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是言靈。你們應該還記得三年前冥下了什麼言靈吧?」月紫鈴眼睛掃過所有人:「『願所有知曉此事者在三年內不進行危害性的報復,並不得主動說出已知的事實。』這是言靈的原話,冥說,他希望再給冰炎它們一次機會,也給自己相信他們一次的機會。但‧是‧,冰炎他們辜負了冥的期望!」

  月紫鈴頓了一下,繼續說:「這句言靈的確制約了我們,但幽殿知曉此事的人的『位階』都比他大,就算因為他身為創世神的『神之使』,言靈對我們依然有效,但該有的、越位的懲罰還是必需有。而冥使用這言靈的代價,就是他的雙眼。」紫鈴的眼中滿是恨意,在場人也都知道那是針對誰。

  孤月拍拍紫鈴的肩膀,沒有多說什麼,或許說了什麼也不對。

  他們沒有那麼熟悉那位小學弟,頂多是因為太陽的失敗任務而讓他人誤以為是替對方報仇。天知道他們只是被太陽摧殘……不,是訓練到要發瘋了,不能一劍砍死自家聖殿之首,只好轉嫁仇恨到冰炎身上。現在一聽到小月的話,不知為何便怒火中燒了起來。

  「小月去住審判的房間可以嗎?雷瑟說他不介意。」格里西亞笑容十分燦爛,心底不曉得用上多少不雅字眼輪流暗罵了冰炎一番……也許罵了第二輪?

  「沒關係,只是做做樣子而已,我主要還是住在我原本的住處,只是把連結放在雷瑟哥哥的房裡罷了。聽說雷瑟哥哥房間的空間本來就很亂了,不介意我再多一個吧?」月紫鈴討好的看著格里西亞,畢竟這裏他最大。

  「……隨你。」格里西亞心裡嘆口氣,看著月紫鈴歡呼一聲直奔三樓。這原本是雷瑟會對他做的事,沒想到有一天會輪到他。

  「風水輪流轉。」從使役傳來的聲音帶著一絲笑意。

  「閉嘴,蛔蟲。」格里西亞微惱。假裝一下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很難嗎?雷瑟‧審判根本就是故意的!

  「抱歉、抱歉。」靠!別以為你用衣袖遮住嘴我就不知道你在悶笑。這語氣哪有半點的歉意啊!就不該讓你和夏碎走那麼近!

  「雷瑟‧審判!」

  「好了,你們剛出完大型任務,現在通通給我回房休息,包‧括‧你,太陽。」這次審判的確是收斂笑意了,但卻用上了光明神的嚴厲。

  十一名聖騎士立刻作鳥獸散,多年的威壓可不是蓋的呀!

  「早安。」打著呵欠下樓,月紫鈴瞬間驚醒。

  她看見什麼?不不不,她一定是看錯了!格里哥哥不可能那麼早起、不可能從廚房拿著早餐走出來,那份早餐更不可能是他煮的!!!

  「早安呀!小月。你來這邊隊長他很高興喔!隊長還親自下廚呢!雖然只是早餐,但隊長說以後會補請大餐的。」端著一杯牛奶放到目瞪口呆的月紫鈴面前,亞戴爾輕笑。

  雖然我知道相對於其他世界首世界是不太正常的,但也不會那麼玄幻吧!格里哥哥竟然會下廚!?月紫鈴甩甩頭,很快收回心神:「早安,亞戴爾哥哥,謝謝你,當然也謝謝格里哥哥。」

  「趕緊吃東西吧,等一下騎士長們會帶你到你的教室去,雖然只剩幾個禮拜,但學院方面依然希望你先了解學院的運作。」亞戴爾替太陽拉出椅子,幫忙把其他人的早餐擺放好,和前世一樣的忙碌。

  不愧是萬能副隊長,不,管家啊!

  「雖然很不想這樣說,但你在學校還是收斂一點,如果可以,別真鬧出人命。」格里西亞邊吃著藍莓吐司,一邊悶悶的說:「我知道你的怨氣比我們幾個還深,但在Atlantis還是別太突出,這樣你的身份可能會被提早知道,Atlantis內到處都有情報班,甚至當初的『那群人』中,就有一個紅袍。」

