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月,他是?」格里西亞求快,把這三年提升的實力用上了三成,殲滅鬼族後立刻到凌子越身邊。

  「老不死的渾蛋之ㄧ,最愛扮豬吃老虎。」凌子越的聲調下降成負值:「要不然連卡茲汀老師都不是他的對手的。」在進入這個領域前她早見過卡茲汀,對於他的實力在快速分析完了,在戰靈天使將軍和眼前的化人魔狼中間作比較,凌子越裁判立刻讓卡茲汀出局。

  「哈哈,我的確是偽裝成高等魔獸而已,那隻小混血魔族?天使?管他,反正他沒發現就是,我對欺負弱小沒興趣。」男子不知何時到了他們面前,笑的十分欠扁,也讓人同時想到一個和他十分相似的人──安地爾。

  「不好意思,這裡的傢伙似乎更弱小啊!」凌子越冷冷的給其他人叉了好幾箭。

  「所以我一直都只是玩玩不是嗎?」男子對於其他人怨恨的目光無動於衷:「要不是發現了小少主……我原本也只是猜猜的,沒想到真的是殿下呢!還有,你身邊的這隻小小天使也很有趣喔!這麼強的光屬性可不是一個小小天使該有的呢!」

  「歐斯汀,你想一輩子都沒辦法說話的話我會幫你的。」帶著面具的凌子越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不好意思,格里哥哥,這傢伙給我吧!你去處理後面的東西。」

  「好。」格里西亞看著高大的巨人和人面蛇身,吞了吞口水。

  並不是害怕,但如果這次沒有處理好,那凌子越可是很有權力替他"特訓"的。

  「把你那偽善的笑容收起來,別以為父親交代你不能碰我就不敢動你。」隱隱的黑氣從凌子越身上散發出來。

  「唉呀!小少主生氣了呢!論輩分你應該要叫我一聲叔叔吧?」某不怕死的化人魔狼在凌子越身邊轉著圈,十二聖騎士──包括遠方連線的雷瑟‧審判都在胸口替他畫十字祈禱一秒,「而且你的褓母也不在。」

  「你應該知道這幾個月是我最煩燥的時候,不想死就自己滾遠一點,看要去哪裡,就是不准去找溟!」凌子越一個抬手,歐斯汀腳下的動作立刻停止,他嘴角抽了抽,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幹的,但是……

  「你鬧失蹤那麼久了,久別重逢不用那麼冷淡嘛!(那位創世之終怎麼了?)」玩鬧的笑容、認真的眼神,就算歐斯汀在怎麼胡鬧也知到底限在哪。

  「呵呵,」凌子越冷笑:「我今天不想和你打。((受傷了。))」

  「似乎不是你說了算喔!((喔?誰?))」逃離凌子越的禁錮,歐斯汀招來暗刃,非常近距離的發動攻擊。

  腳下踏出舞蹈般的步伐,閃躲中凌子越語氣只有更糟沒有更好:「我說了我沒心情打。((你剛才的兩個對手,還有一些人。))­­」

  「你就這樣放過他們?」歐斯汀放了一個大招,轟隆的聲響蓋過他的聲音。

  「哼,你覺得有可能嗎?」凌子越瞪了這個不知好歹的傢伙一眼:「花顏!」

  一朵食人花倏地從地面上竄出,在眾人驚疑的目光下吞噬了歐斯汀的攻擊。

  「不知道這樣我是否有資格成為前輩的對手呢?」摸摸喚出來的食人花,花顏露出邪魅的笑容:「吾為花顏,同為魔族,月殿下的護衛之ㄧ。」

  「喔?」歐斯汀饒富興趣的打量起眼前的魔族後輩:「就憑你?你還是後退一點吧!你和你所要保護的人可不再同一個水平線上,更何況,你非我界之魔。」

  「實際上你和我也不在同一個水平上,歐斯汀。別小看花顏了,就算他不是這個世界的,」凌子越冷笑:「好歹他也是玉世界聖子一詠的。」

  沒有提前打招呼,一朵食人花破土(?)而出,張大了血盆大口,就要吞了歐斯汀,不過在凌子越興味的眼神下整朵花被撕成碎片。

  「就這樣?」不可否認,歐斯汀有些失望。還以為另一個世界的魔族有點不一樣呢!

