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收起未完的法陣,月紫鈴走到黎明身邊低語幾句,黎明認命的收起武器,垂著頭默默的跟在月紫鈴的身後走回看台。

  「你贏的還真平靜呀!」不知何時過來觀戰的凡里卡死目的看著眼前的人。

  「平靜?你說平靜?你知道他用的是甚麼你就不平靜了!」黎明‧初‧祭祀握緊雙拳激動的說:「那是六十四元控術!」

  所有人立刻看向月紫鈴尋求解釋。

  「目前比較有名且通用於世界的是八星導術,你們應該知道吧?然而以八星導術引導的元素是有限制的,雖然說是全部操之在手,可是你們也看到了,祭祀一族的這位一點也不受限制。這是因為八星並非全部。神族再八星之上還有其他的引申法術分別為十六翼引術、三十二門操術以及六十四元的控術,級別越向上,學習的條件越嚴苛,能控制的東西越多,甚至八星和十六翼頂多稱為引導,但三十二門和六十四元卻是操控了。」月紫鈴看了黎明一眼:「然而,六十四元的控術,必須到達主神等級之上的特定人士才能使用,所以他才會如此的驚訝,對吧?『初始』?」

  黎明‧初‧祭祀的臉色剎白。

  「不是想知道為甚麼我知道你的身分?哼!楊赭溟,你曾經的夥伴,『終結』,是我現在的搭檔,你說我是誰?你又憑甚麼找我挑戰?嗯?和溟相同身分的創世神使,白‧陵‧初。」月紫鈴憤恨的看著黎明,不,是創事實便已存再的白陵初:「你知道為何我對你不滿嗎?」

  「屬下參見月家少主,我……」白陵初單腳跪下,冷汗直流,但月紫鈴卻完全沒有看向他,一雙眼睛失焦了起來。

  「明明、明明你就和溟同班,為甚麼他出事的第一時間你沒有出面?明明他都已經認出你來了,你卻完全沒發現他是誰。為甚麼你沒發現?為甚麼他要我不要恨?憑甚麼?憑甚麼你們要如此對待他、對待褚冥漾?」

  這下白陵初連嘴唇都發白了,毫無意識的喃喃自語:「楊赭溟……褚冥漾……楊赭溟……褚冥漾……」

  月紫鈴乾脆背過身不去看這個手下敗將,自己賭起氣來。

  「吾,白陵初,黎明‧初‧祭祀,祭祀一族少主,願對月家少主發誓忠心。」白陵初忽然下定決心,衝到月紫鈴面前下跪,發出誓言。

  「我不需要你的忠心,你的忠心應該獻給創世父母神才對。」月紫鈴餘氣未消,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不過,我可能會需要你的協助。」

  「是!」

  接下來的日子,月紫鈴實在可以說是閑的不得了,就連他自己本人也不得不自己找事做,最後權衡之下,他乾脆跟著格里西亞他們去上課,看誰的課表他有興趣便跟去旁聽了。

  例如現在的法陣學。

  按理格里西亞已經不用上這種課了,但法陣的世界是無窮的,他可不希望自己因為漏了一堂課少了一些知識,更何況法陣學本來就是極具變化的一門課。

  「這裡,放上水元素,不得過量,如此才能平衡整個法陣……」台上的老師講的口沫橫飛,月紫鈴只聽了前面一部份就冷哼了一聲,自顧自的掏出另一本書讀了起來,完全不顧老師的面子,暗自下定決心這老師的課她來學校後絕對不選修。

