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三年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都夠讓戰靈天使族長復活了。

 但格里西亞‧太陽唯一對這三年不滿的事情是──為什麼上了大學他還是和冰炎那渾蛋同班呀!!

  幸好,三年前他們幾個就達成共識,以一種慢水煮青蛙的方式漸漸脫離公會,現在幾乎沒有接公會的任務了。

  什麼?你說那他們現在應該很閒?不,你錯了,就算沒有公會的任務,格里西亞依舊想盡辦法從幽殿內挖任務出來,所以他們的生活沒有比較幸福。誰讓雷瑟不在這裡?更能理所當然的向幽殿高層們學習,實力一定三級跳。這也讓格里西亞下定決心絕不能落後審判了!因此,聖騎士兄弟們在答應漸漸脫離公會後,反而更受荼毒。

  話雖這麼說,但十一人趕到任務地點後,格里西亞二話不說,立刻拿起手機轟炸雪夢羽:「不是說幽殿的任務不會有其他人接嗎?為什麼冰炎會在這裡?」

  當然,他們並沒有正面對上冰炎,而是遠遠的看著在下方和鬼族廝殺的兩名黑袍。

  冰炎自從夏碎『死了』之後,沒有另尋搭檔,而是在接下任務後才會視情況徵求臨時撘檔。而現在和他搭檔是阿斯利安。

  「這個任務是前天才轉來我們這裡的,平時只有公會解決不了的任務才會轉移至我們這,可能是剛轉移,公會那邊來不及註銷就被接走了,才會撞到。」手機另一端思考一下後解釋,接著反問:「任務內容是把地點內的大批鬼族消滅是嗎?」

  「對。」反正冰炎他們在下面努力,一時半刻鬼族的注意力都會在他們身上,格里西亞不介意多偷懶一些時間。

  「你們有沒有注意到?三年之約早過了?」雪夢羽那方出現吵雜的聲音,隱隱約約的還可以聽到紙上的唰唰聲和低咒。

……雪夢羽是絕對不會改公文的,所以那些聲音一定是她底下的倒楣鬼,而且有很大的機率是她的哥哥和未婚夫。也就是說,雪夢羽之前不曉得跑哪兒去了,剛剛被兩名至親給抓回來而已,所以她身邊才會有那些聲音。更甚者,這表示雪夢羽不能協助他們這項任務了!

  「就算如此……不,你的意思是?」格里西亞突然燦笑起來:「我知道了,這是一個好地點和任務。」

  「太陽?」奇克斯看著格里西亞忽然轉變態度有些疑惑,剛剛不是還在質問雪夢羽嗎?

  「啊!願光明神仁慈的原諒太陽與眾兄弟的愚昧,在這黑暗籠罩遍地的時刻,光明神以他的慈愛提醒了太陽要時時貫徹他的仁慈,將光明神的旨意散播至黑暗並給予被黑暗遮蔽的人們。」格里西亞說著便召出句芒,蓄勢待發。

  眾人立刻看向人體翻譯機。

  希歐聽完也是笑的燦爛:「太陽是說,他剛剛才在和雪夢羽的話中理解到,既然這邊有如此多的鬼族,那麼我們在大規模清掃時『不小心』打到冰炎應該也是正常的吧?反正三年之約已經失效,也不會有任何問題。」

  「喔!」十名聖騎士瞭然,一個一個摩拳擦掌。

  其實硬要說,會記恨冰炎那麼久,太陽任務失敗只是小事,但害的審判不能回來、不想回來,沒人現場管理太陽才是大事。所以他們才會如此放任太陽『玩』了冰炎他們一群三年,因為他們的手段沒有太陽那麼高竿。

  「動手吧!」

  已經不知道揮舞了烽云凋戈多少次,眼前的鬼族依舊滿山遍谷。冰炎用眼角掃過,意外看到十一名不該出現在此的人。挑起眉頭,他在一踏進這裡就覺得不對勁,這種任務不應該只有兩個黑袍,果然公會有派人支援嗎?

  雖然沒有離很近,但以冰炎的眼力還是可以看到血腥天使不留餘力的調動自家兄弟到最佳位置,隊形似乎隱隱還藏著一個法陣。這是他們前世的東西嗎?還是那個死對頭自創的?三年沒有任何交集,冰炎現在也無法肯定自己和對方的差距如何。

  若要說這三年內最令他不爽的,不是早知道是誰幹的各式各樣『小麻煩』,而是格里西亞那種不把他看在眼裡的態度。不管是肢體上(打鬥)或眼神上(眼神廝殺?),格里西亞‧太陽完完全全的都把他當空氣,一點交集也沒有。可恨的是,他的那群兄弟們竟然就這樣放任他,難道雷瑟‧審判和藥師寺‧夏碎真的比不上背叛者?比不上一個失敗的任務?最讓人氣憤的是上次無意間聽到的對話。

  「太陽,你現在這樣真令人不習慣。」綠葉的聲音中帶著擔憂。

  「喔?」格里西亞的語氣上揚了些。

  「太陽,如果你只是在生氣,那你還是和冰炎打一架好,你現在這樣讓人渾身不舒服。」暴風拍拍格里西亞的肩膀,語重心長的道。

  「太陽想眾位兄弟都誤會了。」格里西亞掃視一圈,緩緩的到:「我不和他發生衝突不是因為那個原因,而是我已經不把他當做與我對等的死對頭了。他‧不‧配!」

  轟隆!一道雷打了下來,要不是冰炎閃躲的快,現在的他雖然不會像旁邊的鬼族一樣橫死街頭,但相當程度的狼狽一定有。

  這傢伙變這麼強了?冰炎不否認他有些吃驚,但這種成長速度也太過驚人。

  惡狠狠的瞪向太陽,太陽卻毫無所感的發號施令,連轉頭過來也沒有。

  不是他嗎?但力量分明是。

  咻咻咻!下一秒卻是三支箭插在身旁的三名鬼族上。這是因為冰炎下意識的躲開,否則其中一支應該插在他身上。

艾梅.艾德兒!轉頭看去,一切正常,不正常的是插在他身上、『不知道』從哪飛來的匕首。

  這群傢伙……

  空中出現法陣絕對不會是正常的。格里西亞對此十分有體認。

  「先把成見放下,靠在一起才能避免憾事。」逼不得已,格里西亞在眾人(包括冰炎和阿斯利安)的腦袋中要求。

  「嘖!真可惜。」掩護所有人集合,從大地的語氣中不難聽出他的不滿。

  散發著光芒的法陣使人全神戒備,但預料怪事沒有,只是掉出一個人。

  銀色古裝的男子一掉落立刻調整自己的動作,安然無恙的站在大地的保護圈外,讓大地急急忙忙的把人納入。

  「!@#$%%^^&&*?」男子帶著銀色的面具,罩住了他的面貌,能知道他是男的還是靠他的髮型,但他一開口說的就不是任何人聽的懂得語言。

  「你在問我們什麼嗎?」從對方的尾句綠葉勉強聽的懂對方是在問問題。

  對方鬆了一口氣:「這裡是哪裡?」道地的中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