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有疑問卻不去找答案絕對不是冰炎的個性,但在格里西亞刻意避開他的情況下他也很難問上什麼。

  幸好,至少有一堂課他們是一起修的,而且旁邊還附帶應該是同樣知情者十枚,外帶一個捉摸不透的凌子越。

  「太陽從不知在冰與炎的交界處光明總是提早降臨。(為什麼你會這麼早在這裡?)」彎起完美的笑容,格里西亞瞪著眼前在教室前堵他的死對頭。

  一聽到格里西亞用上光明神語,旁邊的眾人露出大禍臨頭的表情。

  「當然是有事要問你。」冰炎反瞪回去。

  「感謝光明差派冰炎兄弟與太陽一同討論他慈愛的光輝,在燦爛的陽光下太陽得到了滿滿的恩典,相信冰炎兄弟的話語會使太陽福杯更為滿溢。(沒看到我很忙嗎?要說甚麼趕快說一說,不要耽誤我的時間。)」爆出更為燦爛的笑容,除了月紫鈴以外,十名聖騎士長有志一同的通通後退三大……不,是一百大步。

  開玩笑,現在可沒有雷瑟和夏碎來攔住這兩大魔王呀!

  「那天,你和另外三個人在斯里納亞山谷執行任務,但那是我的待執行任務,名單上並沒有你,但你們卻比我更早到現場。」冰炎皺起眉頭。

「嗯,所以呢?」格里西亞反問。

  「你們瞞了什麼?」冰炎十分煩躁,這種被瞞在鼓裡的感覺非常糟糕,偏偏知情者沒有半個願意告訴他半件事。

  「十分抱歉,我們什麼都不能說,你們想知道什麼應該要自己查,而且,你們不是已經宣判死刑了嗎?」比格里西亞搶先一步開口,凌子越的眼神凌厲的埽向冰炎滿意的看見她的動作頓了一下:「世界上最好的借口是『我不知道』,但就算知道了又如何?片面之詞往往蒙蔽了一個人的眼目。」

  冰炎皺起眉頭。凌子越所說的話字字珠璣,但敵意不減,一字一句都是在說著他的無知……一個無袍級的人說黑袍無知?雖然袍級不代表實力,但乍聽之下還是讓人很不爽。

  「小月!」格里西亞搭住凌子越的肩膀:「你……沒事吧?昨天你去了哪裡?」脾氣變的那麼暴躁。

  「我沒事。」凌子越煩燥的把格里西亞的手拍開:「昨天只是去處理一些小問題而已。」

  信你才怪!

  「……最好整晚處理一整桌的公文叫做沒事。」希歐喃喃自語:「而且還是處理到早上出來吃早餐,比我之前還拼。」

  「希歐哥哥!」凌子越的聲音壓低幾度。

  「是是是。」希歐‧暴風翻了下白眼。

  「算了算了,這節是卡茲汀將軍的課,等會表現的好一點啊!」格里西亞放棄和凌子越糾結這些事,這也不在他的管理範圍內。

  「戰靈天使的十二將軍之ㄧ的卡茲汀?我很期待他的教導的。」冰炎對於凌子越的這番話冷哼一聲,不知天高地厚。

  格里西亞眼神有點微妙。

  不知到將軍又準備了什麼教材?如果太困難的話……

  整群八十一人被丟進墮月血魔領域,格里西亞苦笑了……該死的誰來告訴他,為什麼裡面會有伏羲氏和泰坦這種上古到不行的"教材"呀!

  「這次由我來帶領……小月,那邊那兩個,呃、教材?可以麻煩妳嗎?」在所有人腦中開啟連結,下一秒格里西亞轉向凌子越。

  「反正我是頂雷瑟哥哥的空缺,你說甚麼就是甚麼。不過,」凌子越轉了一下小指上的戒指,分離出一個新的指環套道食指上:「別想我直接出手消滅掉,我先拖住他們,你們好好觀察一下,我會交手給你們的喔!各位前‧騎士長們。」

  「知道了。」轉身指揮眾人對上其他的妖魔鬼怪、魑魅魍魎,格里西亞自己也獨自對上一名高階鬼族。嘖,剛才希歐好像是說這隻也是不弱的景羅天惡鬼王旗下的疾火的臭蟲?另一個麻煩是冰炎對上的魔狼,看樣子應該是暗係的,赤紅的雙眼中閃爍著不知明的光芒,看起來應該是開了靈智,但卻只是咿咿嗚嗚的叫著。是不能發出人聲還是?更重要的是,在冰炎和那女人的圍攻下,這隻魔獸一直毫髮無傷,還有餘力分神去看著月那邊的戰場。

  格里西亞危險的咪起眼睛,手上的聖光澎湃起來,務求最快而便捷的方式打倒眼前的鬼族。

  不對勁、太不對勁了,明明過了那麼久了,這隻魔獸卻依然如此,彷彿沒有受到傷害一般,甚至沒有疲憊的現象產生。

  凌子越只是牽制住那兩個煞星,可不是直接解決了,再讓這種不安繼續下去……格里西亞更是加緊速度。

  喔?發現了嗎?凌子越冷笑,那隻魔獸為什麼出現在這他不知道,但卻是比他現在手上這兩支更加麻煩數倍的東西。

  被兩名"黑袍"圍擊的魔獸忽然露出不屬於一隻魔獸應有的笑容,在冰炎和雅昕兩人驚訝的目光下,接踵而來的長嘯打破了現有的一切戰況。

  異變突生!原本正要結束這次對手的眾人被刺耳的長嘯攻擊到精神,好不容易回神卻發現自家對手實力飛漲,甚至連原先的傷害都歸零,怎麼可能不罵娘?

  似是很滿意自己的傑作,魔狼挑釁的瞥了冰炎一眼,縱身飛奔向凌子越的位置。

  格里西亞看相眼前的鬼族,鬆了一口氣。看來這個"強針劑"對於鬼族無效。至於小月那邊……他看了凌子越那一眼,看來是不用擔心的。

  在所有人咬牙切齒和擔心的目光下,一直將所有心力用於牽制的凌子越像是什麼都沒發現,手上的天蠶絲一片大網,直接網住伏羲和泰坦兩個目前無人敢正面對上、甚至是狂化的麻煩。

  「滾!」隨著博怒的聲音響起,在所有人的注目禮下,凌子越連回頭都省了,直接給了偷襲的魔狼一技後踢,讓他(牠?)悲劇的化為天邊的一顆星……咳咳,說錯了,這裡是卡茲汀將軍的領域,所以是撞上領域的邊界,滑了下來。

  冰炎的臉都綠了。

  「真不愧是小月。」希歐‧暴風賞了眼前的狂化魔虎一頓連續腿記:「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才能像他一樣?」一腳能踢死一人的前‧暴風騎士長感嘆。

  下了個特殊結界,凌子越總算轉身了:「格里哥哥,這些交給你們了。」眼睛很快的瞪向遠方的魔狼,在眾人還在思量發生什麼事時,魔狼在所有人的目光下改變了形體,或說是──化為人型?

  「哀呀呀!月殿下還是一樣的不留情面呢!」身材修長卻帶著邪笑的男子緩緩爬了起來, 黑色的大衣隨著他起身的動作離開地面,男子隨意拍了拍衣服,一雙血紅的桃花眼直直的望向凌子越,紅髮在這個幽暗的領域中顯得搶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