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越越,你最近很忙嗎?」喵喵已經注意很久了……其實也不久,就這三天,凌子越幾乎都沒有多留,鐘聲一響立刻提起披風衝出教室,連吃點心的時間沒有了!原本以為是格里西亞哥哥他們最近有什麼事,結果連堂哥都搖搖頭說應該是凌子越的私事,除非他開口,否則別多管。

  不過今天是不得不開口叫人了。

  「喵喵?」有些意外把他攔住的人,凌子越幾不可察的挑挑眉,隱在面具下的容顏又歸於平淡:「怎麼了?啊!難道是……?」

  「對!」米可蕥興奮的點頭:「喵喵總算弄到了!還有這罐藥是醫療班專門治療眼疾的超超超高級藥物喔,可以先頂著用。如過藥材收集完了越越是要請醫療班幫忙嗎?不過聽說越越也是一名藥師,應該也不用吧?」

  「謝謝。」伸手接下盒子和藥瓶,凌子越輕聲道謝:「給你添麻煩了。那位的情況最近穩定許多,相信不久之後你就能見到他了。」沒有承認也沒否認自己藥師的身分,凌子越迂迴的將話題帶向另一個禁忌。

  「真的嗎?太好了!那藥材還差什麼?喵喵一定會努力去找的!」米可蕥雙手興奮的握拳,臉頰也因激動的情緒而險的紅噗噗的。

  「還差兩味藥,但已經不適合由喵喵去找了,我會自己留心,喵喵也要保重自己;另外就是,不要相信任何人,必要的時候,連"我"都別相信……那位的慘劇是如何發生的你知道,能幻化為任何人的型態、模擬相同的神情動作,與其相信人,不如相信自己。我明天請了假,不會來學校,有什麼事直接和格里哥哥他們說就好。先走了,還有,真的很謝謝妳。」臨走前,凌子越慎重的向米可蕥行了一個禮。

  「這傢伙!竟然挑撥我們的關係!」目送凌子越離開,千冬歲推推眼鏡,站到了喵喵身後。

  「千冬歲,真的有可以做到完全模擬他人的種族嗎?」喵喵回想著剛才凌子越所說的話,突破了一個圍繞她三年的謎題。

  「不知道,有些種族太過隱密,而有特別能力的種族其實也不在少數。喵喵你問這個做什麼?」千冬歲反射性解釋完才發覺問題偏掉了。

  「不、沒什麼,千冬歲多慮了呢!今天嘉蘭還要開張,千冬歲不會請假吧?」喵喵無辜的偏了一下頭,一提到自己的喫茶店眼睛又炯炯有神了起來。

  「……不會。」雖然話題被逃掉了,但千冬歲還是留了個心眼,更何況他在學校的使役之前帶回了在上卡茲汀老師實戰課之前、太陽殿下與冰炎殿下的談話。

  凌子越最近很忙。關於這點格里西亞等人十分有體認。

  畢竟一般而言不會有人在審判長的房間挑燈夜戰,更不會有人一邊吃早餐一邊"垂線釣魚"還一邊動手改著他們看不懂的公文。

  不過今天有點不一樣。

  一大早凌子越就丟開面具,換了紫色的衣衫,笑瞇瞇的告訴其他人他今天不去學校了,然後就無事再這間房子不可以使用移動陣的定理開了移動陣離開。

  「看樣子是任務呢!不過小月不是說最近不出任務嗎?」協助在廚房的其他人把早餐堆出的綠葉奇怪的探出頭來。

  「等他回來再問吧。」

  「呃?小月?你回來了?」下午茶還來不及拿起來,格里西亞眼角就瞄到原本請假不再的人拿著一個蓋著白布的昆蟲盒衝了下來。

  「剛回來。」隨手拿起一杯還沒人喝過的『正常』紅茶一飲而盡,凌子越喘了一口氣候晃了晃手上的昆蟲盒:「我要去交任務了。」

  「那正好。」難得出現在這個家裡的雷瑟皺眉看著伊希嵐準備給自己的紅茶消失在凌子越的口中,推了格里西亞一把:「讓這傢伙陪你去。」

  「欸欸欸欸欸?」來不及把手下的藍莓派給放下來,格里西亞就接收到一個他今天十分不想聽到的訊息。

  凌子越看了格里西亞一眼,又看向雷瑟:「雷瑟哥,這樣不太好吧?」不曉得聽到甚麼,凌子越不滿的提起昆蟲盒搖一搖,然後才又把注意力放到雷瑟身上。

  「太陽還需要『增廣見聞』不是嗎?」雷瑟拿起掛在椅子上的黑色披風,緩緩的說:「我只是回來一下子,如果太久會被發現。我想公會那邊應該是寧可相信我變成鬼族也不會相信我根本沒死吧?」

  「嘖嘖,雷瑟哥說話真是一針見血。」凌子越偷笑。自以為是的公會呀!他們怎麼可能會否認自己的判斷呢?如果他們發現雷瑟和夏碎沒死的話,一定會用"特殊理由"來讓他們"再"死一次吧?

  「我好不容易沒有接任務耶、難得想休息耶!雷瑟你難道不應該放過我嗎?」格里西亞護著自己的藍莓派跳離椅子。

  雷瑟遲疑了。

  「我的任務是要去時間之流的,格里哥哥也不適合。」凌子越揭開盒子上的白布,露出裡面的白色糞金龜:「欸,格里哥哥、雷瑟哥哥,你們覺得黑君閣下知道他所找的人跑去推糞會是甚麼表情?」

  「……」中肯的回答。

  熟門熟路的來到時間交際的宮殿門口,凌子越無聊的打了一個喝欠,轉過身來牽住許久未見的搭檔:「溟,你應該也感覺到了吧?我們到囉!」

  「嗯。不要用踹的。」原本還以為溟不會多說話的凌子越愣了一下,帶著些許的不解去敲門了。他從來沒有踹過門啊?

  「阿阿!是月亮的客人和黑色的客人,黑色的主人在等喔!」莉露開了一個門縫,看到來人後興奮的把門扇一摔,就算沒有被踹,那扇門還是光榮犧牲了。

  「好久不見,莉露。」凌子越一點也不意外自己被認出來,即使自己現在使用的不是之前所熟之之人認識的模樣,但好歹他很配合的沒有完全收斂自己的氣息,這一點點的力量就夠其他熟人辨別了:「黑君閣下他們應該開完會了吧?」

  「喔喔!快進來吧!今天有很多人過來喔!黑色的主人在交代事情,不讓莉露聽,而且那些人還帶了好多好兇的人來,黑色的主人很生氣喔!」

  獨自坐在水之清園的涼亭,千冬歲錯愕的瞪大眼睛,就連喵喵悄悄來到他的身邊也沒有反應過來。

  「千冬歲也發現了吧!漾漾根本就是無辜的,是你們不相信漾漾也不相信喵喵的。」微微哭泣的聲音總算拉回了千冬歲的神智。

  「喵喵……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明明早上和冰炎學長討論到夏碎哥可能沒死的時候,冰炎學長還給了肯定的答案,甚至邀他來到清園密談。

  可是,為甚麼突然變掛了呢?明明早上冰炎學長都把他收集的情報給自己了,剛才卻變成了全盤否認?到底甚麼是真甚麼是假?

  「千冬歲,小心雅昕學姊,她的眼睛,會說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