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移動陣的光芒一過,雪夢羽很自動的替格里西亞加上一層隔離的結界,急急忙忙的跑到床邊放下手中的妖師。

 

  「雪夢羽,不,應該叫你疾刃之風了。這裡是哪裡?」格里西亞左右張望,以他高強的記憶力發誓,他十分確定這不是任何一個他任務所到過的地方。

 

  「這裡我們的神族稱為中繼站,是世界上第二個陰影集中地。剩下的等會兒再說……安地爾‧阿希斯!你給我滾出來!」在左看又看找不到人後,雪夢羽直接用吼的了。

 

  「唉呀呀!結果還是便這樣嗎?我就說風二殿下您的預言是不可逆的吧?真搞不懂你們為什麼還要試這種事。」語氣雖然輕挑,但安地爾手上的動作卻不慢,止血、治癒等法術不要本錢的一直放。

 

  「……這是他的選擇。」單論話語而言,雪夢羽是很不負責任的;但配上顫抖的語氣卻令人氣不起來:「我們完全不知道他是何時記起這一切的,但預言是他來找我占卜的。當初小月封印記憶的法術明明那麼完美,照理說到她完成任務回來都不會有問題的。小月也特地和時間之流及冥界打過招呼了,不應該出現這種事的……

  「我相信小月的能力。」褚冥漾不知何時醒來了,一反在Atlantis時的樣子,個人都是面無表情的。

 

  「可是您現在這樣,令我們不禁懷疑我們之前和您的約定是以失敗做結。」難得的,一直高高在上的雪夢羽低下自己的頭顱。

 

  「你們沒做錯。」褚冥漾勾起淡淡的笑容:「至少我憶起何為情緒的東西。至於我為什麼出了這件事,必須等小月回來才能處理。現在,我們只能做我們現在能做的事。」

 

  雪夢羽瞪大了雙眼,語氣帶著淡淡的哀憐:「您決定了嗎?『冥姨』。」

 

  「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褚冥漾笑著反問,轉過頭來吩咐:「去把需要的東西整理好吧!安。」

 

  「是的,吾主。」不正經的人也只有此時才會嚴肅起來,畢竟接下來的動作大意不得。

 

  「如果不是你早和我說過,我還真不會想到安地爾是你們神族安插在鬼族的間諜。」格里西亞感嘆:「還有對漾漾,你剛才用了您吧?雪夢羽?」

 

「幽殿有三主,分別是名為漫天飛雪的鳳傲雪,疾刃之風的我,以及泠光之月的月紫鈴。但幽殿的全名是幽冥殿,因為一半是掌握在冥姨手中。冥姨是比我和雪的父母還要早出現,只比月的母親晚點出生而已,經過這麼長的歲月,她的情感幾乎被時間磨逝掉了,所以才會把她送下來經歷人生。為了怕有心人找到她,虧得月還把她的性別做了轉換,但顯然還是有『人』注意到了。」雪夢羽的語氣頗為感傷。

 

  「……那他現在……」格里西亞啞口。

 

  「他要拋棄褚冥漾的身份了。」雪夢羽嘆氣:「我們當初不就是以僥倖的心態,希望冰炎他們不要放棄他,讓他能以褚冥漾的身分繼續生活下去嗎?可惜有些人被『惡意』矇蔽了雙眼。你先回去吧!雷瑟和夏碎我先借走了,他們已經發誓如果冰炎他們一日不查明真相,他們就一日不出現在他們面前。雖然我覺得這種報復無關痛癢,但他們自己決定了。後續的事情我會再聯絡你,還有,如果沒有人帶你來,千萬別踏進這個地方,以免被染上黑暗。」交待完畢,雪夢羽一個彈指,自行轉動的陣法在格里西亞來不及說話時把人帶走了。

 

  「好了,接下來得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來幫助冥姨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空谷幽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