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最近的高三A氣氛十分詭譎。

  說詭譎絕對不是因為天使和精靈又打了起來,現在兩名魔王的搭檔都不在了,很難有人攔的住他們。

  但詭異的是,明明火爆的精靈已經多次的挑釁了,戰靈天使少主都把它當作空氣一般的無視了。

  「西亞,你到底想怎樣?難道你已經連面對的勇氣也沒有了嗎?」冰炎的語氣已經一次比一次不耐煩了:「夏碎和審判在公會的袍級證明的法陣已經碎裂了,你為什麼依舊袒護著那名背叛者?」

  袍級證明法陣碎裂又能代表什麼?格里西亞優雅的起身,越過冰炎:「希歐,我們等一下有什麼事?」

  「嗯,太陽你等一下有要去社團指導嗎?基本上我們下午你還沒給我們排上任務。是說我們最近的任務好像越來越少了,是我的錯覺嗎?」希歐˙暴風滑了一下平板確認行事曆,另一手撥了撥頭髮。

  「也許是暴風兄弟長久在光明神的照耀下明亮了雙眼,以致於見到太陽所未見的之物,太陽由衷的感謝暴風兄弟的提醒,回歸光明的懷抱後,太陽一定會多和眾位兄弟聊聊光明神的仁慈的。」格里西亞露出燦爛的笑容,其他騎士長們就算聽不懂也從太陽式笑容裡讀出什麼資訊,立刻對希歐投以不諒解的眼神。

  「……我錯了。」希歐死目了,他怎麼就自找虐呢?

  「西亞!你這是什麼意思!」已經失去耐心的冰炎抽出了武器,攔在格里西亞面前。

  這樣你總該理他了吧!(來自眾人,但不包括十二聖騎士的心聲)

  「嗯,綠葉你們誰也要去社團?」偏頭閃過銀槍的尖端,格里西亞的視線和五官中彷彿沒有冰炎這個人,不,應該說全十一名聖騎士長都沒有對冰炎有任何反應才對。

  「好像是大地和刃金?」綠葉偏頭想了想:「太陽你也要去嗎?」

  「反正現在沒事不是嗎?而且我們也已經是下學期,能指導的機會不多了。」格里西亞攤開手:「要一起的就跟上來吧!」

  毫無猶豫的,一行十一人立刻踏上移動陣。

  另一件令人摸不著頭緒,不,其實大家都知道是誰做的事是:

   近日精靈三王子之子以及冰牙族的貴族女性諸事不順。

  舉個例子吧!

  雅昕曾在吃冰時被燙到(!),吃飯時吃到骨頭(!!),走路走到一半被突然出現的石頭絆倒,面前正好有一陀狗屎等。

  冰炎甚至會走到一半掉進星沙沼澤(!!!),或者被分配到奇奇怪怪的任務(請代替主人尋找他走失的寵物,而寵物從原世界的南極到北極甚至守世界各地都有可能,必須自己去找,並且不提供任何提示或情報。)

  冰炎一直知道是誰,但對方做這種事向來不留痕跡,就算真面對面逼問他也只會裝傻,更不用說他們現在這種詭異的狀態,連問的機會也沒有。

  而他連一點證據也沒有,只是憑著對對方的了解和直覺就斷定是他的話,一定會被格里西亞˙太陽嘲笑的。

  「太陽,你竟然只弄這種小動作?真不像你的風格。」另一邊,格里西亞的動作自然不會瞞過自家的聖騎士,大家對於聖殿之首陰人的動作已經見怪不怪,奇怪的是難得格里西亞的動作竟然如此的……簡單?甚至就向小兒科一樣。喬葛˙大地第一個出來吐嘲。

  「我原本也想玩大一點,但是前幾天雪夢羽又傳了消息過來。」很明顯的,不能放開手去陰人……不,是執行公義,格里西亞其實是很不爽的,看著他比之前更燦爛的笑容就可以知道了。

  「喔?有新消息了?」希歐收起平板,好奇的靠了過去。

  格里西亞:

  冥姨的身分轉換已經完成,以後請以『楊赭溟』來稱呼她,畢竟『褚冥漾』已經死亡了,公會那邊的法陣我也處理掉了,不會有人懷疑。

    冥姨已經動身去找泠光之月了,不過在她離開前交待了叫我們不要輕舉妄動,至少她自己給了那群人三年的時間去尋找答案,而她自己也已經對知情者下了言靈,不可說出相關的事情,並且在三年中不得有大型的報復行動。

                                雪夢羽

  「所以,就讓他們好好享受這『平靜』的三年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