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等小朋友們趕到時,場上早已經開打了。

  根據38代聖騎士師長們的說法,這樣的狀況已經持續了幾分鐘了。

  要知道,在真正的戰場上,幾分鐘能發生很多事的。

  「咦?少主哥哥是不是變的更靈敏了呀?」眨眨水汪汪的大眼,露狄亞看向旁邊的前‧師長們。

  「聽風說她近三年有"好好的"鍛鍊格里哥哥他們。」月紫鈴隔著面具偷笑。

  想當年她也是在風(疾刃之風,雪夢羽)和雪(漫天飛雪,鳳傲雪)的操練下活過來的人,雖現在是和她們兩個齊名,但是還是略遜她們一點。

 底下在他們交談的這幾秒已經交手了多次。

  以目前的狀態來講的話,有眼睛的都看的出格里西亞的遊刃有餘,就只有那個笨蛋女人又叫又喊的不斷說著冰炎的厲害。

  「噁,真想吐。」

  『影之線,影與風互生唱,伍之瞬風斬。』

  『光結圓,光與影交織起,肆之烈光盾。』

  『冰之頌,冰與水共迴旋,拾之冽雨陣。』

  『雪之嘆,雪與冰起盤錯,拾參舞旋盾。』

  『舞火之神,南方荒原燃熊,夏之續技烈火湧。燎火之技。』

  『風之環、大氣之詩歌,祝禱災厄離去而保護降臨。』

  「欸,格里哥哥在放水?」緊盯戰況,月紫鈴危險的瞇起了眼睛。

  「呃……」艾爾梅瑞‧綠葉苦笑:「看起來是的。」

  格里西亞現在根本就沒用全力在和冰炎打,根本只是在玩玩而已,強迫壓制著自己的力量,或說,是在測試什麼。

  「哼,想不到在沒接任何任務的情況下你還能進步。」趁著格里西亞躲過他的後踢,冰炎一個回馬槍刺向太陽的死穴。

  「鏘!」右手拿彌月,左手拿句芒,格里西亞不慌不忙的架住銀槍,春風輕輕撫過,格里西亞笑的恣意:「公會任務也許是不比你多啦,但我這三年的成長絕對不是你可以比擬的!句芒,『初始之聲』。」

  眼見近戰討不了好,冰炎疾退了好幾公尺──距離他拿捏的很好,剛好年前初始之聲的範圍外兩公尺

  但,那是三年前。

  「哼嗯!」沒有想到還是被攻擊到的冰炎抱住頭後退了幾步,整個人都貼近圍攔了。

……不對!還是在範圍內!冰炎雙眼倏地瞪大。

  「我得稱讚你。以三年前來講,剛才的距離的確是正確的。」格里西亞對於自己的表現還算滿意:「但現在我的的攻擊範圍,是整個場地!」

  「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多說了!」緊握住長槍,冰炎立刻改變作戰計畫:『鳴雷之神,西方天空狂吼,秋之王者天雷動。雷爆之技!』

  真是,原本還想好好試一試他的深淺的,這麼沉不住氣。

  法術和銀槍同時來到眼前,格里西亞失望的搖搖頭:「冰箭!大地之盾!聖光護體!」

  這三個都稱的上是基礎的法術了,不過身為神術萬能的他怎麼可能只有這樣?這三項法術當然是進階版的。

  冰箭不用說,上次的實驗中可是把一整個地板打出個能把近百人給埋進去的大洞;大地之盾進化到只要能力是在施術者以下的攻擊都能夠反彈;至於聖光護體,嘿嘿,上次的測驗裡,它可是檔下了雷瑟全力一擊的鬥氣,現在冰炎這種實力實在是不在話下。

  如果以三年前他們說不定是平手,但現在冰炎的程度根本是小菜一碟,現在就連雷瑟,不,或許連希歐他們中間幾個人上來打都有贏面。

  冰炎險險的躲過了冰箭,但對格里西亞而言冰箭只是個幌子罷了,他最主要的是……

  「靠!」冰箭還好說,畢竟不是自己的力量,多少還是閃的掉。但就算是冰炎也沒有想到會被自己的法術打趴的一天。

  「嘖嘖,這是啥?半熟精靈?」場邊的喬葛‧大地毫不留情的嘲弄。

  「你!」冰炎也不顧自己狼狽的樣子,以長槍支撐著爬了起來。

  「看來三年來你也沒多少成長嘛?該不會都在玩什麼你儂我濃的遊戲吧?」格里西亞雖然還是在微笑,眼中卻流露出憐憫:「三年的實力應該是這樣的。」

  『鳴雷之神,西方天空狂吼,秋之王者天雷動。雷爆之技!』

  瞬發!

  在冰炎來不及反應之際,暴雷橫掃整個場地。

  「哎呀呀!要賠償了,希望夏卡斯能手下留情一點。」話雖這麼說,格里西亞的語氣裡可找不到半點的可惜。

  望望整個場地,不對,已經沒有「地」了,格里西亞現在整個人是張開白色的羽翼,「飛」在彼岸水上,而那個「技不如人」的冰炎,早早被暴雷給掃蕩到了場外,成了貨真價實的「烤精靈」。

  醫療班應該救的回來吧?反正現在只是外酥內軟,稍稍塗個藥,休養個十天半個月就好了。

  呃,他剛才應該、好像是有克制力道吧?

  算了,就算沒有,把人(精靈)打成焦炭了,醫療班照樣救的回來。

  聽說提爾早就想在冰炎身上繡花了,就給他一個機會吧!

  而且,想到冰炎當時錯愕的表情,格里西亞的嘴角更是多上揚了幾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