  「請前輩別分心好嗎?」聲音是貼近耳朵出現的,即時反應的歐斯汀急速離開原地,血紅的飛刀劃過他的臉,留下一痕血痕,衣服也被劃出一道開口。

  「呦!有點出乎我的意料……月殿下哪兒找來的?」一點也不在意自己的傷口,歐斯汀吹了一聲口哨,開始對於眼前的對手起了興趣。

  「管好你自己吧!」放著花顏和歐斯汀對打,凌子越瞇眼看向左支右絀,卻還是依舊優雅的格里西亞,心底直直的冒火──她剛剛可是很好心的"示範"了一遍殺敵方法,這些傢伙到底有沒有注意呀!

  「希歐哥哥,你的對手我接手了,你去幫格里哥哥……如果讓我發現你和他一樣沒注意到我要你們注意的,小心你們的"任務"量呀!」搶了希歐的敵手,凌子越只丟下這一長串話,就把人踹進結界裡。

  放了一把火燒了魔虎,凌子越又如法炮製的踢了其他十個人進去,站在結界外看戲:「快下課了,你們趕快把這兩隻給處理好!」

  基本上,看到凌子越雙手環胸、心情不太美麗的一波一波的踢人進結界受虐……不,是訓練反射神經,歐斯汀連戲玩的心情都沒有了,又一次持平後直接和花顏休戰,站到了凌子越的身邊,花顏則和凌子越一揖後便消失了。

  「歐斯汀,你等課程結束後就快滾吧!父親那邊去打個招呼,免的他老是在那邊念……不要趁母親不在的時候兩個跑出去惹禍!」凌子越咬牙切齒道。

  「這可是天大的誤會呀!」歐斯汀做捧心狀:「我可是從來沒有惹過什麼禍呀!」

  「是啊!你沒有,但下次要帶父親出去前,請先好好思考過後再行決定如何?」翻了下白眼,凌子越順著歐斯汀的話接下去說。

  歐斯汀頓了一下,難得沒有反駁:「我知道了。」

  凌子越怪異的看了他一眼。

  「不過交換條件,月殿下哪天和我打一場吧?」

  「滾!」凌子越賞了沒多久又故態復萌的歐斯汀一拳,真心覺得自己剛才真是多慮了──這傢伙哪會有什麼問題呀!

  「我說月啊!這傢伙真的可以就這樣出了卡茲汀老師的領域嗎?」花了不少時間解決兩個上古遺族的格里西亞十分疲憊、非常疲憊,但即使如此還是得撐著親切優雅又美麗的笑容。

  「其他人不行,他一定可以。」凌子越的眼神進入零下,朝南極暴風圈的程度邁進:「這傢伙惹禍的程度比精靈三王子更甚一籌。」

  格里西亞彎了彎眼角:「原來如此。」

  週遭的景物轉換,不用多久的時間便回到了教室。

  「看來這次花的時間變少了,不過,似乎混了一名不該在這裡的"學生"呢!」卡茲汀直接抽出武器,架在歐斯汀的脖子上。

  歐斯汀也慌不忙,還有餘力向凌子越眨眨眼:「下次我會來這個學院玩玩看。」

  凌子越乾脆的用眼神回了一個字:滾!

  卡茲汀的鐮刀尚未揮下,黑暗的魔狼用了自己的方法離開了學園。

  「那麼今天的課就到這裡。」卡茲汀似乎心情挺愉悅的:「同學們慢走呀!要期待我下禮拜的教學喔!我也很期待你們的成長的!」

  當然,慢走的不包括身為天使少主的西亞,但期待成長的就包括他了。

  「小西亞,你是不是該解釋一下剛才的情況呀?」卡茲汀一見沒有外人,立刻朝西亞撲了上去。

  「關於這個,我想由我來老師報告比較合適。」凌子越略略行了一個禮節:「關於方才那位喜歡扮豬吃老虎、沒事找事做、不知道活了幾千年、整天只會高喊"我好無聊"的"曾經"的魔狼一族族長,希望卡茲汀老師別太在意,然後,就當他從沒出現過吧!」

  其他在場的種族表示:……

  好像也只有你可以把活超過幾千年的前前前……前魔狼族族長說的這麼一文不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空谷幽蘭 的頭像
空谷幽蘭

幽殿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