  看著月紫鈴拿出一支筆在另一本筆記中畫畫寫寫,台上的老師都氣到發抖了,格里西亞推了推月紫鈴:「月。」

  「什麼事?」頭也不抬的,月紫鈴手上的筆都未曾停下。

  「老師在叫你。」

  這下月紫鈴終於把視線移到老師身上了。

  「上台!」老師氣極:「既然你如此有自信就來畫一個連我都沒見過的法陣,換你來教所有人。」

  格里西亞‧太陽笑容更燦爛了。

  喬葛‧大地眉頭挑了一下。

  希歐‧暴風輕鬆的一笑。

  帝摩斯‧白雲左右顧望後又定睛在台上的老師身上。

  艾爾梅瑞‧綠葉微微睜大雙眼。

  奇克斯‧烈火很沒形象的張大嘴巴。

  維瓦爾‧孤月鄙視的看著老師。

  羅蘭‧魔域無奈的搖搖頭。

  艾維斯‧堅石在劃法陣的筆重重畫下一痕。

  伊希嵐‧寒冰皺起眉頭。

  萊卡‧刃金更是驚訝看著老師:「老師他被咬了?」

  月紫鈴只是哼了一聲,沒有動作。

  只是一旁傳來的聲音讓格里西亞的笑容有些龜裂:「不會的人才不敢上去吧!對吧?亞?」格里西亞幾乎是想立刻撕了那破女人的嘴。

  「呵。」毫無意義的冷笑一聲,月紫鈴逕自上了講台,拿起了粉筆,唰唰唰的畫了起來。

  只是他越畫,老師就越不安,此刻他第一次希望學生把法陣畫壞了。

  啪!

  把粉筆丟回原位,月紫鈴豪不客氣的講解:「黑暗反彈,主要目的在於反彈黑暗系或帶有惡意的法術,所以最主要的力量是光系的元素,但輔助元素卻是不可少的,這個法陣是少見必須使用的所有元素的法陣,黑暗系的元素相較其他補助更重要,如果沒有暗系的引導的話……」

  講解到一半,底下的老師突然大喊:「夠了!下來!」

  月紫鈴冷冷一笑:「一山自有一山高,你身為老師,我並不認同你的教育。」轉身,下台。月紫鈴的動作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但卻夠讓兩個人臉色如灰了。

  暗暗給月紫鈴比了個讚,喬葛‧大地都忍不住吹了聲口哨:「你都沒看老師和雅昕那女人的樣子,真是大快人心啊!」

  「……下次絕對不來了。」從位置上拿起披風,月紫鈴頭也不回的走了。

  「老師,不繼續上課嗎?」格里西亞轉老師,依舊是那優雅的微笑。

  「……上課。」

占卜學。

  「同學,這堂課不能使用占卜以外的東西喔!」這堂課的教授倒識趣,只是在巡察個人進度時提醒了一下。

  「這是我朋友上次的占卜結果,我借來研究的。」秉持著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一丈,他人負我一毫我還他一里的觀念,月紫鈴這次的態度良好許多。

  「喔?我沒見過這種占卜呢!」這下可挑起老師的興趣了,「這上面寫什麼?」

  「祝福的響鈴在彼方呼喚,

   咒詛的月光在此地哭泣;

   初始與終結的兩線交集,

   輪迴和永生的環環相扣;

   背叛者應受的刑罰未了,

   被傷者卻早已於心不忍……」

  歌頌至此,月紫鈴停了下來:「十分抱歉,接下來的不能告訴您。」

  同樣有修這門課的千冬歲忍不住探頭,他剛才,似乎聞到悲傷的氣息?

  「沒關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隱私。」老師友好的拍拍月紫鈴的肩,沒有強求。

  搖了搖頭,月紫鈴眼睛緊盯著這張血紅的玉盤。

  這是雪夢羽第一次占卜後出現血紅色,而這張玉盤,實際上就是三年前,褚冥漾找上雪夢羽要求的占卜結果。

  而雪夢羽覺得有必要讓月紫鈴知道,這張玉盤才落入她的手中。

  原本偶而一次出現血色,眾人也只想著等事情過去就好。

  但,自從那次的占卜以後,只要是關於楊赭溟(褚冥漾)和月紫鈴的占卜,原本白皙的玉盤都會出現血紅色,這讓眾人十分不安。

  血色,代表的是災禍。

  所以,原本不會交予其他人的玉盤,雪夢羽將出現血色的幾張依照時間先後排好,通通交給了月紫鈴,畢竟月紫鈴因為身分和能力特殊的關係,也曾學習過占卜的相關知識。

  另一方面的原因是,明明最該擔心的兩個事主,卻老神在在的,所以這次的應該是要"個別處理"的事件,其他人不得插手,那只好盡其所能的給予幫助了。

  幽殿的人,最討厭失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空谷幽蘭 的頭像
空谷幽蘭

幽殿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