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章

 

  「那麼,現在是不是該換回答我們了呢?」安因的神情有些憂傷:「我們相信著那個孩子,而你一定知道些什麼才會那麼做吧!」

  格里西亞思索過後緩緩的說到:「審判和夏碎根本不在學院內。」

  「孩子你說什麼?」說尼奧不驚訝是假的,他是衝動不錯,但不代表他是真的沒腦子,至少他還有一些關於公會的基本常識,但現在格里西亞是說公會的情報是錯的嗎?

  「格里西亞,既然現在沒外人,我可以翻譯你的光明神語了吧?」暴風小心翼翼的求證。

  「當然。」格里西亞點頭。

  「呼~真是太好了。」

  「我剛才完全聽不懂太陽在講什麼。」

  格里西亞越笑越燦爛,所有人立刻噤聲。

  「咳!剛才格里西亞是說他可沒有隱瞞我們什麼,他和疾刃之風出去執行任務有我們作證,而且他會這樣回來也是因為風的關係,不然我們可以去找風問……如果我們找的到的話。」希歐快速的完成翻譯的工作,完全對眾黑袍呆愣的表情沒有反應,接著轉頭望向格里西亞:「你確定你沒瞞我們什麼?」

  「好好一段話小天使怎麼就能講成這樣呢?這樣大姊姊會很困擾的。」奴勒麗首先回神,立刻伸出手要搭上格里西亞的肩膀。

  「請放手。」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所有人頓了一下。

  「……雷瑟?」夏佐皺起眉頭。

  「是的,老師。」雖然只有聲音,但雷瑟審判還是回答了。

  「這是怎麼回事?」尼奧看向格里西亞,雷瑟的聲音是從他身上傳出來的。

  「是雷瑟的使役。」格里西亞解釋:「因為任務太過特別,所以雷瑟擔心不能隨時看住我可能會出什麼問題,於是放了監聽及監視和傳訊的使役在我身上。」

  「你會讓他放使役在身上?」明顯不知道有這事的大地一臉「你真的是太陽嗎?」的表情。

  「哼!」格里西亞不以為的哼了一聲:「那是因為雷瑟的任務特別,你忘了?而且如果不是雷瑟把使役放在我身上,再結合我們手中的證據,不會有人相信我們的。

  「看來你們了解的真相和我們所看到的真相不同呢!」賽塔溫和的語氣緩和了現場的氣氛。

  「就如我們所說的,雷瑟和夏碎根本不在學院,那兩具被殺害的只是替身罷了。」格里西亞聳肩:「因為我們一直有做出被追殺的準備,假使雷瑟受了重傷,我們十二個人會同時感應到,更別提和雷瑟有契約的雷達一點著急的反應也沒有。而既然地點是學院,我們又沒有感應,那就足以代表情報的真假了。」

  「我是維達,不是雷達。」旁邊一個弱弱的抗議聲被眾人忽略。

  「但是你所說的有一個漏洞,替身並不是那麼好弄到的,如果替身是真人,那你們怎會容許兩個生命如此消逝?如果替身只是假人,那又如何解釋影像中那彷若真人的動作?」安因略略一想,立刻提出問題。

  「那是假人,至於為什麼他們會跟真人的反應、行動一模一樣,那是因為製作者並不是我們三人而已,有一個人插了一腳,並放入他的力量,這樣只要有人傷害了替身他就能立刻知道。」格里西亞耐心的解釋。

  所以褚冥漾才會在去白園的途中踉蹌了一下。

  「而且這件事上有不該出現的人插手,而能處理的人現在不在,風也只能把我送回來待命,而審判和夏碎則決定不回來了,反正他們也已經被定義為『死亡』了不是嗎?」格里西亞用餘光瞄了一眼手機上傳來的消息,即使早有心理準備,他依舊臉色蒼白起來,緊握的拳頭隱隱顫抖。真恨剛才為什麼沒有給冰炎一拳。

「既然你們手上有那麼多決定性的證據,為什麼不提出來?」洛安有些生氣,如果他們有提出來,那麼那位如水般的小朋友是不是就不用承受那麼多?

「因為他不願意,也已經來不及了,所以我們只能將計就計。」格里西亞咬牙鬆開剛才緊握的拳頭,一支手機掉了下來。

  「太陽?」烈火靠近並撿起手機,下一秒立刻呆立在那:「怎、怎麼?太陽,你的任務……

  「太陽的任務不是保護那個小學弟嗎?怎麼…………」看到手機上的訊息,暴風瞬間啞口無言。

  難怪太陽的心情那麼差,這是他第一次任務失敗吧?

  

『妖師褚冥漾,死亡確定。

                  雪夢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空谷幽蘭 的頭像
空谷幽蘭

幽殿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