  「我知道了,反正能光明正大復仇的機會多的是,這不會比我之前的任務難。」月紫鈴看了格里西亞以及其他陸續入座的人一眼,語氣多少有些失望:「那我平時能去找你們吧?」

  「當然。如果你願意加入我們的社團就更好了,我們可以給你特權喔!啊!還有艾洛那些孩子們,一定很高興見到你的。」希歐笑著點頭。

  紫鈴尷尬的一笑:「艾洛哥他們也來啦?可是現在喊他們『哥』好怪,他們比我小了吧?」

  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時也想不出反駁的話。

  「沒差啦!我想那些孩子們也不會覺得怎樣,平時就叫名字,私底下再叫你習慣的稱呼就好了。」烈火大手一揮,大咧咧的道。

  「好。」月紫鈴默默的咬了一口吐司夾蛋,心裡消化著整個早上得到的消息。最令她驚訝的還是格里西亞竟然會煮飯!這比知道艾洛他們也在這更加的……驚悚。

  「今天有一位插班生要來我們班,與我們一起奔向那永恆的太陽,進來吧!」光頭班導的話讓站在外頭的月紫鈴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進去吧。」這次帶紫鈴到班上的是希歐,他倒是很平靜,好像這是正常的,拉著月紫鈴的手就帶進教室。

  「哇!是三A的希歐學長!」

  「他為什麼戴著面具呀?難道和情報班有關係?」

  「雖然是長髮,但是男的吧?」

  希歐的笑容十分平靜,只見他一字一句的道:「這位是凌子越,因為特殊原因來到這裡,還沒正式註冊,但會先在你們班上上課,熟悉校園環境,下學期將正式成為你們班上的一份子。現在還有誰有問題嗎?」

  一位同學不怕死的舉手,月紫鈴替他默哀了一下。看不出來希歐哥哥已經因為你們而生氣了嗎?

  「請問他的面具能拿下來嗎?還是他是情報班的?」

  「如果你有本事就讓他把面具拿下來,但那是不可能的。還有,他和公會、情報班都沒有半點關係。」希歐依舊笑的十分輕鬆,但站在他旁邊的月紫鈴就不輕鬆了。

  「希歐學長和他有什麼關係嗎?」又一個死小孩。

  「他是我們十二個認下的晚輩,這個回答滿意嗎?雪野千冬歲同學?」撥攏自己的頭髮,月紫玲知道希歐已經在爆發邊緣了。

  「希歐哥哥,你先回去上課吧,這裡我來就好。」紫鈴拉拉希歐‧暴風的衣袖,小聲的說。

  「那你自己小心。」希歐鬆了一口氣,再呆下去誰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

  「那,同學你找個位置坐吧。」月紫鈴不得不說這老師還真隨性。算了,反正都來這班了,他只想坐一個位置。

  「啊!不行不行,那是漾漾的位置。」紫鈴剛拉開椅子,立刻收到抗議。

  「喵喵,那個背叛者早就不在了,你根本不需要如此在意。」剛才的雪野千冬歲推推眼鏡,語氣十分不屑。

  「漾漾才沒有!那不是漾漾做的!」被稱作喵喵的女子激動的拍桌站起。

  「你們說的是那個褚冥漾嗎?那個連其他世界都在傳著、被誤會、被背叛的褚冥漾?」月紫鈴勾起冷笑:「就算是我在其他的世界,聽到的也不少。你叫喵喵?可以收起你對我的敵意嗎?我不會是你的敵人的。」

  「他被背叛?他才是那個背叛者!」雪野千冬歲眼鏡中反射出精光,「傳聞不可信,我們有絕對性的證據。」

  月紫鈴只是冷笑,自顧自的坐了下來。

  「就說漾漾沒有背叛了!為什麼你們就是不信?」喵喵帶著泣音,呼吸急促了起來。

  「好了,你們別吵了。」月紫鈴注意到精明的女子走了過來:「都這樣爭了三年了,還吵不夠嗎?」

  「歐蘿妲!」喵喵直接撲上去,大哭了起來。

  「你好,我是二C的班長,歐蘿妲‧蘇‧凱文。」拍拍喵喵的背,歐蘿妲轉向月紫鈴。

  「你好。」紫鈴只是禮貌性的點一下頭。

  「好了,通通回座位做好。」

  聽說今天這節是班會,但好像沒什麼要緊的事。月紫鈴抬頭看了台上自顧自的講的很歡的老師和起鬨的厲害的同學們,默默放下製造幻象的結界,拿出自己的電腦,做起自己的事。

  「小月。」聽到自己的名字,月紫鈴反射性的抬頭。

……很好,一名很眼熟的晨謠族混血兒牽著『空氣』站在他旁邊。

  「帝摩斯哥哥、斯雪。」紫鈴鬆下緊繃的臉色,合上電腦,去除結界,轉向兩人:「什麼事?」

  「真的是小月耶!」斯雪瞪大雙眼:「那時候明明還小小的。」

  幸好我和你很熟,不然你現在可能……了。月紫鈴默默數到100,深呼吸。

  「因為你沒有選課,所以你接下來都沒事,只有每星期的班會要到就好。太陽說,如果你有空就去逛逛校園,我們十二,不對,是二十四人都有排出自己空閒的時間,你在學院內至少要一個人帶著。這節斯雪沒有課,由他來帶你。」帝摩斯‧白雲遞出一張紙,靜靜的陳述。

  「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