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死老太婆……」看著手上的任務單,找不到搭檔的冰炎嘖了一聲,任命的趕往任務地點。

   不是他不想找人,而是不知為何黑館的人不願意與他合作,連阿斯利安都找了藉口拒絕了,偏偏這個任務又不適合黑袍以下的擔任,眼見任務期限要到了,他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不過當他看到空蕩蕩的任務地點時還是挑起了眉頭,雖然不明顯,但他還是找到一點線索,沿著打鬥的痕跡跟了過去,靠近另一個戰場。

  底下正和一群高階鬼族打的起勁的三人中冰炎只認得他的死對頭,那一頭金燦燦的頭髮綁成了馬尾,幾乎成了格里西亞的標誌,更別提他那種連打架都要打的如此優雅的堅持,這是接根本找不到第二個。

  另外兩人……他應該是認識的吧?明明心中有這樣的聲音,但卻總覺得在雲裡霧裡一般,完全認不出來是誰,也無法從對方的武器中看出什麼端倪。

  明明知道一人拿鞭子,一人持劍,可是對方武器的等級、紋路等,卻像是被遮蔽了一般,甚至連兩人的實力和身型都讓他看不清楚。

  兩人分別戴上黑底紅紋和白底紫紋的面具,完全以配合格里西亞為第一要務。

  一旁的鬼族像怎樣也殺不完似的,也難怪啦,畢竟一旁就是鬼門了,就算再怎麼殺,源源不絕的鬼族還是會一直冒出來。這也是冰炎感到詭異的地方,為什麼不直接把鬼門關上就好?明明三個人都有關上鬼門的實力……別問他為什麼知道他們有這種實力,直覺罷了。

  帶著這樣的不悅,冰炎轉頭看向另一個被特意獨立出來的場地,這個人他也算認識,凌子越,上次突兀出現在他的任務中的人,更是幾天前在他們法陣學中難得一見,比千冬歲更為挑釁老師的人,甚至是惟一一個一見面便對他抱持敵意的傢伙。

  而這個人,手指上正纏著細線,對上的是比深惡鬼王底下的深水貴族,瀨琳。

  冰炎皺起眉頭,他還以為會是格里西亞來處理這個麻煩,畢竟瀨琳是個只能遣送無法殺死的鬼族高手。

  原先他評估著西亞那邊應該是不需要他的幫忙的,凌子越那邊相較之下棘手多了,但偏偏凌子越的身手太過於特別,就目前的觀察而言,他完全無法確定要如何接手或者輔助凌子越。

  所以顯然的,現在的他還無須也無法插入這場戰爭,只能靜觀其變,否則只會輪到一個累贅的稱號。

  這種事怎麼可能發生在他身上?更何況那名(曾經)和他齊名的天使也在場,他可不希望被他嘲笑到前往安息之地。

  彈了下手指,冰炎乾脆放出使役,靠近戰場收集情報。

  只是回報的東西有些超乎他的預想,看著得到的影像,聽著拿的的聲音,冰炎頭一次的,動搖了。

  「小月,到底夠了沒啊?你好了喔!別連出任務你都當在玩,寒冰今天有做藍莓派耶!」炸出一個大面積的聖光,清空了身邊一大部分的鬼族,格里西亞連喘口氣都沒有時間,又對上下一批的喪屍。

  月紫鈴你是故意的!!!最好你的結界有差到讓瀨琳的喪屍可以跑出來!格里西亞臉上的笑容裂開了一點。

  「才過了五個小時而已就在喊了,如果是像我之前去那種熱帶雨林之類,必須二十四小時隨時繃緊神經的地方怎麼辦?」甩出一根絲線穿過瀨琳的身體,凌子越的腳下踏出令人目不暇給的步伐,下一秒又甩出另一條線,釘在另一面石牆上,不到幾個步伐,瀨琳的動作立刻被封鎖了。

  另一邊的兩人,黑色面具的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協助格里西亞;白底面具的帶著一抹笑,站在一旁表明著自己就是在看好戲的。

  「你、跟、本、是、在、玩!」格里西亞咬牙切齒的瞪向放任瀨琳以王水型態逃脫的凌子越,而令冰炎感到驚奇的是凌子越的武器,那樣細的絲線竟然沒有被腐蝕掉,不過似乎也沒什麼真正能制住瀨琳的作用。

  「被發現了。」凌子越勾起笑容,收回的絲線重新拋出,這次多條絲線佈成一個大網,完全封死瀨琳的退路。

  瀨琳這名鬼族貴族不知在顧忌什麼,一反常態的從頭到尾都沒有挑釁的話語出現,反而是很認真的思索著脫困的方法。甚至在他見到凌子越的笑容時,似乎更為急躁了。

  瀨琳在顧忌什麼?

