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場地都毀了,你們打什麼?」尤歌看著整個完全看不出原貌的場地發楞。

  「剛才我又借了別的場地。」艾洛苦笑。自老師和死對頭的破壞力他可是很有體會的。

  「不用了,就這場地。」黎明‧初‧祭祀推了一下眼鏡,語氣十分挑釁。

  「哼!那可是你說的,不要後悔呀!」月紫鈴冷冷一笑。

  黎明頓了一下,有些拿不住主意了。撇了月紫鈴一眼,走向對面的場地。

  「太陽已在光明的神的祝福下完成指派的道路,敢問為何眾兄弟依然停駐不前?莫非兄弟們希望與太陽一同沐浴在光明神的慈愛中相互砥礪?」剛才看戲的人早就再格里西亞燦爛的笑容下一個溜的比一個快,場地早清空了。格里西亞收起翅膀降落在月紫鈴的身邊。

  「沒有的事!!」奇克斯激動的擺手:「是、是有人要挑戰小月啦!就是十分鐘後,這個場地的下一場。我們要『觀摩』。」

  「哼,我今天心情好。」直接坐上最佳觀賞位置,就算那位置原本是希歐的,他也不敢說什麼。

  他們可不想好不容易被放過又要被抓起來訓練一次。

  「我沒惹麻煩,是他自己來惹我的。」察覺格里西亞的視線,月紫鈴趕緊解釋。

  「月,」斐上下審視著月紫鈴:「你不會炸掉場地第二次吧?」

  月紫鈴愣了一下,假裝思考後才回答:「我會用比較和平的方式解決。」

  整個場地連站的地方都沒有了,底下的東西也被驚擾上來,彼岸水的水面波紋一直沒有停過,這種情況本來就不適合用太激烈的方式,雖然她是不怕啦!但她討厭麻煩。

  一個翻身跳過場邊的圍欄,月紫鈴輕巧的停在彼岸水之上。

  格里西亞等人原本想要提醒一兩句,但想到眼前的小傢伙也不是泛泛之輩,也就收起自己的武器,隨她去了。

  黎明‧初‧祭祀站在對面,勾起嘲諷的笑容,等著看好戲。

  彼岸水底下貪婪的靈體察覺到"獵物"的靠近,大批的竄向停在水上的月紫鈴,而他卻恍若未知,只是低下頭想著什麼──如果忽略他嘴角的冷笑的話,格里西亞真的會這麼想。

  看樣子,他是有辦法的。

  嘶……

  所有人有些驚恐的看著因為"太靠近"月紫玲而消融的靈體。

  這是怎麼回事呀?

  「這不就是衝動的下場嗎?」月紫鈴冷笑,目光若有似無的打量著對手。

  『我不會放過你的,不光是你對我的態度,還有你之前的行為。』讀出月紫鈴的唇語,黎明‧初‧祭祀心中微微不安了起來。

  他的計算錯了嗎?

  「哼!你倒有兩下子。」就算心裡不安,黎明‧初‧祭祀依然武裝起自己,

  「不是我有兩下子,是送我東西護身的人有兩下子。」月紫鈴一句隨意的話又把自己的實力給弄得玄虛起來。

  這不就代表,剛才的情況並非他自己本身力量所致嗎?黎明收斂自己的心神,腦袋飛速運轉起來。

  『噹!~』起始的鐘聲一響,黎明立刻抄起自己的幻武兵器:「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隱蔽者見識你的明察。」

  「『真實』。」月紫鈴的眼睛危險的瞇了起來:「雖然早就聽說過了……果然是很煩人的創世幻武。」

  黎明心頭一驚:「你說什麼?」為什麼……他會知道?

