間交際,又存著異樣心思的黑色種族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

  「異樣的心思?不就是想替小黑分擔點工作嗎?瞧瞧你們一個個的樣子,就這點成府也想要呆在時間之流嗎?」白光散去,白川主似笑非笑的看著一群亂成一團的"護衛"。

  「白川主閣下。」除了魏紫夜和溟以外的人回神行禮。

  「我說小月月啊!你和溟大人搞失蹤那麼久,一回來就是把我給跩回工作崗位對嗎?」

  面對白川主的指責魏紫夜不慌不忙:「我怎麼記得是某人總是要落跑,所以黑色的那位才會委託我每年在我回歸工作崗位時順便把人從世界某個角落給拖出來呀?聽說我離開了十幾年,某人也消遙了十幾年呢!這次你沒被打斷腿就奇了。」一番話說的白川主冷汗直流。

  「我說誰會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原來是你們。」話雖這麼說,但被動靜引來的黑君語氣卻沒太大的驚訝。

  「我們先走了,在這鬧也沒多大的意思不是?主要還是叫這群笨蛋別想的那麼美,時間之流說來就來。我原本也只是照老樣子綁人回來看看,沒想到趕上一場大鬧劇。」魏紫夜冷笑:「輕愛的府君大人們,你們是被洗腦了呢?還是被美人計迷昏頭了?時間之流的規定都忘了?需不需要我這個局外人替你們回想一下?」

  「好了!月兒。」黑君輕聲而不失威嚴的低喚,止住魏紫夜的話:「接下來是我們自己的私事了,我們會自己處理好的。」趕人的意味十足。

  雅昕興災樂禍的給了一個挑釁的眼神,手更是故意纏上冰炎的手臂,一整個勝利者的姿態。

  魏紫夜嘲諷的對著這對男女一笑,眼睛底下流轉出一些東西,轉身的時候背在身後的手無聲的打出一些暗號。

  白川主緩緩的笑了。

  「至於你們,我想我們時間之流的規矩已經很明白了,擅自帶人前往一罪,罪魁禍首更不可輕恕。念在這位半精靈閣下曾有過的祝福,罪逞便算了,但,這位精靈族的姑娘,無論是為何事,時間之流永不為你而開放。請各位離開。」黑君的身版看似瘦弱,但能一己扛下時間運作的的他可不是軟柿子,不怒而威的氣勢讓人不敢反駁。

  「可是……」喔!還是有這種不識時務的人,不,是精靈。

  「閉嘴!這裡沒有你說話的餘地。小黑叫你們離開你們沒聽到嗎?…」一反之前冰炎在褚冥漾面前認識的白川主,現在的白川主收起了那種甚麼都沒關係的神態,震懾靈魂的氣勢以一種不容忽略的方式散發出來。

  眼見著擁擠的大廳空曠起來,白川主滿意的點頭。不過,他好像忘記了甚麼?

  喀!

  順著聲音看過去,白川主知道他忽略了甚麼了。

  執著鐵鍊另一端的黑君跩了跩鍊子,確認手銬的牢靠度:「接下來,換治你的罪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空谷幽蘭 的頭像
空谷幽蘭

幽殿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