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斯雪、小月。」一踏出教室,月紫鈴立刻看的一群眼熟的人朝她揮手。

  「珍萼、修伊斯、尤歌、斐。」月惡意的笑:「學弟們好呀!」

  「小、小月……」尤里哭喪著臉:「你還是叫我們的名字就好了。」

  月紫鈴嘿嘿的笑了兩聲:「我想先去四大園。」

  「好。」珍萼點頭:「跟好了,別迷路阿!」對於這個不會拿他當女孩看待的曾經的小妹妹,珍萼的態度是不錯的。

  月紫鈴尷尬的笑了一下,掩飾般的快速跟上腳步。

  這是一個只有自己人才知道的事,月紫鈴不僅僅是路癡,更是一個圖畫白痴──找不到路又看不懂地圖。

  在所有人一置的認同下,只要月紫鈴的任務是到未曾到過的地方,一定會有人和她搭檔,或者乾脆帶她熟悉幾個重點位置。畢竟移動符也要指定位置才能到達。

  (我們在她開始學習時第一個教她的就是移動符,畢竟我們有三大千世界,誰知道她會迷路去哪裡?by幽殿的眾人)

  走過了焰園、石園,每到一個地方月紫鈴總會停一下,但都沒有像在白園時那麼久。

  「小月?」尤歌向著紫鈴邁開伊布,立刻被修伊斯拉住。

  修伊斯比了一個手勢示意大家安靜,這才放開尤歌的手。

  「修伊斯?」珍萼疑惑的看著修伊斯的動作。

  「大氣精靈。」斐壓低了聲音,雙眼直盯著紫鈴的一舉一動,確認著是否對於月紫鈴帶著敵意。

  野獸的直覺總是比較準,更何況他的原型是匹狼。

  「好了。」月紫鈴結束談話,四人明顯的感覺到她身邊的氣流有些紊亂,齊齊露出擔憂的眼神。

  「真沒事?」

  看著老是在拋眼刀的眼睛露出不一樣的情緒,月紫鈴很快的收斂自己的情緒,朝著修伊斯等人展露微笑:「沒事的。接著是去清園嗎?」

  珍萼鬆開緊皺的眉頭:「走吧!」

  不同於前面幾次,這次的清園中早有人在等了。

  「艾洛哥!」修伊斯第一個反應過來。

  「老師說你們一定會來這裡,所以我在這裡等。」艾洛的笑容總有溫暖人心的功效:「結果你們先去逛其他結界了。小月你身上的力量有些不穩,你沒事吧?」

  「沒事了。」看著艾洛那陽光的笑容,月紫鈴也跟著不知不覺的放鬆下來。

  「小月!」修伊斯驚呼一聲,一腳踢開射來的飛刀。

  這刀要真射中,紫鈴的面具一定會被打下來的。現在月紫鈴的力量不穩定,根本不能讓面具被拿下來,否則後果很難估計。不管是月紫鈴的面容或力量,都不適合被攤在陽光下。

  「誰?」珍萼眼神一凜,在審判所訓練出來的威壓瞬間釋放出來。

  紫鈴直接退到後方,把戰場讓給了39代的騎士長們,眼睛卻直直盯著一處。

  艾洛露出苦笑:「如果學長不自己出來我們會很困擾的。」

  月紫鈴瞇起眼睛,直接報出她所知道的訊息:「我記得是我們班上左數第二排第三個,一開始就和希風哥哥說要我拿下面具的同學。」

  「原來是黎明‧初‧祭祀大人,身為神的代言人,躲躲藏藏似乎不太好?」不愧和自家老師ㄧ樣隸屬情報班,只是提供一樣線索,斯雪立刻說出對方的身分。

  「看來你和戰靈天使少主關係不淺,但我得到的消息可是你昨日才來到這個世界。」戴著細絲金邊的眼鏡,白袍男子走出隱蔽的結界。反正都已經被察覺到了,在呆下去也沒什麼意思。

  看到來人,月紫鈴眼睛收縮了一下。課堂前沒有仔細看這個人,現在見到人,再加上他的名字,月紫鈴怒氣由生。

  「聽說班上的人都是高中直生的,沒有多人也沒少人,所以我是特例。」面具遮住了一切,也掩飾了月紫鈴的情緒。冷然的語氣令人不自覺的顫抖。

  「那是自然,所以你才那麼顯眼,顯眼到讓我去查了你的資料,但顯然沒多少資料呢。」黎明‧初‧祭祀拔出短刀,直盯著被護在後方的月紫鈴:「就憑這群小鬼也想攔住我?」

  「你!」尤歌衝動的就要上前,艾洛立刻眼明手快的拉住。「艾洛哥!」

  「你贏不了他。但,」艾洛轉向月紫鈴:「小月,你有把握嗎?」

  「他不是我的對手,但我也不能殺了他。」雖然聽起來很像挑釁,但對月紫鈴而言確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哼,大言不慚,這個世界是以實力說話的,可不是嘴上好聽而已。」黎明‧初‧祭祀邀戰。

  「預約武術台如何?我可不想背上一條毀損公物的罰單。」月紫鈴冷冷一笑。

  「等一下。」艾洛臉色突然一變:「露狄亞?」

  人明明沒見到阿?月紫鈴移惑的看向艾洛。

  「心電感應真好用。」不曉得哪一個人這樣嘟嚷。

  「哥!哥!不好了!少主哥哥和冰與炎的殿下打起來了!」人未到聲先到,但這也夠讓人訝異的了。不是三年不打了嗎?

……不是叫我別惹麻煩嗎?怎麼是他先惹事?月紫鈴表示無奈。

  「在哪?不會把他們的教室拆了吧?」艾洛緊張的求證。

  「已經毀了!少主哥哥他們借了第二武術台,再過五分鐘後就開打了,現在估計已經擠的水泄不通了。老師他們幫我們站好了位置,我們快走。小月也跟上!」露狄亞一手抓一個,直接把人拖走。

  武術台對立的兩邊分別是冰炎和太陽。

  雖然離的遠,但太陽依舊看的到對面的情況。

  冰炎身邊是那群學弟妹及傳聞中的未婚妻雅昕。想也知道學弟妹們是在討論著久違的魔王大戰;但雅昕,那令人作嘔的眼神和停不下來的嘴吧,光是遠遠的看就令人感到厭惡。

  真是難為他們竟和這兩人同班了三年。

  「太陽,這樣好嗎?」艾梅眼中有些擔憂。

  「反正學院內死不了人。」格里西亞死瞪著對面:「三年,夠了。」

  「嘖,冰炎也挑釁三年了,不打回去他就不是太陽了。」抱著胸,喬德痞痞的說道。不過這也是變相的同意格里西亞的作法。

  「時間到,上場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空谷幽蘭 的頭像
空谷幽蘭

幽殿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