  瀨琳幾乎是立刻的解體,脫離了整個大網,出離一開始的戰場,直接就朝著格里西亞攻擊。

  嘖,殺不死的鬼族就是這點麻煩。如此快的塑體恐怕就是格里西亞也來不及反應吧?明明已經做出了防禦姿勢,另外兩人都做出了攻擊姿勢,但針對的都是鬼門源源不絕的高階鬼族及喪屍,根本來不及對於跑錯戰場的瀨琳有所反應。

  「啊!」原本冰炎都準備衝出來了,就聽到一聲尖叫。

  如此高分貝又令人厭煩的叫聲只有可能來自一人,或說一鬼。

  一條纏繞著地獄業火的絲線整個貫穿瀨琳的身體,甚至從裡面開始燃燒,沒多久就變成一個大火球。

  「這樣的程度殺不死他吧?」直接把鬼門關掉,三人好整以暇的圍觀起來。

  「我怎麼不知道你還有地獄業火的能力啊?」格里西亞比著燃燒的鬼球,微笑盯著凌子越。

  「為什麼他燒的起來?」帶著黑底紅紋面具的男子很認真的問。

  「因為有『沼氣』呀。」凌子越聳肩,一抬手瀨琳底下立刻出現一個沒見過的陣法,瀨琳只來的及尖叫一聲就消失在法陣中了。

  「你把他遣返了?」格里西亞眼神中露出懷疑。

  照理遣返才是正常的吧?冰炎按下性子繼續看著。

  「怎麼可能?」凌子越白了格里西亞一眼,收回絲線後攤開了收線的右手,手上的是一科藍綠色的鬼核。

  「什麼時候的事?」雖然臉上還是帶笑,但格里西亞眼中卻沒半絲笑意,只有滿滿的認真。

  「我的天蠶絲第一次貫穿他的時後。」凌子越冷笑看著其他人愕然的表情:「要找到他的鬼核很容易,如果不是答應風要給你們歷練,我早就收工了。」

  「也對。你可是專門獵殺鬼族的『第一獵手』,如果沒有這樣的實力,我才要懷疑你被假冒了。」格里西亞露出釋然的眼神,「不過,你的心情現在很好?」

  「那當然,世界上又少了一隻鬼族。」凌子越順手捏碎鬼核,轉向另外二人:「這次麻煩二位協助了。」

  「不會,你們多小心點就是了。」白底紫紋面具的男子微笑。

  「分內事罷了,期待下次合作啊,小月。」黑底紅紋的男子禮貌性的點頭。

  「那就多謝了,『夏碎』、『雷瑟』哥哥。」凌子越點了點頭,兩人底下立刻出現移動陣離開了。

  冰炎愣了一下,按理他聽不到的應該是兩個人名,但為什麼會被遮蔽起來呢?

  「我記得我說過這項任務我不需要援助。」確定移動陣完全消失後,凌子越立刻沉下臉,轉向格里西亞。

  「我當然知道,但不管是我或雷瑟和夏碎,我們都是被突然傳送過來的。」格里西亞微笑解釋。

  「算了,我本來就不打算追究了。」凌子越隨意的揮了一下手,腳下立刻出現比一般人更不同的移動陣:「我今天晚上就不回去吃飯了,叫伊希嵐哥哥不用等我了。」

  「知道了。」格里西亞檢查一下後,也跟著開移動陣離開了。

  眼見人一個一個離開了,冰炎的腦袋還在當機中。

  「我當然知道,但不管是我或雷瑟和夏碎,我們都是被突然傳送過來的。」

  「雷瑟和夏碎,都是被突然傳送過來的。」

  「雷瑟和夏碎。」

  「雷瑟……」

  「夏碎……」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雪夢羽第一次占卜後出現血紅色,而這張玉盤,實際上就是三年前,褚冥漾找上雪夢羽要求的占卜結果。

  而雪夢羽覺得有必要讓月紫鈴知道,這張玉盤才落入她的手中。

  原本偶而一次出現血色,眾人也只想著等事情過去就好。

  但,自從那次的占卜以後,只要是關於楊赭溟(褚冥漾)和月紫鈴的占卜,原本白皙的玉盤都會出現血紅色,這讓眾人十分不安。

  血色,代表的是災禍。

  所以,原本不會交予其他人的玉盤,雪夢羽將出現血色的幾張依照時間先後排好,通通交給了月紫鈴,畢竟月紫鈴因為身分和能力特殊的關係,也曾學習過占卜的相關知識。

  另一方面的原因是,明明最該擔心的兩個事主,卻老神在在的,所以這次的應該是要"個別處理"的事件,其他人不得插手,那只好盡其所能的給予幫助了。

  幽殿的人,最討厭失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空谷幽蘭 的頭像
空谷幽蘭

幽殿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