  「想知道為什麼?」月紫鈴眼中閃過恨意:「看是你被我打敗或者我打敗你吧!」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黎明縱身一躍,直衝向月紫鈴,手上的雙刀在空中劃出一個弧度,眨眼便來到月紫鈴的面前。

  月紫鈴腳下踏出幾個步伐,不著痕跡的閃過凜冽的攻擊。

  「我一直很想學……」站在場邊的帝摩斯‧白雲突然冒出這一句,旁人,尤其是斯雪反應最大,立刻衝上去緊抓著他的手。

  「帝摩斯,我求求你、拜託你、請求你,千萬別去學……」一個雲蹤步就讓大夥練了幾十年的膽量,再來一個小月現在用上的凌雲步?饒了他們吧!

  「可是……小月他們用的凌雲步比雲蹤步還好一點,如果可以學起來那就好了。」帝摩斯沒說的是,他真的有努力偷學過,可是沒成功。

  「光影歸,八星回,元素交織,止!」不知何時月紫鈴轉到黎明的身後,口中緩緩吐出一句咒語。

  黎明一驚,立刻回過身,手上也沒閑著,手起刀落,卻依然只砍到空氣。

  ……這不是速度的原因,是單純的身法。

  察覺到這點,黎明握刀的手更緊了。況且他不是不知道剛才那句咒語代表著什麼,不過……他露出冷笑,也太小看他了吧?

  察覺到敵人的貼近,用比剛才更快的速度反手襲向後方,黎明一點遲疑也沒有。

  「果然嗎?」順著聲音望過去,黎明意外的看見月紫鈴坐在離他最遠的欄杆上,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只靠八星導術果然不夠呢。」

  剛才根本沒有法陣的波動,也就是說,剛才那傢伙是僅憑體術就能在他攻擊的瞬間移動到如此遠的地方。黎明不甘的抿住下唇,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緊盯著敵人的動作。

  「既然沒有用,那就只好這樣啦!」月紫鈴剛抬手放出一個不算大的法陣,黎明‧初‧祭祀的銀色短刀立刻逼近眼前,月紫鈴露出詭笑,下一秒,一粒冰石打偏了短刀的走向,險險的擦過月紫靈的臉頰;狂風吹起,反向的風向迫使黎明必須往後翻了好幾圈才勉強落地。

  黎明好不容易穩住身子,恨恨的看向月紫鈴:「不錯嘛!眼睛都不眨一下。」

  月紫鈴的神情忽然肅穆了起來,一言不發的看著他,腳下出現一個繁雜的法陣,緊接著法陣化為十六顆光球項十六方位散去,隱沒下來,整個場地看似毫無差別。

  但黎明的精神更緊繃了。剛才的八星導術對他沒用,但現在這個法術對他有牽制的作用,他不得不防。最主要的是,這個世界上,他幾乎看不到有人會用這個"十六翼引術"了。

  「光影時間,十六方結,元素引導,止!」

  黎明不得不讚嘆一下眼前的敵人,他的動作因為這項法術而有拖慢的情況產生,順暢度大幅下降,但這並不妨礙他的攻擊。

  但真正令他害怕的是,月紫鈴至今尚未拿出幻武兵器。

  「果真不愧是『創世』的人阿!」月紫鈴不知何時貼近了黎明的耳邊,輕聲的說出一句令他不住顫抖的話語,下一秒人卻又消散在他身旁。

  怎麼可能?這個身分、這個身分早就沒有人知道了呀!而且這個人……他不僅知道了,還知道不可以張揚,他,到底是誰?

  這一瞬間,黎明‧初‧祭祀開始對自己的判斷不確定了起來。

  「原本想慢慢來的,但我等不及了。」月紫鈴冷冷一笑,腳下再次張開法陣。

  明明是個強大的法陣,但格里西亞完全不解為何他記不起來,甚至記憶還有些模糊。這個法陣起來太過於平凡了。

  格里西亞等人不曉的不代表黎明‧初‧祭祀不知道這法陣代表的意義。

  只見他雙眼不敢置信的瞪個老大,撲通一聲跪了下來:「我認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